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偷天换日(36)

时间:2014-01-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她说来如此权威,我忍不住问:“现在你动用这些资料,也经过组织的批准吗?”
    于是脸色了白,道:“没有。为了制止你继续胡说八道和胡思乱想,我相信我这样做对组织有利。”
    我还想告诉她,她相信怎样,并没有用处,组织有组织的看法。然而我还没有开口,白素就轻轻踢了我一下。接着白素向于是道:“你说从哪里开始,就从哪里开始。”
    于是道:“好!你们说有灾难性的山洪把所有人都冲走了──”
    我立刻纠正:“不是我们说,是令堂说的。”
    于是冷笑一声:“在所谓山洪暴发差不多的时间,确然有一件大事发生,不过和山洪没有关系,请看文件第一号。”
    她说着,就打开随身带来的公事包,取出一份文件来,文件是一张放在经过真空处理的透明胶袋之中的信纸,上面写了很多字。于是将文件放在桌上,我们一起俯身去看。首先看到的是“紧急报告”四个字。
    等到看完了报告,再肯定了写报告的人,是窦巧兰(赛观音的本名),我们三人都目瞪口呆。
    报告写得文句不通,白字连篇,可是还可以看明白,报告是由当时职务是“九三三部队第一小队队长窦巧兰”向上级领导所作,报告的内容是说,在一次遭到不明来历的土匪攻击之后,负责特殊任务的女兵和干部,就集体开小差逃亡,作为小队长无法阻止,现在只有她一个人,紧急召集了一些当地百姓妇女,还是无法继续任务,所以报告上级,请尽快派人支援。
    报告上并没有说明“任务”是甚么,于是立刻解释:“由于任务是绝对机密,所以不能在报告上说明。”
    这报告实在令人发懞,我当然知道这绝对机密的任务是甚么,这任务直接由中央负责,重要无比,赛观音已经详细告诉了我们。然而这个报告是甚么意思?
    其实报告的意思很容易明白,只不过我们在赛观音叙述中早就知道发生了甚么事情,而报告上表达的事情和我们知道的接不上榫,所以才叫人糊涂。
    从报告上来看,事情是:那一连女兵,突然都开了小差,逃走了。
    而那两百多个不到两岁的幼儿,赛观音一个人当然无法照顾,她一方面紧急找地方上的妇女帮忙,一方面向上级紧急求助,这就是这个报告的背景。
    我们三人一时之间都说不出话来。
    因为如果在这样情形下,有这样的报告,那就是说,赛观音的叙述之中,有关山洪暴发,冲走了破庙,破庙中人连大带小全都被冲走等等,全部都是胡说八道,都是根本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了!
    因为如果真有如赛观音所说的山洪暴发,绝不可能只把大人冲走而那么多幼儿却安然无恙,就算像卫斯理故事的常见情形,当时恰好有外星人出现,那外星人也断然没有只救孩子不救大人的道理。
    我不由自主摇头──至于为甚么要摇头,是否定这报告,还是否定赛观音的叙述,一时之间我也说不上来。
    于是继续取出文件,介绍文件的内容:“这是当时中央负责人知道事情发生之后的会议纪录,包括如何善后,派绝对可靠的女兵去接替任务,同时通知多方面力量,追查逃兵… ”
    于是在不断说着,我只觉得脑中轰轰作响,思绪紊乱至于极点,对于是的话,最多只听进去一半。
    我很佩服白素在这样情形下,还能提出问题,她问:“那些逃兵,后来找回来多少?”
    于是又取出一大叠文件,道:“根据这些寻找逃兵经过的文件显示,当时在附近有一股来自关外的土匪,逃兵极可能在土匪的裹胁下离开,所以一个也没有找回来。”
    我听到“一股来自关外的土匪”:就失声道:“军师娘子!”
    于是瞪了我一眼,继续道:“中央把追查逃兵当作重要的任务,一直坚持了几年,追查到这股土匪,后来一直向西流窜,从新疆出国,可能到了土耳其,这才没有继续追查下去。”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军师和他的女儿,后来确然在土耳其定居。
    然而当时的情形,究竟怎么样,我还是一片惘然。
    白素又问:“你认为这样的集体逃亡有可能吗?”
    于是对这个问题回答得十分小心,她道:“在艰苦的斗争过程中,无可避免会有经不起考验的人,逃兵事件,也就无法避免──一直到东北战争时期,大批部队出关,仍然有大量的逃兵出现。”
    白素问得很认真:“当时那批女兵逃亡,有没有带走孩子的?”
    我直到这时候,才插了一句话:“是啊,这些孩子那么重要,那些女兵难道没有想到带走孩子,至少可以在被抓回来的时候,和组织讲讲条件。”
    于是连看都不看我,只是回答白素的问题,她回答得十分郑重:“没有,孩子一共二百零三名,一个都没有少。”
    我还是不断摇头──根据于是提供的证据,当时的情形是:所有大人,除了赛观音之外,全都不见了,而所有的幼儿,却甚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留了下来。
    这种情形,和赛观音的叙述,完全不同。
    虽然于是可以提供各种文件作为证据,可是在两者之间要我选择,我还是宁愿选择相信赛观音的叙述,因为赛观音实在没有骗我们的理由。
    我和白素和红绫,当时都抱着同样的想法,我们的神情很明显的表达了我们的想法。
    于是有点激动,她站了起来,沉声道:“还有一份最最机密的文件,本来我不想给你们看,现在你们可以看,看了之后,就可以知道我说的一切是事实!”
    那份“最最机密的文件”一定重要之极,因为于是在取它出来的时候,双手甚至于在发抖。
顶一下
(10)
52.6%
踩一下
(9)
47.4%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