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白骨上的秘密(3)

时间:2013-12-0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那多 点击:

《凶心人》全文在线阅读  >  白骨上的秘密(3)

  何运开看着站在朱自力身后的几条人影,重重地“哼”了一声,松开了朱自力的背包,转身走开。
  我和梁应物对望了一眼,彼此都忧心忡忡。我看着朱自力手里的那根白骨,百年前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事,刚刚开始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最高等的教育,再昌明的社会,人骨子里的丑恶,还是一样抹不去。或许,那并不能叫丑恶,只是动物的生存本能吧。
  朱自力把白骨扔掉,郑重地把背包背在身上,恐怕他再也不会把背包从背上解下来了。远远的,我看到朱自力正在端详自己的手,刚才他拼命地握着骨头,手上也沾了磷火,发出淡淡的绿色光芒。只是就这么点沾在手上的磷光,为什么他看了又看,直把自己的左手手掌凑到了眼前?
  正当我对朱自力在现在的处境下还能保持这样旺盛的好奇心感到奇怪的时候,朱自力忽然发出一声惊叫,弯腰寻找了一阵,重新把他刚才扔掉的那根白骨捡了起来。
  我心里一震,难道说,他和梁应物一样,也发现了当年人吃人惨剧的蛛丝马迹?
  “有字,骨头上有字。”朱自力一声喊,让所有人都大大吃了一惊,并且迅速地向他聚拢过去。
  那根粗大的腿骨上刻着几十个字,每个字约有小指甲盖的一半大小,如果不是刚才朱自力因为自己的手发光,而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发现印在手掌上的字的痕迹,恐怕我们到死也不会知道这刻在白骨上的秘密。
  “第18天了,还有67个,疯了的鲍三和招娣终于被吃掉了,阿勇和鲍月还是在一起。好吧,如果你们可以一直这样的话,我就放你们出去。”
  这就是刻在这根腿骨上的文字。
  这真是太重要的线索了。我和梁应物很快就理清了几条基本的思路。
  首先,可以肯定,一百多年前在这里发生过一件惨案,这件惨案中出现了大量人吃人的事件。这虽然是我和梁应物之前想尽力隐瞒的,但到了现在,已经再也瞒不下去。
  身处这件惨案里的人,十有八九遭遇了和我们相同的情况,他们为了活下去,选择了吃人。
  最重要的是,这件惨案有一个旁观者,就是在白骨上刻下这些字的人。而这个人有着让人走出去的能力,很可能此人就是制造惨案的元凶,掌握着甬道的秘密。
  而一百多年前的事件里,好像还有两个中心人物,就是那两个叫阿勇和鲍月的人。
  目前只能推断到这里,因为这些字透露出来的信息还是太少,但当年的那个“旁观者”可能不只刻了这一根骨头,最具可能的情况是,旁观者把人骨当成了日记簿,记下了整个事件每一天的进程。而这人骨,自然就是“鲍三”和“招娣”等被吃掉者的残骸。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从这满洞的白骨中,找到其他写字的骨头,把当年的事件完整地挖掘出来,或许脱困出洞的钥匙就在其中。
  所有的人立刻行动起来,先从那堆照明用白骨中找出了能提供足够磷火照明的骨头,然后开始对整个白骨洞进行地毯式的搜索。
  我拿的也是一根大腿骨,冰凉冰凉的,还有点不知是什么的残渣附着在上面。堆成山的白骨,需要检查的骨头数以万计,不知要多久才能查完。而这种检查需要非常仔细的观察,要来回用手翻弄白骨,我倒还好,那些女孩恐怕够呛得很。不过生死攸关,硬着头皮也只能上了,像费情,是一边青着脸干呕着,一边把一根根骨头拿到眼前细看。
  好在很快就找出了一个能让我们速度加快的法子——只有大骨头上才可能刻下文字,最多的是大腿骨、头骨和胯骨,像肋骨等小一些的骨头,可以直接略去。
  在搜索的过程中,我心里不断闪着一些疑问,比如说,那个“旁边者”是如何做到旁观的,当年的情况一定非常混乱,就算是最强壮的人,都没办法保证自己在下一刻的安全,怎么可能还有人能安安心心在骨头上刻下这么多的字,却不被别人发现?这种绝对能生存下去的技巧,究竟是什么?
  整整一个晚上的搜索,直到早上6点多的时候,全部写有文字的人骨,终于被从数万的骨头中找了出来,分别是73颗头颅,57根大腿骨,32块胯骨和11根小腿骨以及臂骨。等到我们再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整理排序,这些骨头上记载的整件事情的起因,和整个惨案历时62天中每一天的情形,都很清楚了。
  始作俑者的凶狠、残酷、变态、及其神秘莫测的能力,使关在洞里的人们在62天里血淋淋的互相残杀,原先的朋友、兄弟甚至父子母女,都在这62天里发生了或无奈吃了对方的肉以求多活一天,或亲手杀掉对方的事。眼前的森森白骨,仿佛将我们引到了百年前的那62天里,使我们在读着这一切的时候,整个人都陷入到梦魇般的恍惚中。
  刻下这些字的是一个女人,叫萧秀云。她是以一种半回溯半日记的方式讲述这一切的,在事件刚开始的几天里,她在描述当时情景的同时,断断续续地透露了自己的身份和与阿勇之间的纠葛。再加上我的想像力和梁应物的推理,这一百多年前发生在神农架的神秘食人事件,慢慢露出原貌。
  确切的年代时间还是无法确定,毕竟不像我写的手记,萧秀云没有必要在回忆自己故事的时候郑重其事地说出某某年号几年几月几日。事实上在神农架这样偏远的地方,几千年来,人们的生活就没有发生过太大的变化,即便现在也是如此。中原的年号称呼甚至政局动荡改朝换代,对这里都影响甚微。重山阻隔,中原的年号在这里闻所未闻也说不定。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