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偷天换日(21)

时间:2014-01-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赛观音还是木然,于是叫道:“如果是他强奸你,你为甚么不反抗?”
    赛观音谁都不看,缓缓地道:“他力大无穷,我没有能力反抗。”
    于是立刻反斥:“你胡说!”
    赛观音显出十分深切悲哀的神情,道:“我没有胡说,在那疯狂的十年,你有类似的经历,你反抗了吗?你反抗得了吗?”
    赛观音这两句话说来甚至声音很低,可是于是听了之后的反应,简直如同遭到了雷劈一样,整个人跳动了一下,然后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转身向外就冲。病房的房门关着,她竟然不知道把门打开,而重重地撞在门上!
    在撞了一下之后,她又发出了一下呼叫声,也听不清楚她在叫些甚么,这才打开门,冲了出去。
    在赛观音和于是母女二人冲突越来越尖锐的时候,我和白素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如何阻止才好,这母女二人像是两个星球上的人一样。她们之间这时候爆发的冲突,绝不是偶然事件,而是经年累月,由不同的思想方法所积聚起来的结果,我和白素都是外人,对其中的恩恩怨怨虽然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可是想化解她们之间的冲突,却完全无从着手。
    赛观音最后所说的那句话,听来好像很平淡,可是实际上内容不知道包含了多少屈辱和痛苦──在那疯狂的岁月里,于是完全没有保护自己的力量,也不会有力量去保护她,而她又是那么美丽,在人疯狂到了和兽没有分别的环境中,她的遭遇是如何悲惨,实在可想而知。
    从于是奔出去之后赛观音表情痛苦这一点来看,做母亲的实在不想揭开伤疤,不想女儿再因为往事而产生椎心之痛。可是女儿对她这个做母亲的如此反感,而且还提出了这样严重的指控,她就不得不指出一个事实:在当时的情形下,她实在没有反抗的能力。
    至于于是反应如此强烈,是不是在赛观音的预料之中,我不得而知。当时事情突然发生了这样的变化,我首先想到的是:于是已经知道了我们是谁,她这样情绪激动他冲出去,必然引起注意,若是她一时口快,说破了我们的身份,对我和白素来说,却是天大的麻烦!
    我心念电转之间,立刻想要白素追出去,见机行事,然而还没有等我使眼色,白素已经有了行动,身行一闪,从于是出去之后,还没有关上的门中,穿了出去。
    我吸了一口气,等候事情的发展。
    这时候,葫芦生仍然站在一角,一动不动。而赛观音也一动不动地坐着,整个病房中的空气好像凝结了一样,十分怪异。
    过了好一会,赛观音才长长吁了一口气,也不理会刚才曾经发生过甚么事情,也好像白素和于是仍然在病房中一样,自顾自说当年发生的事情。
    在她一开口又说往事之际,我很想请她等一等,就算于是不喜欢听,至少等白素回来再说。不过我又恐怕若是打断了她的话头,会妨碍她的回忆,所以并没有出声,由得她说下去。
    她先从当时事情发生之后自己的感觉说起。
    原来那时候赛观音已经三十七岁,比于放大了十七岁之多。可是在外形上,二十岁的于放是一条高大壮健威风凛凛的大汉,而赛观音却是娇柔万分、秀丽无俦的姑娘。
    赛观音虽然早就在江湖中打滚,在她身边的全是粗豪横蛮的强盗,可是赛观音自然有方法在他们之间周旋,当年连心狠手辣到了毒刃三郎这样的狠脚色,虽然一心想得到赛观音,也没有敢对赛观音用强。
    所以赛观音虽然身在绿林,在男女关系上,可以说守身如玉,绝没有任何男性和她有过亲密的关系。
    赛观音自己也做梦都想不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她当时并不是不想反抗,可是她自己也不知道为甚么当她想反抗的时候,会全身发软,一点气力都使不出来。
    当于放在狂暴之后离开,她就一直把身子蜷缩成一团,仿佛想把自己挤成一粒微尘,就此消失在空气之中。
    在黑暗中,她听到于放粗重的呼吸声,呼吸声一直没有平静下来,由此可知,于放在事后,在精神上并没有任何放松,而是一直处于极其紧张的状态。
    赛观音在那时候完全没有法子去想自己的事情,一片紊乱的脑中反而去想于放的事情。
    她知道于放所属的部队,和那些乱七八糟草匪难分的部队不同,一向以纪律严明著称,像于放刚才的行为,一被觉察,哪管你是屡立战功,令敌人闻名丧胆的战斗英雄,照样也要判死罪,吃枪毙!
    在天还没有亮之前,天上的乌云渐渐散去,就着星月微光,赛观音可以朦腚胧胧看到于放抱着头一动不动坐在悬崖旁的背影。也仿佛可以看到在于放宽阔壮健的背上,有被她刚才用指甲抓出来的血痕。
    照说在这样情形下,赛观音应该只想到自己的遭遇,可是事实上她却不断地翻来覆去地在心中对于放说话,她说的是:小伙子,你准备怎么办?你准备怎么办?
    两个人就这样耗到了天亮,当朝霞和没有散尽的乌云纠缠在一起,形成绝不调和、正反对比强烈的奇景,而当第一线阳光出现的时候,根本不理会是不是调和,就那样毫无顾忌地冲了过来。
    赛观音的视线一直在于放的身上,她这时候看到于放身上,不但有被抓出来的血痕,而且手臂上和肩头上,还有许多深深的被咬过的牙印。
    赛观音在这时候完全不应该地忽然有很滑稽的感觉──这些痕印,证明自己不是没有反抗过,可是为甚么反抗不成功,事情还是发生了呢?
    正当她在这样想的时候,只见于放的身子忽然震动了一下,霍然起立,而且转过身,向赛观音走来。
    其时于放赤身裸体,赛观音还是望着他,并没有避开眼光。
    于放来到赛观音面前,吸了一口气,突然跪下,向赛观音叩了三个头。
    山上的岩石坚硬嶙峋,于放在叩头的时候出了死力,当他叩了头,抬起头来的时候,额头上鲜血并流。
顶一下
(10)
52.6%
踩一下
(9)
47.4%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