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偷天换日(3)

时间:2014-01-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这时候,来人已经在红绫的大喝声中回过神来,天然的未语先笑:“我姓于,名是。这位是红绫姑娘吧!”
    红绫望着对方,明知道对方年纪比自己大很多,可是她还是道:“我是红绫,于是姑娘请进。”
    或许是受了对方的影响,红绫一开口,居然斯文无比,来人笑得灿烂:“我还是姑娘,你叫我姑姑还差不多!”
    红绫立刻改口:“漂亮姑姑请进,爸妈都不在,有甚么事情和我说也一样。”
    这位名字很特别,叫作于是的女士,进了屋子,叹了一口气,道:“我有事情,要你爸鞍帮助。”
    红绫对于是有极大的好感,居然达到出卖父亲的程度,她道:“我爸不是很肯答应人家的求助,是甚么事情,不妨先说,我们商量,看如何能够使他不推搪。”
    于是笑,紧紧抱了红绫一下:道:“孩子,你真是可爱极了!”
    然后她吸了一口气:“我也知道你爸鞍难求,所以带了两封介绍信来,希望他看在两位介绍人的份上,能够答应帮助我。”
    她说着,就取出了那两封介绍信来。
    红绫一看到了白老大的名片,就代人家高兴,道:“有外公的介绍,爸一定会答应的,你不必担心。”
    她反而把年纪比她大很多的于是,当成小孩子一样来安慰。
    于是交出了两封介绍信之后,就和红绫闲谈,却始终没有告诉红绫,她究竟想我帮甚么忙,红绫没有机心,问了几次,于是没有回答,她也没有放在心上。
    等了很久,我和白素还没有回来,于是神情忧虑,很是坐立不安。红绫比客人更焦急,不断跳出跳入,大约每十秒钟就到门口去张望一次,口中喃喃自语:怎么还不回来,怎么还不回来。
    在这样情形下,红绫当然更没有心思去问客人的来历和造访的目的了。
    扰攘了大约四十分钟,客人叹了一口气,走向门口,向红绫道:“我还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急着去做,不能等下去了。请告诉令尊,最迟不过午夜,我一定会再来。”
    她在来之前并没有任何预约,来了我不在,当然也完全不是我的错,可是红绫因为对她的印象好,所以感到很抱歉,向她说了很多对不起的话。
    我听红绫说到这里,忍不住打断了她的话头:“你根本不必向她道歉!”
    红绫道:“是啊,她也这样说。说全是她自己不好,她又说,卫斯理是伟大的人物,全世界人有了困难都要找他,她说别说只来了一次,就算来到第九次才能见到卫斯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常言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本来我对这位有事情要求我的于是女士,很是反感,因为她来求我之前,先弄到了白老大和铁蛋的介绍信,使我就算不愿意,也很难拒绝,这就有强迫我必须答应她的请求的意味,是使我反感的原因。不过在听了红绫转述她的话之后,我哼了一声,反感的程度,减轻了许多。只是咕哝了一句:“午夜之前?就是说要人家不睡觉,等她光临?”
    白素瞪了我一眼:“阁下有哪一天是在午夜之前睡觉的?”
    我道:“不在午夜之前睡觉和不能在午夜之前睡觉,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虽然我的话大大有理,可是白素和红绫母女两人,居然不再理会我,自顾自讨论那位于是女士。
    白素问红绫:“刚才你说那位姑姑看来很脸熟,是真的吗?”
    红绫一面认真地想,一面不断用手敲打自己的头:“确然如此,可是却又无论如何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她。”
    白素在不断提示红绫,红绫只是摇头。
    我觉得无聊,就自己进了书房。
    我不知道她们讨论了多久,我完全没有去想这个问题──因为她还会来,等她来了自然明白,何必白费脑筋!
    没有到午夜,大约在晚上九点钟左右,门铃响起,随即听到了红绫的欢呼声,我知道是那位于是女士又出现了。
    我立刻打开书房门下楼,只见白素正在和走进门来的一位女士寒喧,我走到楼梯一半,口中大声道:“欢迎!欢迎!”
    随着我的话,那女士抬起头来,和我打了一个照面,刹那之间,一点都没有夸张,我只觉得眼前陡然一亮,一脚踏空,几乎没有从楼梯上直摔了下去,赶紧抓住了扶手,兀自觉得一阵目眩──纪录之中,好像只有近代的一位黄玫瑰女士的美丽,才有这样的魔力。我早就在红绫的口中知道来人十分漂亮美丽,有了心理准备,可是由于突然在眼前出现的情景和想像中相去实在太远,而且眼前出现的情景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出来的,所以我还是受到了极度的震动,以致举止失措。
    别说在当时,就算现在我记述这个故事,和当时已经隔了很长时间:可是在记述到了这个场景的时候,回忆当时的情形,还是免不了感到震撼!
    广东方言中形容乍见到美女时候的感觉,说是“晕浪”,西厢记中说是“灵魂儿飞上了半边天”……要举例子,实在太多,可是都不能真正说出这种感觉的真实情形。
    我对看到的美女完全没有任何目的,尚且如此,如果对之有爱慕之意,所感觉到的震撼,必然十倍、百倍于我!
    我不准备形容我看到的美女的脸容,因为我知道我没有这个能力──世界上也不会有任何人有这种能力,所谓“非笔墨言语所能形容”,是真有这回事的。
    我也原谅了红绫在提到来人的时候,一口一声“漂亮的姑姑”,因为来人确然漂亮至于极点。
    我当时努力定了定神,吸了一口气,才能保持正常的状态,走下楼梯。我心中迅速地转念:这位女士显然并不年轻,大约在三十岁到五十岁之间,尚且能够令人看到了她感到这样的震动,真难想像她在青春焕发的时候,是如何动人。
顶一下
(10)
52.6%
踩一下
(9)
47.4%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