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异种人生

时间:2013-12-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卫斯理系列全集(在线阅读)  >   异种人生


    这个故事想像的成份极高,甚至于可以提出一个疑问:这算不算是一个故事?
    然而这当然是一个故事,一个可以提供无穷想像的故事。
    希望这故事可以成为实实在在的事实──不论是在多少年之后都好。

    第一章 似曾相识


    人和人交往久了,互相熟悉,很多时候不必通过语言,就可以知道对方的心意,就算不能知道百分之百,也可以知道大概。
    这种情形当然不属于“心灵交通”,而只是通过对方的身体语言和表情,而揣测到的结果。当然是双方越是熟悉就越是见效,陌生人之间就很难有这种现象。
    所以当我看到温宝裕从进门开始就显露出那种古构怪怪的神情时,我就知道他这次来必然又是有甚么事情来求我了。而且这事情一定是我不愿意做的,所以感到难以开口。
    在开谈了一会之后,他虽然甚么也没有说,可是我已经可以进一步肯定事情必然和他的令堂大人有关,九成是他的令堂大人又有了甚么异想天开的要求,要他来找我去做,温宝裕明知道必然会在我这里大碰钉子,可是却又慈命难违,所以就算尴尬,结果还是会硬着头皮说出来,在这段将说未说的过程中,他的身体语言清清楚楚在告诉我他心中的无奈和矛盾。
    他的这种情形,从最早温妈妈要他来找我去替一家少年芭蕾舞学校开幕剪彩算起,至少有三次以上。
    看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的尴尬情形,实在十分有趣──此人平时完全不受任何规范限制,口没遮拦,说话老气横秋,没有上下大小,上海人打话,叫做“老茄茄”,广东人说法,叫做“牙擦擦”,也只有在这种情形下,才会使他感到为难,而他又竭力在掩饰,所以格外好看。
    我看了一会,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温宝裕苦笑:“幸灾乐祸是很坏的行为。”
    我笑道:“不能一概而论,也要看这灾祸发生在甚么人的身上!”
    温宝裕悻然:“如果我面对的是真正的好朋友,我根本没有任何困扰!”
    他显然知道我已经看穿了他的心意,而居然还敢口出恶言,其居心当然是在使用“激将法”──古语有云:“请将不如激将”,只要我上当,他就得其所哉了。
    我伸了一个懒腰:“说得很对,你应该报到你真正的朋友那里去,而不应该来我这里。”
    我这一记“闷棍”打得他半晌说不出话来,不断眨眼,想哭又不好意思,想笑又笑不出来,表情之生动,使我再度大笑。
    温宝裕连声音都变了,他终于想到了一句话,叫了出来:“我以为你是我真正的好朋友!”
    我笑道:“真正的好朋友是双向的,我是你真正的好朋友,你也一定是我的真好朋友,明知道我不愿意做的事情,就不应该勉强我去做。”
    温宝裕神情苦涩,摊了摊手:“不但你不愿意,不但我知道你不愿意,连我也不愿意,可是吩咐下来不能不听不能不答应不能不做不能不来试一试啊!”
    我从来没有听过一句话之中有那么多“不”字的,而温宝裕居然一口气说下来,流利之极,真不容易。
    我知道他故意这样说,有扰乱视听的作用,我只要接上口,说他确然应该试一试,让他有机会把他的要求说出来,我再要拒绝就变得困难了。
    所以我不能给他这个机会。
    我很诚恳地道:“小宝,为人儿女,应该孝顺,可是令堂花样实在太多,而且全部既无聊又无趣,你应该在她吩咐你的时候就告诉她,而不是盲目顺从她的意思。”
    温宝裕一面听一面很快的眨眼睛,神情古怪之极──我立刻知道我一定说错了甚么,可是一时之间又实在想不出我的话有甚么说错了的地方,所以说完之后,我的神情也不免古怪。
    我们各以古怪的神情相对,温宝裕忽然手舞足蹈哈哈大笑,叫道:“事情和我母亲无关!”
    我一听,知道自己料错了,可是却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只要事情和温妈妈无关,总好办。
    我笑道:“事情和令堂无关,不妨说来听听。”
    温宝裕大喜,不过立刻他又装出小心翼翼的样子,道:“不过事情和我父亲有关──”
    他像是怕我听了和他父亲有关之后也立刻拒绝,所以不等我有反应,就接着道:“──他要见你,说是有重要的话要对你说。”
    温宝裕的话我听得清清楚楚,可是一时之间却会不过意来──实在是由于温宝裕父亲这个人在我的印象之中太模糊了,模糊到了接近不存在的程度,所以我自然而然冲口而出,道:“他会有甚么重要的话要说?”
    这句话出口,我不禁很不好意思,我自问毫无看不起温爸牧的意思,可是这样说,当然十分欠缺尊敬的成份,当着温宝裕这样对待他的父亲,很是无礼──朋友之间尽管熟悉,可以开玩笑,可是不能无礼,所以我立刻表示歉意:“请令尊来,我随时恭候。”
    我答应得如此爽快,温宝裕应该大大高兴才是,可是他听了之后却更加愁眉苦脸,欲言又止。
    我这时候真是无法知道他在想些甚么了。
    过了一会他才叹了一声:“就算是我妈妈,我带她来看你,你也不至于闭门不纳吧!”
    我刚想说“千万别试,真有可能”,话还没有出口,陡然想起:温宝裕这样说是甚么意思?

顶一下
(3)
42.9%
踩一下
(4)
57.1%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