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乾坤挪移(17)

时间:2014-01-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我和白素向小郭圣去,小郭道:“我立刻去查——真有这样的怪事,很容易查出来。”
    白素道:“虽然我不像你们那样肯定姚教授遗体的头部曾经被掉换,可是如果证明姚教授死后,甚至于连化妆师都没有接近过遗体,那就可以肯定,必然其中有文章。”
    白素这样说,其实和我的肯定并没有多大的分别——白素说“其中必有文章”,那“文章”除了是姚女士感觉到的“他的头部不是他的头部”之外,就不可能还有别的了。
    我这时候深信姚女士的感觉不是空穴来风,还有一个原因,是我感到,姚董事长对女儿这样严厉,必然造成父女关系疏离,在这样情形下,姚女士和她伯父的感情反而更好,亲近的机会也更多,所以她对姚教授非常熟悉,这才能感觉得出细微的不同,以致产生“他的头部不是他的头部”这样怪异的想法。
    白素又道:“还要去弄清楚,假人头有甚么别的用途,一有结果,我们就可以开始行动。”
    我和小郭都向白素投以询问的眼色,想知道她如何开始行动的方案。
    白素道:“要接近姚董事长很困难——”
    小郭上次曾经被扔到海里去,这时候犹有余悸,所以立刻连连点头,生怕白素要他再去接近姚董事长。
    白素笑了笑:“可是要接近姚女士却容易得多了!”
    我也想到了这一点,小郭道:“可是……可是上次姚女士已经向我表示撤销一切委托了!”
    我笑道:“她撤销了委托,并不表示她心中的怀疑已经消除,只要把这假人头的图片给她看,她必然会有兴趣。”
    白素幽小郭一默:“你放心,不必你去见姚女士,我们会和她联络。”
    小郭居然真的松了一口气,由此可知上次的遭遇,给他留下的印象是何等深刻。
    小郭告辞离去,白素闭上眼睛在思索,等她又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就问她:“想到了甚么?”
    白素摇头,表示甚么也没有想到。
    我道:“事情究竟属于甚么性质,是不是可以有分类?”
    白素还是摇头——我当然是因为自己甚么都想不到这才问白素的。
    疑问有许多许多,其实最主要的问题,只有一个:为甚么要把姚教授真的头部换上假的?
    解决了这个目的问题,其余的问题自然不再存在。
    可是想来想去,甚至于想到姚董事长为了怀念,仿效猎头族的行为,把姚教授的头部经过处理,保留了下来。
    这样的想法,当然十分无稽,只不过是许多不可能成立的假设之一而已。
    白素开始联络姚女士,大约在两小时之后,姚女士已经来到,视线一接触到了那假人头的照片,就再也离不开了。
    这样的反应在我们的意料之中,可是接下来她的反应就很意外,她身子开始抽搐,泪如泉涌,声音梗咽,哭道:“甚么人那样狠毒,将伯父的头割了下来!”
    虽然如果真有“掉换人头”这回事的话,就一定必须先将姚教授的头割下来,可是这时候姚女士显然误会了——她把照片上的假人头,当成是真人头了。
    白素递纸巾给她,向她说明:“现在你看到的,并不是真的人头,是精工制作的一个假人头,是一位希腊杰出模型师的作品,那位模型师坚决不肯透露是谁请他制作的。”
    姚女士抹干了眼泪,又抽噎了几下,她这种伤心的程度,说明了她和姚教授之间的感情深度。她道:“不是我,我虽然怀念伯父,可是我没有叫人做过这个。”
    姚女士这个人很妙,我们一看到了这个假人头的照片,立刻就想到了她的“头部不是头部”的感觉,想到姚教授遗体的头部可能真的被更换过,可是这时候她自己却没有想到这一点。
    白素向我使了一个眼色,示意我不要打岔,她问姚女士:“照你看来,谁会请人制作这个?”
    姚女士神情惘然,显然她一点头绪都没有。
    白素并不再问她甚么,由得她去出神,过了一会,姚女士才道:“那……那……这     模型和我最初的感觉……有关系?”
    白素道:“是,这假人头,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证明你的感觉并不是完全没有根据。”
    姚女士抬起头来,神情痛苦、不解,她问道:“为甚么?”
    白素摇头:“现在还一点头绪都没有,必须深入调查,才能把真相找出来。”
    姚女士显得非常失神落魄,又喃喃地道:“为甚么……”
    她的问题虽然简单到只有三个字,可是内容却复杂无比,而且完全没有答案。
    白素道:“如果你想知道为甚么,就和我们一起调查。”
    姚女士震动了一下,忽然现出很警惕的神情,问道:“这  会有犯罪的成份在内?”
    我想告诉她,就算姚教授死亡之后将他的头割下来不算犯法,这种行为也可怕之极,绝对属于心理变态,必须追究。可是我没有机会开口,因为白素用严厉的眼神,制止我发言。
    而白素自己却并不回答姚女士的问题,她看出这时候姚女士精神状态很不寻常,就由得她自己去想。
    姚女士忽然摇头,有相当恐惧的神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低下头,不望我们,道:“其实……其实……甚么事情也没有,当时我有这种感觉,是……因为我太哀伤……甚么事情也没有,不必再调查甚么了!”
顶一下
(16)
80%
踩一下
(4)
2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