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乾坤挪移(10)

时间:2014-01-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走了出来之后,小郭并不说话,只是向我和白素深深三鞠躬。我们当然明白他的意思是在表示道歉,因为是他带姚女士来,才把我们扯进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中来的我当然不会怪小郭,却故意道:“算,算!今天已经够倒霉的了,还要将我们当死人来行礼!”
    小郭苦笑,不断摇头。
    这时候,我们三人心中所想的很一致:都认为整件事情,是一场闹剧。
    既然是一场闹剧,当然没有任何讨论的价值,连提都不想再提,和小郭分手,各自回家。
    第二天和接下来的两天之中,报上不断有有关姚教授丧礼的消息,由于姚教授的地位崇高,所以官方也有许多大人物到场,从报上刊登的照片来看,那位姚董事长在迎送那些大人物之际,鞠躬如也,非常恭敬,使我感到更增加其人的混蛋程度。
    第二天小郭就有电话来:“我拍摄的照片,效果很好,要不要用电邮传到你的电脑来?”
    我立刻拒绝:“不必了!而且你现在应该明白,我不愿意随便见人,并不是摆架子,实在是确然有这个需要!”
    小郭诺诺连声——在经过了昨晚的事情之后,他哪里还敢分辩半句。
    事情可以说完全过去——各位看官当然知道事情不会完全过去,然而当时我们真是那样想,所以当报上说姚教授遗体已经火化,骨灰撒入大海之后,姚女士居然又找上门来的时候,别说是我,连白素都有一定程度的不耐烦。
    关于这位姚女士,还有小小的插曲,那天晚上,我曾经问小郭:“老头子叫他女儿,名字是甚么?”
    小郭取出了一张名片,是姚女士拜访他的时候给的,上面印的名字是“姚大湖”。我会特地问小郭,就是因为虽然姚董事长叫了姚女士两次,可是我都不能肯定是哪两个字,此刻方才恍然,由于才经过的事情够古怪,所以对于这样的名字也就不觉得怎么样了。
    恰好是我开的门,一看到门口站的是这位姚大湖女士,我就不由自主摇头。
    看到了这种情形,她当然可以知道自己非常不受欢迎,她神情苦涩,道:“是不是可以容许我说几句话?”
    她甚至于不敢要求进屋子来,想起她有这样的混蛋父亲,很是令人同情,所以我道:“请进来说。”
    她走进来,白素走出来看到她,也征了一征,显然她没有想过姚女士还会大驾光临。
    姚女士向白素打招呼,然后道:“我代父亲向两位道歉。”
    我挥手:“那当然不会是你父亲叫你来的,我们没有怪你,你不必向我们道歉——如果他要向我们道歉的话,请他自己来。”
    姚女士苦笑,喃喃地道:“其实他平时对我也不会那么严厉,都是因为伯父去世给他打击太大的缘故。”
    她居然还替她的父亲开脱,真是难得。
    我摇头道:“常言道:色厉内在,人在心虚的时候,往往会表现特别严厉。”
    我在这样说的时候,其实并没有甚么特别的意义,只不过是因为对姚董事长的不满,就用一些话来非议他而已。
    想不到姚女士却有强烈的反应,她震动了一下,失声道:“你是说,伯父的头部有变,会和父亲有关?”
    我当其啼笑皆非至于极点——到现在,这位姚大湖女士,还是认为她伯父姚教授遗体的头部有问题!
    白素过来,握住了姚女士的手,在她手背上轻轻拍着,表示对她的同情。
    却不料姚女士一点都不觉得自己需要同情,还在向我追问:“是不是我父亲做了些甚么……和伯父的遗体有关?”
    和白素同时叹了一口气,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才好。
    而姚女士却还神情殷切地在等待我们的回答。白素很委婉地道:“姚教授的遗体已经火化,还会有甚么事情和他的遗体有关?”
    白素的回答实在再好也没有——已经一切都化成了灰,一了百了,和尘世之间的关系已经完全切断,还有甚么有关无关之分?
    可是姚女士显然完全无法领会白素话中的意思,她听了之后,失望的神情,谁都可以看得出来。
    而且她还不住摇头,表示不同意白素的话,然而显然她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才好。
    我看到了这种情形,只觉得好笑,白素心地好,继续安慰姚女士:“姚教授一生致力研究学问,著作无数,他虽然去世,可是他的作品却可以流传下来,等于是他的思想并没有离开人间,会一代一代传下去。”
    姚女士苦笑:“所谓精神不死,是不是?”
    我和白素有共识,认为姚女士是因为姚教授的去世,哀伤过度,所以心理上不平衡,才产生了种种妄想,所以白素这时候先要使姚女士减少悲伤,才能消除她的妄想。
    白素继续道:“是,精神不死!人免不了死亡,能够精神长存,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白素在好言好话开导她,可是姚女士忽然发起疯来,用力挥手 大声叫道:“甚么精神不死,骗人!活在哪里,哪里?”
    她这样的反应,简直混蛋之极,连白素部皱了皱眉,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再说下去。
    我也没好气,沉声道:“刚才不是告诉过你了吗,他的精神学问,都存在于他的著作中,任何人都可以在他的著作中,得到他的精神学问。”
    姚女士却像听到了笑话一样,哈哈大笑起来,一面笑,一面道:“伯父他精通十二国语言文字,请问看了他的著作之后,能够会哪一种?”
    我征了一征——她的这个问题,乍一听来,还是可以归入混蛋这一类,可是当要回答的时候,却感到很困难。
顶一下
(16)
80%
踩一下
(4)
2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