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未来身份(9)

时间:2013-10-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温宝裕在我们的注视下,双手一起掩住了口,表示无论如何不会说甚么。
    后来温宝裕向我们苦笑:“当时我实在是不能说!我要是说了,卫斯理肯定不回家见我母亲,说不定远走高飞,三年五载不回家门!”
    温宝裕算是对我很了解,情形虽然不会如他所说那样夸张,但至少我也不会立刻回家,以避免和他的母亲相见。
    而在当时,我自然不知道温妈妈有甚么事情要找我们,只是想当然的觉得像温妈妈这种生活优裕的妇人,哪里会有甚么大事!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她们这种妇人就看得比天还大了。
    好多年前,这位女士曾经要我去为一家少年舞蹈学校去作开幕剪彩,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好笑。
    所以我也没有再追问下去,只是笑道:“就算我们相识一场,令堂如果再叫我去剪彩,我必然拒绝!”
    温宝裕含汉糊糊,不知道说了一句甚么话,我也没有听清楚。
    我们离开了大屋,分成两路,我和白素回家,带着X光透视的头部图像,以便找人重现面貌。我心中已经想好,这件事可以交给小郭去办。
    而红绫、温宝裕和蓝丝,则带了那圆柱体再度出海。这时候天色已黑,红绫坚持漏夜把圆柱体送回去,温宝裕显然不想和我们一起,所以竭力赞成。
    我和白素在回家途中,自然而然在想温妈妈找我们究竟有甚么事情。
    在半途,我摇头:“我放弃了,实在想不出来。”
    白素道:“我也放弃了——不过我却可以肯定事情一定无聊至于极点,小宝怕我们会生气,所以才避之唯恐不及!”
    我也料到事情必然如此,不禁叹了一口气:“这类人日子过得太好,所以无聊的念头,也就特别多,到时候你可别心软,该拒绝就拒绝!”
    每次温妈妈出现,总有些惊天动地的场面,这次居然例外,至少在我们到了家门前的时候,还没有甚么异状。
    我自然而然松了一口气,一面开门,一面向白素道:“可能还没有来——希望只是温宝裕和我们开玩笑。”
    话才出口,就听到一个尖锐的女高音从里面传出。绝对不夸张,由于这声音的分贝太高,超过了人的听觉所能接受的极限,所以我听不清楚她在说些甚么。
    不过我当然可以知道,那是温妈妈发出的声音。
    我向白素望去,白素摇了摇头,表示她也听不清楚。
    温妈妈平时说话虽然大声,可是也不至于到这种程度,现在发生了这种情形,我知道那是由于她和老蔡在说话的缘故。老蔡年纪越大,脾气越坏,重听也越甚。
    老蔡一直很喜欢温妈妈,理由是她说话他听得到——老蔡不埋怨自己听觉退化,却埋怨我们说话声音太低,温妈妈的女高音恰好可以使他听到,所以他感到高兴。
    我吸了一口气,勉力镇定心神,推开了门,果然看到温妈妈稳如泰山地坐着,老蔡眉开眼笑在和她说话。
    看到了我和白素,老蔡拍手:“看,他们回来了,早说你福气好,一定会等到他们的!”
    老蔡得罪起人来,教人受不了,他阿谀起人来,也同样教人受不了!
    温妈妈一看到我们,挣扎着要站起来,可是一来她可能坐得太久,所以一时之间动作不是很灵活。二来她福气是不是好虽无从考究,但体形又发福了却可以肯定,所以行动也就更加困难。
    老蔡十分殷勤,连忙伸手去扶,情景倒有几分像小李子侍候老佛爷,很是滑稽。
    我忍住了笑,白素毕竟好性情,忙道:“你请坐,不必客气。”温妈妈还是勉力站了起来,看到了这种情形,我心中嘀咕,因为温妈妈一直对我们不是那样有礼,可能是因为她觉得我是她儿子的朋友,所以她要摆些架子。
    正因为她是有架子可摆就绝不放弃机会的那种人,所以这时候她如此有礼,证明她对我们的要求,一定过分。所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者是。
    只见温妈妈不但站了起来,而且满脸堆笑,说了一句话,震得我耳际嗡嗡直响,可是却听不到她在说些甚么。白素忙道:“我们的听觉并无问题,请不必提高声音。”
    温妈妈这才说了几句我可以听得清楚的话,她道:“两位回来了,小宝对两位说了吗?”
    她在这样说的时候,神情充满了期望,看来她的要求很难开口,如果温宝裕已经说了,她就可以避免为难。可是温宝裕这个小滑头甚么也没有说!
    白素摇头:“小宝只说你会大驾光临,没说别的。”
    温妈妈怔了一怔,重重顿足,很是恼怒:“这孩子,叫他做小小事情,都推三搪四!”
    我们的房子很旧,给她一顿足,情况就很不妙,我连忙道:“你先坐下,有甚么事情,可以自己说!”
    她却还并不坐下,陪着笑,道:“卫先生,我知道你不好请,可是这次无论如何要请你走一遭,我是在人家面前拍了心口的!”
    她这番话没头没脑至于极点,而且极不中听——她答应了人家甚么,我又有甚么义务去帮她完成?
    所以我几乎忍不住要发作,白素向我使了一个脸色,向温妈妈道:“你答应了人家甚么事情?”
    温妈妈道:“有人想见卫先生,我答应了一定可以请到。”
    我冷笑一声,可以肯定,她在向那个人保证可以请到我的时候,说话一定没有那样客气,多半是说“卫斯理算是甚么,我去叫他来”之类。
    我知道了温妈妈找我原来是这样一件事,倒放下心来,而且也立刻决定不加理会。所以我略一挥手,向楼梯走去,口中道:“你随便坐,我还有事。”
顶一下
(8)
80%
踩一下
(2)
2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