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偷天换日(27)

时间:2014-01-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赛观音毕竟老了,虽然说话还不至于颠三倒四,可是也不理会人家怎么说,只是自顾自说下去,这时候她又把话岔了开去,我也完全无可奈何。
    只是她的这几句话,我听了也下禁暗自心惊。
    她虽然还没有说出是甚么事情,可是根据这几句话,也可以知道赛观音所谓“秘密”,是和她曾经做过的一些事情有关。而这些事情一定是组织所绝对不能容许的,所以如果让忠于组织的于放知道,对她来说,会有可怕的后果。
    令我吃惊的是,我知道于放和赛观音的夫妻关系,并不是寻常的夫妻关系,他们从认识到结合,都说明应该是一对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拆散他们的恩爱夫妻。可是赛观音还是不敢将心中的秘密告诉于放,由此又可以推论,赛观音曾经做过的事情,一定会对组织造成巨大的伤害,才会使于放割舍这样的夫妻之情。
    我心中问了自己许多遍:赛观音究竟做了些甚么事情?
    可是却一点头绪都没有──要找头绪,当然应该从赛观音刚才大堆头的叙述中去找,然而我把她的叙述迅速想了一遍,还是一片茫然。
    而白素又不在身边,不然她心思比我缜密很多,应该会有头绪。在这样情形下,最好的方法当然是催促赛观音快点把究竟发生了甚么事情说出来。
    我不问她究竟做了些甚么,因为我有经验,知道她根本不理会人家的问题,不会回答。所以我装成已经猜到了她曾经做过甚么,现出一副很惊讶而且略带责备的神情,提高了声音,有点大惊小怪地道:“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
    我想我这样说,可以使赛观音认为我已经知道她做过甚么,她就会把做过的事情说出来了。
    谁知道我自作聪明,弄巧成拙。
    赛观音一听,反应确然十分强烈,她双手掩住了脸,身子剧烈发抖,声音发颤,道:“那……那……怎么好……于放过去之后,我每天都想跟他去,可就是不敢……怕在黄泉路上,他还是不原谅我……现在我眼看拖不下去了……我……他一定不会原谅我……我们约好生生世世都做夫妻的……他一定不肯再和我……”
    她说到这里,竟然哽咽到了再也难以说下去的地步!
    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同时也很欣赏他们的这份夫妻之情。
    赛观音所说的话无边无际,我也只好用同样性质的话来回应,我道:“这一世是这一世,下一世是下一世,这一世发生的事情,随着这一世结束,就一笔勾销了。”
    我实在只是顺着她的意思随便说说的,想不到老人家却认了真,她顺了顺气,道:“不对,若是这一世的事情都勾销了,下一世我们怎能再做夫妻?”
    面对这样的纠缠不清,我实在不知道该怎样才好。
    我想恐怕我没有办法对付,还是赶快把白素找回来,让她去应付赛观音的好。而且知道我们身份的于是,在情绪极端激动的情形下离开,究竟是不是会发生意外,我也很关心。看到赛观音完全没有把事情说清楚的意图,我不再理会她,向门口走去。
    我才走出了两步,就听到身后赛观音用十分难过的声音道:“我不是想要这样做……我当时只想到死……我已经套上了脖子,是……军师娘子……”
    赛观音这两句话是在自言自语,然而却将我留了下来。
    因为我听出在这两句话中,大有文章!
    首先可以知道一定发生了很大的变故,以致赛观音要用上吊的方法寻死。其次一开始她就曾经问过我,是不是知道军师娘子这个人。我一直想不通赛观音和军师娘子之间有甚么关系,现在这个谜团总算解开了,原来是赛观音在上吊寻死的时候,军师娘子出现,当然是军师娘子救了赛观音。
    不过我所知道的,也仅此而已。
    赛观音这时候放下手来,叹了一口气:“事情来得太突然实在太突然……不是我的错……是老天爷要这样做……可是只有我一个人活了下来,实在没有法子交代,才只好寻死!”
    她像是在对我说话,又不像在对我说──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只要她往下说,就必然离她心中的秘密越来越近,我必须耐性听她说下去。
    我慢慢地走了回去,接下来的时间,大约有两小时左右,赛观音断断续行叙述往事,可能由于心情激动,她的叙述显得相当紊乱,经过了整理,我将她所说的记述如下。
    原来这个计划十分完善,受特别待遇的孩子,根据年龄分成几部份,赛观音负责照顾的是从初出生的婴儿到两岁。而由两岁到七岁,七岁到十二岁,以及十二岁之后,又分别由别的单位负责,或者分配到愿意收养他们的家庭中去──当然有资格可以收养这类孩子的家庭,都不会是普通家庭,而属于高级以至最高级的家庭。
    赛观音带着一连女兵,负责照顾的幼儿,有二百零三名──幼儿的数目当然随时会增减,在几十年之后,赛观音还记得的这个数字,是发生那次可怕的意外时的人数。
    在那次意外发生的时候,他们全体人员,都在山上,住在一间破庙中,他们在那里渡过了严寒的冬天,那里远离战火,很是安全,虽然生活环境恶劣,可是他们克服了种种困难,把幼儿照顾得十分好,没有一个夭折。
    冬去春来,春雷响起,下了好几场大雨,由于他们早有准备,把庙顶破漏之处修好,所以一点没有受影响,反而因为下雨,山中的溪涧有了潺潺流水,解决了他们最困难的用水问题,使得他们的工作更顺利。
    本来为了安全,组织规定最多半年一定要转移地点、以免被敌人发现,损及未来国家主人。
    这几天本来已经到了应该转移的时候,可是所有人都觉得这里环境很好,而且安全,所以决定继续住下去──那需要报告上级,等上级批准。
顶一下
(10)
52.6%
踩一下
(9)
47.4%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