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偷天换日(32)

时间:2014-01-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黄蝉没有再理会我们,向于是道:“去看看老人家。”
    说着,她就向病房走去,那两个军官一前一后跟着黄蝉,于是也一起向病房走去。
    我再次望向白素,白素向我摇了摇头,她的意思很容易明白:我们不必跟着去,赛观音只要看不到我们,就自然不会把她心中的秘密说出来。
    我向白素点了点头,刚准备在沙发上坐下来,突然听到了一下可怕之极的呼叫声。由于那呼叫声实在太可怕,听了让人心中发寒,一时之间也难以弄清楚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不单是我,身边的白素也怔了一怔,黄蝉陡然停步,所有的警卫都非常紧张。
    紧接着那一下呼叫声,又是一下怪叫,这一下我倒听出来了,叫声是从赛观音病房那端传来,而且显然是葫芦生所发出来的。葫芦生是高级降头师,不应该会这样大惊小怪,我立刻想到,一定是赛观音出了甚么事!
    果然在一下怪叫之后,就听到葫芦生一面哭一面叫:“好姐姐,你怎么就这样去了!”
    再接下来,就是葫芦生的号啕大哭。
    我不禁呆了半晌,和白素面面相觑──葫芦生这样哭叫,只说明了一件事:赛观音死了!
    赛观音本来就已经风烛残年,随时可以断气,可是这时候她突然死亡,我只感到,这简直是在开我们的玩笑!
    我们那么辛苦来听她说秘密,我还忍无可忍地听她说了那么多无关紧要的话,好不容易等到她总算要说到正题了,就离开了那么一阵间,她老人家居然就此鹤驾归西,我们所作的努力,也就完全烟消云散,她要告诉我们的究竟是甚么秘密,当然也就永远无法知道了。
    这真是令人啼笑皆非至于极点!
    我看到于是和黄蝉奔向病房,白素向我使了一个眼色,我们也急忙向病房走。
    到了病房门口,只见赛观音还坐在沙发上,葫芦生却跪在地上,抱住了赛观音的脚,在大声痛哭。
    仔细看赛观音,只见她面目如生,只是双眼已经完全没有了神采,她的头向着门口,显然是在等我把于是叫来,不过还没有等到我们,她就离开了人世。
    黄蝉在伸手探赛观音的鼻息,然后轻轻抚下了赛观音的眼皮,厌恶地瞪了葫芦生一眼。我和白素连忙走过去,一边一个,架起葫芦生,葫芦生还要挣扎,白素向他道:“人死了,往生极乐,师父不要伤心。”
    她这句话是用葫芦生家乡土语所说,我也连忙用同样的语言道:“不要哭,这里是医院。”
    这时候医护人员已经赶到,葫芦生止住了哭声,可是还是眼泪不止。
    毫无例外,所有医护人员都用不友善的态度对付我们,将我们三个人逼到了病房的角落。
    本来在这样情形下,是我们离开的最好时机,我也想到过这一点,可是立刻自己摇头。我甚至于说不出当时还不肯离开的真正原因──再在这里逗留下去,实在一点意义都没有,我们来的目的是听赛观音说秘密,现在赛观音已经死了,她心中的秘密,也就随着她的死亡而再也不能够为人所知。
    既然死人无法再说出任何秘密来,我们再留在这里干甚么?
    然而这时候我们三个人都没有趁机离去的意思。
    我推测葫芦生不肯离去的原因,是为了他对赛观音的依恋,而且他是真正的降头师,并不存在环境对他来说很危险这个问题。
    我和白素为甚么也不肯离开呢?
    古怪的是我对于自己为甚么不离开的原因,竟然没有答案,我向白素望去,只见她眉心打结,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些甚么。
    这时候病房中相当混乱,直到医护人员把赛观音抬到了病床上,又拉过床单,把她盖住,于是伫立在床前,神情很是复杂──看来她虽然一直都很不喜欢她的母亲,可是这时候还是免不了伤感。
    黄蝉正在于是的身边,低声说些甚么,其余人也都安定了下来,在这时候我和白素不约而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在刹那之间明白了自己为甚么不肯离开的原因。
    想来白素的想法,也和我一样:我们是不甘心在还没有获知赛观音的秘密的情形下离去!
    这实在很无稽──赛观音已经死了,我们再也没有获知秘密的机会了!只要稍为理智一些,就会决定立刻离去,可是我不理智,并不意外,达白素也没有离去之意,就很令人惊讶。
    后来和白素说起当时的情形,白素道:“当时我没有想到立刻离去,只是感到没有这个必要而已,我并不觉得黄蝉出现,会对我们有甚么不利,所以不必逃避,就是这样简单。”
    我很不服气,道:“要是给黄蝉知道了我们的身份,当然是很大的麻烦!”
    白素似笑非笑他望着我,道:“卫斯理居然会怕麻烦,真是大新闻!”
    我苦笑,用手抚摸自己的脸,无话可说。
    这是后话表过不提。
    当时我只知道自己不肯离去的原因,是因为我还没有弄清楚赛观音的秘密究竟是甚么──至于人都死了,还有甚么办法可以在死人身上发掘秘密,当时根本没有想到。
    我们缩在病房的一角,根本没有人理会我们,黄蝉在向于是说了一会话之后,和那两个军官离去,甚至于没有向我们多看一眼,这倒令我松了一口气。
    医护人员也纷纷离开,不一会,病房中只剩下于是和我们三人,于是仍然站在床前,也不转身,道:“现在没有你们的事情了,还是请便吧!”
    她竟然对我们这样不客气,实在令人恼怒。不过我想了想,也无可奈何──赛观音死了,我们实在没有甚么事情可以做,还留着干甚么。
    白素缓缓地道:“我们还有事情要做。”
顶一下
(10)
52.6%
踩一下
(9)
47.4%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