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偷天换日(22)

时间:2014-01-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赛观音还是一动不动,这个多少年来机警百出的土匪头子,自从事情发生之后,除了把身子缩成一团之外,完全不知道还有甚么别的行动可为。
    然而她的身体虽然不动,心中却是思潮翻涌,她看到于放向她叩头,心中在问:你这算是干甚么,是向我赔罪吗?若是知道有罪,为甚么要犯罪?若是没有罪,干吗要赔罪?
    在她思潮起伏间,于放又站了起来,盯着赛观音看了一眼,那眼光就像是要把赛观音的灵魂摄进他自己的脑中去一样。
    然后于放一咬牙,疾转过身去,向前就冲!
    如果不是赛观音在于放盯着她看的那一刹间,读懂了于放眼光之中发放出来的信息,动作就不会有那么快,以后的事情发展,当然也完全不一样了。
    赛观音当时接收到于放眼光中的信息,使她很清楚地知道,于放在叩头之后,就准备跳崖自杀,以谢天下。
    所以在于放向前疾冲出去的同时,赛观音也已经一挺身,疾跃而起,扑向于放,就在于放离悬崖只有一步距离的千钧一发之间,扑到了于放的背上,双臂双腿,一齐缠住了于放。
    于放身上突然多了一个人,向前冲出的势子自然缓了一缓,而赛观音又用力使自己的身子向后仰,所以堪堪在悬崖的边上,于放稳住了身子。
    赛观音喘着气,叫道:“要死,一起死!”
    于放这小子这时候福至心灵,疾声道:“要活呢?”
    赛观音回答得斩钉截铁:“一起活!”
    于放道:“就算是你愿意的,顺军法,我也难逃死罪。”
    赛欢音伸手就在于放头上重重地凿了一下,道:“你要是逢人就说我们的事情,我也饶不了你!”
    赛观音的话再明白也没有──昨天晚上的事情,只要你不说、我不说,除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之外,别人和军法处怎么会知道?
    这不但是赛观音原谅了于放的所为,而且还愿意替他隐瞒,于放当时发出了一下欢呼声,转过身,将赛观音紧趑拥在怀中,这时候自然甚么也不用说了。
    赛亲音讲到这里的时候,停了下来,好一会不出声。
    我尽量把她刚才所说的经过在脑海中化为画面,发现赛观音虽然没有说,可是当她飞跃而起,扑向于放的时候,不但是于放,她身上也不会有任何衣服的,此情此景,真可以说风光旖流,至于极点!
    所以在说完这一段之后,赛观音闭上眼,显然在享受回忆这段时光的甜蜜。
    我一面听赛观音叙述,一面很留心门外的动静,因为于是发疯一样冲了出去,虽然白素随即跟出,可是于是在激动之余会做出甚么事来,难以预料。
    而我又不敢离开病房,因为不知道赛观音甚么时候又会开始叙述,我怕错过了第一次听的机会就再也没有第二次了。她的叙述使人感到兴趣,不想错过,何况她还是没有说到主题──她所谓的大秘密。
    我只好留在病房,在赛观音闭目不语的时候,我在设想这一双男女在下山之后,会有甚么样的遭遇。我根据当时的环境,无论怎样都很难设想他们可以和正常的男女一样,在两情相悦的情形下,结为夫妇。
    当时军队之中对婚姻的限制十分严格,不是团长以上的军官,组织不会批准结婚,就算团长以上,也还有年龄限制。现在的青年人或者会说:大官可以结婚,小官就不能,岂非不公平之至。不管公平不公平,事实就是如此。
    像娃娃营长于放的条件,是官也不够大、年纪也不够大,想要向组织申请批准结婚,是连门儿都没有的事情。
    他们后来是终于成为夫妇的,是不是等到了于放够资格结婚了,才提出申请,这才成为事实的?照常理来说,应该如此,可是我却更不以为事情会照常理发展。
    因为赛观音就算是作为投诚人员,于放一个小小的营长,也不能就此将她据为己有,而必须向上级报告,听从上级的命令来处理。
    在营长上面有团长、旅长、师长、军长,还有各种各样的司令员,和各种各样的方面大员,更有中央一级的首长和领袖,这些人都有结婚的资格──像赛观音这样的美女,过得了哪一关?观乎就在差不多这个时候,一个三流电影演员,令得伟大领袖色授魂与的事件来看,我对赛观音过不了这些关口,倒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根据的。
    我相信后来一定又发生了一些甚么事情,才能令他们顺利成为夫妇的。
    我自顾自在想,想到这一双男女的前途,不免为他们忧虑,自然而然在神情上显露出来。
    我没有想到赛观音居然在留意我的神情,她也竟然猜到了我在想些甚么,她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当时我知道,他也知道,在山上是我们两个人的天地,下了山之后,就完全不知道命运会做甚么样的安排。我们没有商量,谁都不提下山这回事,而留在山上,过了九天… ”
    她说到这里,又是很长时间的回忆──那九天,可想而知必然是她和于放两人一生之中最值得回忆的时光了。
    赛观音在过了至少十分钟之后,才又继续:“如果不是部队的教导员和副营长带着人上山来找,我们自己也不知道会在山上多久……如果……可以……我看呆上一辈子都有可能!”
    教导员和副营长找上山来,虽然赛观音和于放都在表面上装得很好,像是甚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只说这些日子,两人一直在山上斗争,刚好赛观音被于放说服,决定投诚,于放正要带了她下山。
    可是别说那教导员是老资格的政治工作者,这种话骗小孩子都骗不过去。
    不过当时教导员和副营长以及上山来的人,都没有说甚么──他们一看到赛观音,就个个傻了眼,这其实是很正常的反应,至于看到了赛观音之后,在傻眼之余,心中动了些甚么念头,也就不必深究了。
顶一下
(10)
52.6%
踩一下
(9)
47.4%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