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偷天换日(31)

时间:2014-01-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白素瞪了我一眼,向于是道:“不管她会说些甚么,都应该去听听。”
    于是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白素示意我不要节外生枝,我咕哝道:“我是外人,都听了老人家那么多话,自己亲人,反而不想去听最主要的一部份,太过份了!”
    于是立刻反应:“我听得太多了──完全是她的妄想!”
    我更加反感,提高了声音,道:“我认为她说的那场山洪暴发,就不可能是她的妄想──不是曾经亲身经历,不能把经过情形说得这样活龙活现!”
    于是怔了一怔,道:“甚么山洪暴发?”
    我也不禁怔了一怔,我以为于是既然说她不想去听“陈腔滥调”,那至少赛观音应该向她说起过那场令她要自杀的巨大灾难。却原来也没有说过。
    我摊了摊手:“说来话长──这证明你母亲有很多事情没有对你说,你更应该多听听她的话。”
    于是冷冷地道:“总她的妄语,和看阁下的记述,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不禁又好气又好笑,说了半天,她对我记述的故事,居然下了这样的考语。
    我大声道:“不要混淆妄想和想像。”
    于是居然显出很俏皮的神情,看来很是可爱,她道:“两者之间根本没有混淆的余地──因为两者根本就是一回事。”
    我当然绝对不同意她的说法,虽然现在不是和她辩论的时候,可也必须表达我的不同意,所以尽管白素在向我使眼色,我还是大声道:“怎么会──”
    我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在这时候,电梯门打开,走出了三个人来,前面是两个军官,后面是一个丽人,我一看之下,就倒抽了一口凉气!
    那丽人体态轻盈,明眸皓齿,巧笑倩兮,比起于是和白素来毫不逊色,正是我在这时候最不想见到的人──黄蝉!
    一时之间对于这种冤家路窄的情况,我真的有些不知所措。对于我和白素的化装,我很有信心,黄蝉就算再能干醒目,在短时间之内也无法认出我们的真面目。
    可是问题是在于谮是知道我们的身份,她有没有急智来替我们掩饰?就算能够,她的“演技”是不是够好,好到可以瞒过黄蝉的程度?
    要知道,我们作为降头师的助手,身份本来就根尴尬,黄蝉又是机灵之极,踩到尾巴头会动的人物,只要稍为有一点引起她的怀疑,她就很快会知道我们是甚么人了。
    而给她知道了在她面前的人是卫斯理和白素,会有甚么样的后果,实在难以想像。
    所以在那刹间,我几乎是僵在那里,不知道该做些甚么、说些甚么才好。
    后来白素笑我那时候的样子,如果给星探看到,一定会请我去演出僵尸电影。
    当时白素的情形如何,说来惭愧,我竟然没有注意,不是不想注意,而是没有多余的能力了。
    两个军官一出来,就非常机警地打量周围环境,然后分开两边站,黄蝉才走出来。
    看来两个军官是黄蝉的警卫员。
    黄蝉才一出电梯,挤在沙发上的那七八个警卫,立刻像身上装了弹簧一样跳了起来,向黄蝉立正敬礼。
    我早就知道黄蝉地位很高,所以对这种情形,并不感到奇怪。这一个空档,倒使我缓过气来,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是警告于是,万万不能暴露我们的身份。
    可是我还来不及向于是说任何话,黄蝉已经首先看到了于是,她扬起手,问道:“老人家怎么样了?”
    她一面说,一面就向于是走了过来,同时也在打量我和白素,神情略有犹豫,显然她不能在第一时间确定我们的身份。
    于是向黄蝉迎了过去,在这时候,我才能向白素望了一眼,我的眼光之中,包含了很多话,总括来说,是在问她:我们应该怎么办?
    白素回望了我一眼,在她的眼神之中,我接收了她的回答,她告诉我:镇定些,不会有甚么事情发生。
    这时候黄蝉和于是已经开始寒喧,看来黄蝉是特地来探视赛观音的,于是正在向她解释:“她老人家申请要降头师来替她治病,组织居然也批准,对她的照顾,真是没有话说,你还经常来看她。”
    黄蝉笑道:“探望老人家是应该的,无论怎样,老人家……应该来听听她还有甚么话要说的。”
    或许是我太敏感,可是我一听黄蝉这样讲,就感到黄蝉像是知道赛观音有重大的秘密没有交代,所以前来探听一样。
    于是答应了一下,在黄蝉又向我们望来时,她很自然地道:“这两位是降头师的助手。”
    这时候是很重要的紧张时刻,反应稍有差错,就会引起黄蝉的怀疑。我自己不知道如何才好,就只好看白素怎么做,我跟着,就不会有错了。
    只见白素神情木然,像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甚么事情,甚至于连于是和黄蝉在说些甚么都听不懂的样子,我也就装成了傻瓜一样,而且眼定定地望着黄蝉,绝不回避她的眼光。
    黄蝉听了于是的介绍,向我利白素点了点头,白素双手合十,向黄蝉行礼,我也跟着学样。
    这时候我已经肯定刚才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白素一定已经向于是说过,不能说出我们的身份,所以于是才会应对自如。
    想到了这一点,我放下心来:想到了新的问题:赛观音已经要说到主题,黄蝉却在这个节骨眼上来到,赛观音所要说的秘密,早已声明只能对我和白素以及于是说,是万万不能让组织知道的。
    我虽然对这个所谓秘密的内容还毫无头绪,可是也知道一定关系重大,连于放将军都不能知道,当然也不能给黄蝉知道。
    我想到了这个问题,却并不担心,因为我知道赛观音必然会懂得如何处理。
顶一下
(10)
52.6%
踩一下
(9)
47.4%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