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偷天换日(10)

时间:2014-01-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蓝丝通知有关方面,葫芦生要带两位助手,很快就有了答覆,对方说是没有问题,立刻派专机来接人。
    听说对方准备了这样的阵仗,我不禁愕然──赛观音虽然是大将军的妻子,可以享受高级待遇,可是也不应该高级到了这种程度!何况大将军早已去世,所谓“人一走、茶就凉”,她实在没有理由还受到这样的重视。
    我知道其中一定还有我不知道的原因在──后来事情的发展,证明确然另有原因,这是后话,表过不提。
    等到我们上专机的时候,情形更是隆重,大使亲自来送行,葫芦生打扮得隆重──是降头师出现在最大的场面上的装扮,我和白素比较普通,力求看起来不起眼,而我们的皮肤也经过了特殊处理,变得很黑很粗,再经过了化装,相信就算白老大在我们面前,也不会认得出来。
    大使馆有专门人员陪同,在航程中对葫芦生恭敬之极,可是却绝不多口,问到有关患者,总避而不答。
    只是告诉我们,一到目的地,立刻就到医院,因为患者随时可能死亡,所以一分钟都不能浪费。又问葫芦生需要准备些甚么东西。
    我们早就商量好了对策,所以葫芦生的回答是:“甚么都不需要,只需要一个绝对不受任何干扰的环境,在这个环境中,只可以有我和两个助手,以及患者。”
    陪同的外交人员走开去通讯联络,过好一会才回来,道:“患者坚持女儿要在场。”
    葫芦生早就知道我们假设患者可能是赛观音,他很是兴奋,可是又恐怕万一不是,所以很是患得患失,这时候一听得对方这样回应,我相信他心中一定高兴得在狂呼乱叫!不过他毕竟是老江湖,表面上不动声色,还假意考虑了一会,才道:“可以──不过再也不能有别人了。”
    陪同人员连忙答应。
    这时候我真想问一问那位看来像是高级知识份子的陪同人员,他是不是相信降头师可以治疗末期肺癌,不过当然我没有问出口。
    后来我和白素讨论到了这个问题,白素说:“当时那人是不是相信,我不知道。不过整个特权阶层,尤其是最上层的一些人,对于特异功能特别相信──他们都七老八十了,自然而然会希望有超能的力量使他们可以一直活下去。这方面的幼稚心态,从秦始皇找长生不老药起,一直都是特权阶层的梦想。赛观音肯定很了解高层人物的心态,所以才提出要葫芦生来治疗,这正是投其所好,所以才会得到批准。”
    我哈哈大笑:“想得真好!要是葫芦生能够有成积,当然会被当成最高贵宾来对待了!”
    那时候对于赛观音为甚么如此了解上层特权人物的心态,早已知道,所以并不感到奇怪。
    飞机到达目的地,降落在一个军用机场,立刻就有豪华轿车驶过来,车头上甚至于插着两国国旗。
    车子直驶到警备森严的医院,还没有下车,我们就看到了于是女士,在门口等待。
    葫芦生一看到了于是,整个人震动了一下,口中发出了一阵古怪莫名的声音,望定于是,双眼发直。
    我碰了他一下,示意他注意行为。葫芦生向我苦笑,吸了一口气:“乍看,很像,看仔细了,不如她母亲,赛观音更美……美多了!”
    葫芦生本来显然还想发表议论,不过我和白素立刻制止,葫芦生连吞了几口口水,总算没有再说下去。
    车子停下,于是过来开车门,还没人下车,她就自我介绍:“我是病人的女儿。”
    车门打开之后,葫芦生先下车,他虽然说于是“和她母亲差远了”,可是自从于是出现之后,他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于是,这时候他一面下车,一面双眼还是直勾勾地望着于是。
    这种样子当然非常不礼貌,可是多半于是早已习惯人家在她面前会有这种失常的举止,所以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我一直以为神通广大的降头师对于人身体的所知之多,没有任何一门实用科学可以比得上,所以自然而然以为降头师在思想、情绪上的控制,也一定有一套特别的本领。谁知道大谬不然,葫芦生接下来的行动证明了这一点。
    他抢着下车,于是在打开车门之后,向旁退开。葫芦生下车之后,根本决不定是该向于是走过去,还是向前走。看他的身子摇摇晃晃,好不容易才向前跨了一步,仍然望着于是,在他面前是石阶他也没有看到,一脚岔空,身子仆向前,竟然摔了一大跤,直摔得狼狈不堪,好一会起不了身。
    我赶着下车,于是已经过去,去扶葫芦生。这时候葫芦生的样子,哪里像是来替人施展特异功能治疗的大降头师,看起来他自己十足像是绝症患者。
    他脸色苍白、呼吸急促、四肢发软、身体颤抖、双眼发直,虽然还不至于口吐白沫,可是口角也有些不知名液体在闪光。
    看这种情形,于是越是去扶他,他越是糟糕,所以我急忙过去,搂住了他的身体,把他扶了起来。
    白素也下了车,有意无意地站到了于是的身前,阻挡了葫芦生的视线,葫芦生出了窍的灵魂,这才算是又回到了身体里面。
    我狠狠地瞪着他,凌厉的眼光又使他清醒了一些,他喘着气,叽哩咕噜,不知道说了些甚么。
    白素很是机警,立刻向于是道:“大师说你像极了他许多年之前认识的一位朋友。”
    于是立刻道:“那一定是我母亲──她说过,早就认识葫芦生大师,这才大费周章,把大师请来的。”
    白素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就把葫芦生的失态解释了过去,这时候葫芦生毕竟是降头术大师,他也回过了神,顺着白素的话,连声道:“真像!真像!”
    于是忙道:“大师既然早和家母相识,再好不过,请跟我来。”
    葫芦生显然是由于想起很快就可以见到赛观音,所以又兴奋起来,身子又开始摇晃,我紧紧扶着他,在他耳边低声道:“你要有心理准备──赛观音已经九十六岁,而且是垂死的病人。”
顶一下
(10)
52.6%
踩一下
(9)
47.4%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