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偷天换日(6)

时间:2014-01-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像这样只供高级人员所使用的医院,普通人别说进去看病,就算在门口张望一下,也是有罪的。那属于特权阶级高层专用,连特权阶级的中下层人物也只好望门兴叹,普通老百姓更连想都不用想了!
    于是的母亲是于放将军的妻子,于放将军死后,名誉得到了恢复,自然家属也恢复了特权阶级的待遇,所以才能进入这样的医院。
    我一向对这种情形深恶痛绝,所以一听到这医院的名称,就自然而然皱起了眉。
    白素当然知道我为甚么皱眉,她正在想该如何对我说,红绫不知究竟,已经抢着道:“这医院的名称好奇怪!”
    我正想接着红绫的话大大发挥一番,于是已经先道:“那是专门为一个高级特权阶层而设的医院──有这样的医院或是其他同类的场所存在,就证明这个地方离人类理想的文明、平等、自由的境界,还相去很远。”
    我没有料到于是会做出这样的解释──就算让我来发挥,也不能作更好的说明。
    于是又转向我:“我知道卫先生不是很愿意到这种环境的地方去,可是为了完成母亲的愿望,我还是要硬着头皮向两位提出请求:请两位去见一见她老人家,听她究竟有甚么话要说。”
    白素没有说甚么:只是望着我──她虽然和我同样厌恶那种环境,可是并不像我那样执着,所以问题在我的身上。
    我想了一想,道:“如果只是听她说话,白素一个人去,也是一样。”
    于是苦笑:“我早就了解到卫先生的立场,所以我向母亲提过卫夫人来也一样,可是人老了,固执起来,就没有办法,她坚持要卫先生去,就算卫先生一个人去也可以。”
    于是说话相当直接,她这样说,不但有得罪白素之嫌,而且也像是在说我“越老越固执”,不知通融!
    我哼了一声,虽然没有说甚么,可是也很清楚地表示了我心中的不满。
    白素道:“是不是可以通过电话,使卫斯理可以听到她说的话?”
    于是神情苦涩:“由于早已知道卫先生不容易请,所以也早已做过种种设想,母亲说她要告诉卫先生的事情,是人类历史上少有的大秘密,只能有两位和我才能听,如果用电话,就会泄漏。”
    我摇头:“这就自相矛盾了──她目的是要我听了她的秘密之后,化为我的记述,好让世人知道。既然是这样,又何必怕电话被人偷听?”
    于是道:“我也曾这样问,她说她要讲的事情,只要讲一个开头,给人家听到了,就绝对没有机会再往下说,而且她也会立刻被灭口。”
    我听了不禁又好气又好笑,还没有提抗议,红绫居然也听出了大大的不对头之处,她大声道:“事情这样严重,叫爸妈去听这样的秘密,岂不是使他们处于随时会被灭口的危险境地?”
    红绫质问得真好,连白素也点了点头。
    我望向于是,看她如何分辩,却不料她居然道:“是,确然如此,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才需要卫先生卫夫人,因为只有他们才能应付险恶危险的环境。”
    我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天下居然有这样的事情。这等于把人推进鳄鱼潭中,理由是他应该有本领去应付,不会被吃掉。
    这简直荒唐之极,我只好摇头──实在不知道该说甚么才好。
    于是道:“我母亲原来想请白老先生来听这个秘密,她心目中,白老先生是顶天立地的好汉,对任何事情都不会害怕。”
    她居然想用说话来刺激我,使我哈哈大笑:“对,我比起白老先生来,差之远矣!他顶天立地,我站在地上,连屋子中的天花板都顶不到!”
    于是叹了一口气:“可是我找到了白老先生,他却拒绝了,而竭力介绍卫先生你,说是只有你才能替代他,他可以做到的事情,卫先生你也一定可以做得到。”
    我哼了一声:“这就是你来找我的原因──这叫做‘不得已而求其次’,是不是?”
    于是并不直接回答,只是木然,竟然来了一个默认。我并不生气,只觉得好笑,因为比起白老大来我确然大大不如,所以虽然于是存心贬低我,我也毫不在乎。
    我道:“其实只有一点,是白老先生做得到,我也可以做得到的,就是──”
    于是不但美丽,而且极其聪明,我话还没有说完,她就叹了一口气,道:“就是拒绝我的请求!”
    我笑道:“对了!”
    于是很是失望,这时候我估计她至少应该有五十岁了,可是在她现出失望、难过的表情时,还是极其动人,令人心软,会接受她的请求。然而因为她的请求实在太超越我能接受的程度,所以我也只好摇头。
    白素跟着她叹了一口气:“要我们进去,听一个知道秘密的人随时会被灭口的大秘密,于是女士,这实在令我们无法答应。要知道,卫斯理无法偷偷进去,他只要一入境,就立刻会受到注意,行动会处于严密的监视之下,在这样情形下,令堂根本无法和他秘密会面交谈,唯一的结果是死得不明不白而已!”
    于是听了白素这样恳切的分析,居然一点也不感动,反而睁大了眼睛,很有茫然之意,像是根本不知道白素在说些甚么。
    白素道:“是我说得不够明白吗?”
    于是道:“不是你说得不明白,而是我不明白。”
    这时候不但我和白素不知道她这样说是甚么意思,红绫更莫名其妙,大声道:“你不明白甚么?”
    于是说来不急不徐:“我不明白为甚么卫先生要用本来面目公开进去──我看了卫先生的全部记述,卫先生和卫夫人都有出神入化的化装术,而且有神不知鬼不觉而出入任何地方的能力,随便化装成甚么人,去探望垂死的病人,怎么会引起注意呢?”
顶一下
(10)
52.6%
踩一下
(9)
47.4%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