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偷天换日(29)

时间:2014-01-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赛观音一人活了下来,她如何向组织交代?
    我听赛观音叙述到这里,想到了这个问题,证明我对她那时候的处境很了解。因为当时赛观音想到的确然就是这个问题。
    组织把如此重要的任务交给她,在交代任务的时候,所有的中央首长都一再叮嘱这任务重要无比,直接关系国家未来,可是现在却出现了这样的局面。
    虽然山洪暴发是天灾,可是要追究起来,一样可以有很多罪名放在她的身上。
    轻,可以说她完全不负责任,大意麻痹,选择了不安全的地方来住,而且在连日大雨之后,没有意识到可能有山洪暴发。
    重,可以说她土匪本质不变,怀有对组织的阶级仇恨,有意将组织精心培养的国家未来栋梁放在不安全所在,阴谋使所有人遭到不幸。
    不论是怎样说,她都要获罪,而且必然会牵连到于放。
    赛观音越想越知道事情的可怕,她更清楚地知道自己逃过了山洪,可是决逃不过组织的制裁。
    她还是只有死路一条。
    接下来的时间是怎么过的,她完全没有确切的记忆,只知道天亮了又黑,黑了又亮,大约两次──也就是说她在浑浑噩噩之中,过了两天,等她可以感觉到周围环境的时候,她发觉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下了山,来到了山脚下。
    这时候山洪已经完全消失,原来在山脚下的一条河,河水涨了许多,滚滚流动,她在河边伫立很久,想来想去,自己还是一死了之,最是干净。
    她找到了一棵树,把衣服撕成布条,拧成了一股绳,挂向树枝,打了一个死扣,叫着于放的名字,努力向上一跳,把脖子向绳圈中套去。
    虽然我在听叙述的时候,九十多岁的赛观音就在我的面前,可是听到这里,我也无法想像,赛观音在当时那样的情形下,如何还会有生路。
    赛观音说到这里,气息突然变得非常急促,喘了至少有三分钟,一直站着不动的葫芦生也在这时候走过来,轻轻拍她的背,神情非常关切。
    等到赛观音气顺了些儿,她才向葫芦生道:“不打紧,一时半时还死不了,我是想起了军师娘子在救了我之后,告诉我上吊死的人,样子如何可怕,心里发寒,这才岔了气的。”
    听得她这样说,我才知道原来是军师娘子在这个紧要关头救了她。难怪她一上来就问我知不知道军师娘子这个人。
    葫芦生虽然一直动也不动,可是他显然也很用心地在听赛观音叙述,这时候他道:“原来是军师娘子救了你。”
    赛观音点了点头,又过了一会,才道:“是军师娘子救了我。”
    这时候我心中陡然想到了一句话,只不过我把这句话在喉咙里打了一个转,并没有说出来。
    我想到的这句话是:“军师娘子救得了你上吊,却绝对救不了组织对你的清算。”
    后来赛观音好像并没有受到组织的清算,显然是又有一些事情发生过,我无法想像是甚么事情,我想赛观音接着一定会说出来,我不必急着发问,她的叙述已经不是很有条理,只怕被问题打乱,会更加紊乱。
    当下只听得赛观音又重复了一句:“是军师娘子救了我。”
    确然是军师娘子救了她,当时的情形是这样:她身子一耸,把脖子套向绳圈,这种寻死法,最是没有转圜的余地,只要两脚悬空,身子向下一坠,绳子一勒上脖子,必死无疑!
    然而赛观音还是命不该绝,就在那刹间,一下枪响,在赛观音听来,那一下枪响已经悠悠忽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事实上也确然不近,至少有三十公尺左右,在离赛观音寻死的那棵树有三十公尺处,山角才转过一头小毛驴来,驴上骑着一个伶伶俐俐的小媳妇,手中一把德国造盒子炮的枪口还冒着烟,那边赛观音用来上吊的绳子已经被刚才一枪射断,赛观音也就掉了下来。
    赛观音在地上挣扎,还没有能够站起来,小毛驴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前,来的当然就是军师娘子。
    军师娘子来到近前,和赛观音一照面,就怔了一怔,神情讶异之极。
    赛观音向军师娘子手中的枪看了一看,苦笑道:“好枪法。”
    军师娘子吸了一口气,神情迟疑,道:“看姐姐这个模样……倒像是江湖传说的大美人赛观音。”
    赛观音神情苦涩,道:“那是我以前的匪号,现在我是一个必死之人,再也休提。”
    这句话等于承认了她就是赛观音,军师娘子立刻下了驴,扶着赛观音靠树坐好。
    接下来当然是军师娘子自己说明了身份,然后问赛观音何以要寻短见。
    赛观音知道救了自己的是关外大名鼎鼎的军师娘子,江湖上曾经和她相提并论,自然而然产生了十分亲切的感觉,所以就把自己非死不可的原因,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军师娘子。
    军师娘子的外形看来很是文弱,在赛观音叙述遭遇的时候她也完全没有打岔。
    等到赛观音说完,军师娘子眉心打结,像是正在想些甚么,赛观音长叹一声,向军师娘子拱了拱手,又挥了挥手,意思是多谢相救,请继续上路,不要管她死活。
    军师娘子缓缓吸了一口气,忽然说起她自己的事情来,道:“观音姐姐,你道我为甚么不在关外,而进了关?”
    赛观音是一心要寻死的人,哪里会有兴趣追究军师娘子为甚么进关来,可是这时候军师娘子抓住了赛观音的手来说话,神情非常恳切,赛观音只好随口问道:“为甚么?”
    这一问,就引发了军师娘子从头说她为甚么要进关来的原因──赛观音在叙述到这一段的时候,说得十分详细。由于我实在想不通军师娘子的事情,和赛观音的事情有甚么关系,所以听得不耐烦至于极点,好几次做手势要赛观音别再说下去,赛观音却像是完全没有看到。
顶一下
(10)
52.6%
踩一下
(9)
47.4%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