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偷天换日(24)

时间:2014-01-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这时候在两旁高处的日军,在不断地呼叫声中,发射照明弹,把整个战场照得很明亮。
    赛观音虽然说是土匪头子,可是也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大规模屠杀场面,她紧紧地握住了于放的手,几次想奔出几步,捡一支枪回来,至少在临死之前,还可以杀敌,可就是不舍得松手,唯恐一松手,从此就再也没有机会握住于放的手了。
    一直等到有一小队日军,来到了他们躲藏处的近前,于放才大叫一声,跳出来,举枪就射。
    以他的枪法来说,只要他扳下枪机,在他大约十五公尺前的那七八个日本鬼子,就没有一个可以活命。
    可是在于放扳下枪机之后,他那柄百发百中的枪中,却没有子弹射出来──子弹已经在他被监视的时候,趁他不注意,被卸掉了。他对敌人的警觉性极高,可是却没有料到自己人会这样对付他。
    一时之间他变得如同泥塑木雕一般!
    而那一小队日军,看到他突然像天神一般大叫着跳出来,举枪发射,都立刻认出他就是传说中的那位勇不可当的娃娃营长,都慌忙后退。
    在后退中,其中两名日军:一先一后,向于放抛出了两枚手榴弹。
    而于放在这时候,竟然完全不知道闪避──自己人卸掉了他的子弹这件事对他的打击极大,使他在刹那之间失去了反应的能力。
    当时的情形,叙述起来相当长,其实当时发生的时候只是电光石火的一瞬间而已。
    两枚手榴弹向于放投过来,眼看已经到了于放面前,于放还是站着不动,赛观音看到情形不对,飞掠而出,一把抓住了离于放身前只有三公尺的一枚手榴弹,立刻反抛了出去。
    她抛出去的手榴弹,撞在另一枚接着过来的手榴弹上,两枚手榴弹一起爆炸。
    而在抛出了两枚手榴弹之后,日军也发现于放手中的枪并没有子弹,所以又喊叫着冲了过来,他们做梦都想不到,手榴弹会叫赛观音抛了回来,而且撞中了另外一牧,两牧手榴弹爆炸的时候,他们正向前冲过来,等于是过来迎接手榴弹的爆炸一样。
    在这样情形下,那一小队日军当然无一幸免。不过赛观音也因为两枚手榴弹的爆炸,而受了重伤。
    当时赛观音被爆炸的力量撞退,于放定过神来,冲过去抱住她的时候,抱到的是一个血人,赛观音伤在胸口,于放也根本不知道她伤成怎样,抱着她躲避,在死亡的日军身旁,拉下了几个急救包,胡乱将棉花和纱布向伤口塞,伤口像是永远塞不满一样。
    总算他找到了躲避的地方,日军在大获全胜之后,又清理战场,把受伤的部队官兵,一律就地枪杀──这是日本侵略军一贯的做法。
    于放终于躲了过去,当他抱着赛观音离开峡谷地带的时候,他真的以为赛观音已经死了,只不过因为于放心中,即使赛观音真的死了,他也不舍得放开,所以才一直抱着。
    幸而第二天,和日军迂回作战的于放上级部队,发现了抱着赛观音的于放。当部队才发现的时候,以为是一个疯子和一个死人,不论多少人劝说,于放都不肯放下赛观音,直到于放的师长来到──那师长就是当年于放从大凉山中冒死逃出来的时候,第一个碰到的军人。
    于放看到了师长,才哭了出来,肯放开赛观音。
    师部有医疗队,可是即使有极其完善的医疗设备,赛观音能够活下来,也是生命的奇迹──生命有的时候脆弱无比,有的时候却又坚韧之极。
    赛观音活了下来,只是在伤好了之后,在胸口留下可怕的伤痕,同时左大腿神经受创,失去了活动能力。
    当在医院病房听赛观音叙述往事,说到了这里的时候,我的眼光自然而然向她左腿扫了一下。自从进了病房,看到了赛观音之后,她一直坐着,所以我并不知道她的左腿没有活动能力。
    赛观音当然留意到了我的眼光,她淡档地道:“经过那次死里逃生之后,才知道人的身体,少了一些部份,人一样可以活下去──后来于放不是也少了一条胳膊和一只眼睛吗,还不是一样的当他的大将军。人要紧的只是脑袋,脑袋要是坏了,人也就完了!”
    赛观音忽然有这样的感慨,我只好点了点头,并没有说甚么,因为我不能确切肯定她所说的“脑袋坏了”是甚么意思。
    “脑袋坏了”可以说是人的头部受了重伤,也可以说是人的脑部忽然产生妄想。
    如果是前者,只不过是一个人的死亡,若是后者,依据妄想者的身份地位,可以形成程度不同的灾祸。
    当时我急于想听她说下去,所以没有和她讨论这个问题。
    我望着她,看她的脸,可以知道当时她伤得虽然重,可是脸上并没有受伤,也算是奇迹了。
    赛观音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继续说下去。
    在赛观音接受治疗期间,部队不断转移,大大小小的仗打了不知道多少,于放在打仗的时候,格外英勇,很快就升任团长,在团长任上,受了伤,切除了一条手臂。
    那时候赛观音的伤还没有完全好,她一直留在医疗队中,从她勉强可以行动开始,她就照顾伤病员。她虽然伤成那样,可是脸容没有改变,美女的不可思议力量在她的身上得到了体验,伤兵只要看到了她,似乎就能忘却痛楚,她成了伤病员最欢迎的人物。
    而在这段时间中,部队各级首长,甚至于中央首长,都曾经来看过赛观音,而且不知道为了甚么原因,并没有追究赛观音的出身,而自然而然接纳了赛观音成为医疗队的一份子──当时没人知道有心理治疗这回事,可是却知道赛观音在使伤病员的情绪稳定方面能够起到巨大的作用。
    以于放为例,他受伤到了医疗队,情绪本来应该极其低落,可是因为终于可以和赛观音朝夕相见,他反而很是高兴。
    就在于放疗伤期间,他向组织申请和赛观音结婚。
    在组织批准于放和赛观音结婚的时候,军长和军政委一起来到医疗队,军长就是以前的师长,是于放最亲近的上级领导。军长和政委在婚礼之后三天离去,离开前向于放和赛观音──特地是向赛观音说:“中央首长会有一项特殊任务给你,一个月之后,你向中央报到。”
顶一下
(10)
52.6%
踩一下
(9)
47.4%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