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偷天换日(11)

时间:2014-01-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葫芦生愣了一会,才点了点头。
    这时候我们已经走进了医院大堂,我立即发现情形很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并没有甚么隆重的欢迎场面,来来往往的人很多,都只向于是打招呼,看得出来于是的人缘好到极点。
    医院中人,当然应该知道会有降头术大师来临,可是他们最多向我们投以好奇的眼光而已,有几个看来像是医生模样的人,更是连正眼都不瞧我们。
    这种情形,显然是医院上下,对于请降头师来治病这件事感到难以接受、十分反感的缘故。
    这也是很正常的现象──医院上下受的是唯物主义实用科学的教育,和神秘、属于玄学范畴的降头术自然格格不入。若不是提出要降头师来治疗的病人地位高,只怕我们根本进不了医院的大门。
    这种情形对我们来说,相当有利──在赛观音需要对葫芦生进行密谈的时候,至少不会受到干扰。
    进了升降机,旁人望着我们,更是神情不屑,好在葫芦生精神恍惚,完全没有注意人家对他的态度。
    到了七楼,出了升降机,看到几个显然是属于便衣警卫人员在走来走去,有两个还公然在吸烟。
    这些人一脸唯恐他人不知道他们特殊地位的神色,不过看到了于是,态度极好,大声招呼,有一个道:“老人家今天精神好像很好。”
    另一个笑得很轻佻,道:“降头师真灵,人还没有到,病人就有起色了,哈哈!”
    我看到在那人自以为很幽默的时候,葫芦生瞪了他一眼,我心中感到好笑,颇有幸灾乐祸之意,知道此人必定会吃苦头。那完全是他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有一种人,对自己完全不了解的事情,无知地妄加非议,这种行为,最是无知,应该受点教训。
    我们走到走廊尽头的一间病房门口,还没有推开门,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下惨叫,接着就是许多人问“怎么了”的杂乱声音。
    我们回头看去,只见刚才口头上占了便宜的那人,还在不断惨叫,在地上打滚。
    这当然是葫芦生做了手脚,难得的是葫芦生这时候完全像是没事人一样。
    我和白素忍住了笑,于是神情很古怪,她显然想到了是怎么一回事,可是却又不愿意相信,所以才会有这种表情。
    她想说甚么,却又没有开口,伸手敲了敲门,就推开了门,请我们进去。
    门一推开,我就看到了病房中的情形,一看之下,我怔了一怔,里面的情形和我脑中事先设想的情形完全不同。
    我事先设想的是:一个老妇人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了各种各样的管子,死神已经在她身边──这是末期癌症患者的正常情形。
    可是这时候我看到的是一个老妇人,正坐在沙发上,身边有两个护士,正在替她捶骨。
    这老妇人当然应该是老妇人,可是我实在不能肯定她是不是老妇人──这时候的感觉,如实记述出来,看起来更是语无伦次,然而当时感觉确然这样紊乱。
    那老妇人是好端端地坐着,并不是软瘫在沙发上,她的脸色虽然十分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可是配合她的一头银发梳成的发髻,却又出奇的调和,使人感不到死亡的阴影,只感到非常安宁的静止。
    她的脸上当然有皱纹,可是配合她秀丽的脸和她那双顾盼之间,仍然神采流转的眼睛,也显得十分和谐。
    这是难以形容的容颜和神态,总之是使人一看就觉得舒服无比,所谓“如沐春风”,大抵就是这种情形了。
    我和白素互望了一眼,大家都知道对方心中在想些甚么,想的是,早知道这赛观音是出色人物,可是无论如何设想,也想不到她出色到这种程度!如果早知道这样,再不愿意、再要冒险,也要前来。如果错过了和她会面的机会,实在是一大憾事!
    葫芦生在看到了这种情形之后,用力伸手推开了我,步跨进了房间,赛观音立刻向他望来。
    赛观音的眼光非常柔和,她虽然只是望向葫芦生,可是在旁边的我,却也可以领略到她眼光中的那种就算千言万语都无法说得清楚的感觉。
    在赛观音的目光下,葫芦生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直视赛观音,神情激动,说不出话来。
    赛观音先开口,她未语先笑,笑容十分可亲,而且动人,很难想像她年轻的时候笑容会怎样,现在就使人感到不论她说甚么,接着这种笑容而来的话,必然也会极其动听。
    这种感觉,实在是非理性之极,可是面对这样的笑容,谁还会去理会自己的感觉是不是理性。
    接着,赛观音缓缓摇了摇头:“小兄弟,你老了!”
    葫芦生这才继续向前走,到了赛观音身前,蹲了下来,又望了赛观音半晌,才道:“大姐姐,你也老了,不过还是那么好看。”
    赛观音笑了起来:“上次伏牛山会后,到如今,有六十年了吧?”
    葫芦生的回答很令人吃惊,他道:“五十七年九个月零三天!”
    赛观音现出一副爱怜的神情,伸手在葫芦生头上轻轻拍着,她的声音也很激动,不断地道:“小兄弟,你真是……小兄弟,你真是……”
    这情景相当动人,也由此可知赛观音在葫芦生心目中的地位。相反来说,葫芦生在赛观音的心目中,显然没有这样的地位。不过葫芦生绝对不会在乎,在他的有生之年,还能够再见到赛观音,他已经心满意足了。
    赛观音又很感叹地道:“五十七年……五十七年……发生了多少事情啊!”
    从这时候向前推五十七年,对葫芦生来说,可能并没有甚么特别的感觉,因为他离开中原之后,一直在修习降头术,外面世界发生甚么样变化,他完全不知道。
顶一下
(10)
52.6%
踩一下
(9)
47.4%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