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偷天换日(20)

时间:2014-01-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我终于决定把这故事记述出来的原因是:这故事本身,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故事非常有趣,而且极富传奇性,这合乎我记述故事的原则。
    其次和故事有关的人物,个个性格鲜明,非常能够反映现实环境──使人们明白这种环境灭绝人性的可怕,是说故事者应有的理念,必须尽量表达,而通过这个故事来表达,再现成不过,有这样的机会,当然不可放过。
    见到了罗开之后,我当然第一时间,就向他询问有关夜视异能这回事。
    罗开回答得很轻松:“那有甚么稀奇!我们族人之中,只要是好的猎人都有这样的本领,只是本领高下程度有所不同而已。生物之中有很多都有夜视能力,野兽有、鱼类有、鸟类有,人当然也可以有,我们族人的眼睛比较大,你不觉得吗?”
    他说着,就睁大了眼睛向着我,叫我看仔细。他的眼睛其实并不很大,可是瞳孔却明显大得异乎寻常,而且有异样的光芒闪烁,很是特别。
    这还是难以令我完全信服,我要求他证实,他居然很谦虚,道:“夜视这种本领,后天虽然可以训练,可是主要还是靠先天有优异的生理结构,我在先天上的结构,只不过是中等程度。而照你所说的情形来看,那位大将军的先天优异,应该属于超等。”
    罗开虽然说他自己只属于中等,可是接下来在我完全看不到东西的暗室中,罗开可以清楚地看出我的任何动作,当然他无法在黑暗之中看书,可是图片却难不倒他。
    如果于放的夜视能力和罗开一样,那么在黑暗之中,赛观音和于放动手,吃亏之大,可想而知。
    在确定了赛观音叙述中这一段的正确性之后,可以推断她整个叙述的正确性,这一点相当重要,也是我不嫌其烦详细说明的缘故。
    言归正传,却说当时赛观音越动手越觉得不对头,可是这时候于放已经完全控制了局面,赛观音骑虎难下,心中连连叫苦,大是气馁,仗着武术高强,所以还能勉强支持。
    然而也支持不了多久,于放先是围着她打转,赛观音只好跟着打转,百儿八十个转打下来,在黑暗之中,早已晕头转向,哪里还分得出东南西北。
    而在打转之间,于放反而将赛观音引到了悬崖遑上,然后他突然改变了打转的方向,由顺时钟变为逆时钟,赛观音在仓卒之间,跟着改变,脚步踏岔,一脚踩空,身子一斜,就向悬崖跌出去。
    这一切在赛观音来说是意外,而对于放来说却是完全在他控制之下的事情。这时候如果于放不是一心要活捉赛观音,由得赛观音跌下去,自然也就不会有以后的事情了。
    而于放既然存心活捉赛观音:早已有了准备,赛观音身子一斜,发出了一声惊呼之际,于放已经伸手,向赛观音手腕抓去──那时候赛观音为了努力要平衡身子,双手向上举,于放可以很容易就把她抓住,将她拉向前,然后趁她还没有定过神来的时候,在她后颈上重重一击,将她打昏过去,就可以将这个江湖著名的女土匪头子手到擒来了。
    于放算得很准,可是他却没有料到赛观音在那么危险的情形下,还是没有放弃反抗。
    于放伸手抓向她,赛观音一觉察,竟然立刻反手一掌,将于放的手拍开。
    这一来,于放没有能够将赛观音抓住,赛观音身子想掉下去,已经成为定局。于放也不禁大叫一声,他动作快绝,右手才被拍开,左手立刻闪电也似向前抓出,在这种紧要关头,他当然完全无法考虑抓向何处,只求可以抓到赛观音,这一抓,却恰好抓在赛观音的腰际。
    其时,赛观音的下坠之势已经形成,力量相当大,于放抓住了之后,用力一扯,只听得裂帛之声过处,赛观音的上衣下裳,全被撕裂。
    盛暑天时,衣服本就单薄,前半幅被撕开,后半幅自然落下,而赛观音的下坠之势,也亏得这一扯而止住,身子反而向前扑来。于放就在她的身前,所以赛观音自然而然就扑进了于放的怀中。
    在这个时刻,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当晚和赛观音动手之前,于放做了充足的准备,他赤膊上阵,在身上涂了油,本来是为了知道赛观音身手了得,这样做可以减少被赛观音抓住的机会。然而阴错阳差,这时候赛观音扑进了于放的怀中,于放怕她再掉下去,自然而然把她紧紧搂住,这一双青年男女,就变成了赤裸裸地紧紧相拥在一起了。
    赛观音挣扎,于放身上搽了油,这一挣扎,对于放来说,紧靠的摩擦,实在是天地之间最无可抗拒的诱惑!
    赛观音美丽动人至于极点,于放和她在过去几天虽然生死搏斗,可是静下来的时候,想起赛观音的动人之处,也不免心动,要努力克制,然而血气方刚的青年男子,总难免有些非非之想。
    这时候玉人在抱,而且刚才赛观音衣里被扯脱之时,于放曾经在一瞥之间,看到了赛观音雪白晶莹的身子,而这样的身子现在就在他的怀中,于放生理正常,心理也正常,在这样情形下,接下来自然发生正常的事情。
    事后,于放双手抱住了头,在悬崖边上,一直坐到了天亮。赛观音蜷缩在一旁的草丛中,一动也不动。在经过了刚才的天翻地覆之后,天地间的一切仿佛都静止了,连夏虫鸣叫的声音都听不到,只有天际穿过密云颤动的闪电,还是活的。
    当赛观音说到这里的时候,她本身神情十分平静,好像是在叙述别人的故事。
    而她和于放之间,竟然事情会有这样的发展,很出乎意料之外,我和白素都尽量保持不大惊小怪。不过于是却越听神情越激动,终于尖声叫起来:“你是说爸爸强奸了你?!”
    赛观音没有回答,而且脸上表情木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也正好在想,当年伏牛山上发生的事情,是不是可以算是于放强奸了赛观音。
    在一开始的时候,于放显然用强,可是后来呢?
    这问题看来只有当事人才能回答,而看现在的情形,赛观音显然并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
    于是神情越来越激动,问了几次没有得到回答,她厉声道:“不是爸爸强奸你,是你勾引他!”
顶一下
(10)
52.6%
踩一下
(9)
47.4%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