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偷天换日(30)

时间:2014-01-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为了表示抗议,我走到门前,用身体语言在说:实在不想听下去,准备随时夺门而走。
    然而赛观音还是自顾自详细说军师娘子的事情。
    在这样情形下,本来我在记述这个故事的时候,可以将这一段完全删去,可是在整个事情告一段落之后,我和白素反覆思量,觉得有关军师娘子的事情,可能是整件事情的一个大关键,所以这一段还是要保留下来。
    当然保留归保留,我绝对不会像赛观音那样把事情说得如此详细,我将它尽量简化。
    原来军师娘子之所以进关,是由于军师率领的那一群马匪,由于关外局势的变化,无法继续活动了,当时关外已经完全由日本军队占领,很多原来的土匪都起来抵抗侵略者,军师率领的那一群有上千人,堪称兵精粮足,各方面的抗日力量都希望他能够把枪口对向侵略者,可是军师却完全无动于衷。
    这一来就引起了公愤,使他在关外站不住脚。
    本来我对于当土匪的人,并没有好感,可是对军师这个人物好像有点例外,这时候听到他原来有这样不光采的经历,从此对他就十分鄙视。
    军师决定带部下进关,他那群土匪在关外活动的时间长久,很多土匪头子,甚至于小喽啰,都有家眷孩子,要先行撤退,就由军师娘子领队进关。
    在才进关的时候,不过五六百人,一半是妇女,一半是孩子。等到进了关,一路走来,由于军师在关外声势浩大,江湖上都知道军师历年来抢劫所得非常丰厚,所以很多江湖上的土匪流氓乌龟王八三教九流,总之甚么样的下三滥都有,纷纷拖大带小来投靠,以致不到半年,人数就增加了一倍,而且是妇孺比大人还要多。
    军师娘子就成了总领队,正在设法找地方安置这批杂乱到了堪称世界第一的脏乱人群,是凑巧遇上了刚好上吊的赛观音。
    等到军师娘子讲完了她的情形,她立刻向赛观音提出:“你怕组织不原谅,不如不归队,就和我一起,我当家的一定欢迎你加入,你本来就是我们这一行的老行尊。”
    对于军师娘子这样的邀请,赛观音不是不动心,可是她只是略想了一想,就加以拒绝。
    她当时把拒绝的原因只说了一半,说是:“要是我再做土匪,我当家的不会原谅我。”
    另一半她没有说出来的原因是,她看不起军师的为人──在这样的非常时期,不打侵略者,不能算是好男儿!
    军师娘子当时没有勉强。
    而赛观音在病房里,讲到这里,总算向我望来,看到我站在门前,她吸了一口气,道:“这就要说到正题了,麻烦你找于是回来一起听。”
    接着她又自言自语,说了一番话,和刚才拂袖而去的于是有关,我已经打开了门,所以只听到一半。
    第九章 深究
----------------------------------------

    赛观音说的是:“于是刚才的态度虽然坏,可是我并不怪她,她从小在组织中生活,从来也不知道人本来根本可以没有组织,一样能生活… ”
    听到这里,我已经打开门,我略停了一停,心中很是感慨──于是和她母亲之间的冲突,这是主要的原因。于是从来都是在僵化的环境中生活,所以她以为人只能这样这样生活、只能这样这样思想;而不知道还可以那样那样生活、可以那样那样思想。
    所以她才根据自己僵化了的思想方法去看她母亲,就形成了如今这样的局面。
    在走出病房之前,我向赛观音望了一眼,只见她的神情疲倦之极,我摇了摇头,出了病房。
    才出病房,就看到了于是和白素。
    她们在走廊中间,等候电梯的川堂。那里有两组沙发,白素和于是坐在其中的一组,而七八个警卫,挤在另外一组,望着于是和白素两人。
    这种情景看起来有些古怪,可是两位美女显然很习惯他人注视的眼光,所以并不感到怎么样,自顾自在谈话。
    看来于是离开病房,白素追出来之后,她们就一直在那里交谈。我向她们走去,距离近了之后,从她们的神情上可以看出她们的谈话很融洽。
    我这时候当然无法知道她们在这段相当长的时间中谈了些甚么,我来到近前,白素抬头向我望来,于是只是看了我一眼,看起来有些精神恍惚。
    我道:“老人家说了好多往事,她说已经可以说到主题了,要于是去听。”
    我才说了这一句,于是就立刻显出十分厌恶的神情,用力一挥手:“我才不要听她的陈腔滥调!”
    我假设在这段时间中,白素在劝于是改变对母亲的态度,那就显然表示白素没有成功。
    我向白素做了一个鬼脸,白素神情很无可奈何。
    我向于是道:“我想她要说的主题,就是她所谓的那个重大无比的秘密。这个秘密,她甚至于没有向你的父亲说过,你很应该去听一听。”
    于是想了一想,向白素望去,征求白素的意见,由此可知白素和她长时间的谈话,还是有作用,至少令于是知道白素的意见值得尊重。
    白素当然立刻点了点头。
    于是很不情不愿地站了起来,苦笑道:“人家老年人有老年痴呆症,她却是老年妄想症… 真是要命… 只怕卫先生想像力都想不出来她会说些甚么!真是可怕!”
    对于“老年妄想症”,于是的评语是“要命”和“可怕”,虽然她的思想方法和我截然不同,可是我却非常同意。
    我道:“确然,老年妄想症患者所作出的妄想,匪夷所思的程度令人事先完全无法想像,例如妄想‘一天等于二十年’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于是怔了一怔,开始的时候有点茫然,但立刻明白了这个典型妄想例子,曾经是她生活中实实在在的一部份。她本能地感到不能接受我的话,可是既然是事实,所以她也无法反驳,一时之间,她的思想陷入了紊乱状态──她这种只能使用单一思想方法的人,无法应付这种情况,就像从小在笼子中长大的动物忽然置身于野外一样,会不知所措。

顶一下
(10)
52.6%
踩一下
(9)
47.4%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