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未来身份(7)

时间:2013-10-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蓝丝回答:“我不能肯定——我没有这个人已经死亡的感觉,可是也不感到他还活着。”
    蓝丝的回答,可以说古怪至于极点!
    人不是死,就是活。哪有不感到死,又不感到活的道理?照蓝丝的说法,这个人是不死不活,那算是甚么?
    我的脑筋一时转不过来,虽然提出了问题,可是没有答案。而就在这时候,白素和温宝裕同时发出了“啊”的一声,显然是他们已经在蓝丝的回答中想到了甚么。
    我向他们望去,白素道:“小宝,你先说。”
    就在一刹间,我也想到了!
    我没有抢着说,只是向温宝裕竖了竖大姆指,温宝裕居然很谦虚地向我拱了拱手。他道:“这人不死不活,是处于一种生命休止状态,那是生命状态的种异象,生命暂时休止,可是并未死亡。”
    白素补充:“在适当的情形和环境之下,这个人随时可以活回来。”
    我吸了一口气:“可以肯定地球人虽然一面幻想可以达成这种生命休止状态,可是并没有成功,所以这个人被藏在这个圆柱体中,必然是——”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红绫就叫了起来:“必然是外星人的所为,而且就是爸曾经和他们打过交道的那类外星人!”
    刚才我在人怎么会处于不死不活的境地上,脑筋比温宝裕和白素慢了一步,这时候我突然脑中灵光一闪,叫道:“我知道这个人是甚么人!”
    各人都向我望来,我指着萤光屏,十分肯定地道:“万良生!这个人是万良生!”
    我的话虽然没有蓝丝当时说,她感到圆柱体之内有一个人那样令人惊讶,可是也使别人觉得突兀。
    我立刻补充:“在万良生变成海螺的那个故事中,那类外星人曾经误认我是万良生,以为万良生后悔了,又从海螺变回了人。”
    温宝裕道:“就算如此,如何可以申引到圆柱体之中的人是万良生?”
    我挥着手:“首先,那类外星人把万良生变成海螺,和神鹰变成人,方式大不相同。神鹰变成人是生物的成精过程,而照我的推测,万良生变成海螺,是一种思想的转移——那类外星人把万良生的思想组移到了海螺身上,所以万良生在变成了海螺之后,他原来的身体还在,这才能在后悔时,变回人。我也相信那类外星人把思想转移的方法告诉了万良生,所以万良生自己就可以随意变回人。而那类外星人就把万良生的身体妥善保存一一就保存在这个圆柱体之中!”
    我一口气把我所想到的说完,温宝裕最容易接受各种假设,越是荒诞,他越是容易接受,所以他立刻鼓掌:“对了,这个人一定就是万良生!过了很多年,万良生一定仍然很享受他的海螺生活,所以他的身体也就一直在这圆柱体之中!”
    红绫听到这里,忽然伸手在自己的头上重重地打了一下。
    白素立刻道:“你以为自己闯了祸!”
    红绫点头:“是啊,我把他带了上来,要是万良生忽然想变回人而找不到身体,岂不是糟糕?”
    红绫很能为他人着想,我笑道:“一来万良生经过那么多年,没有变回人,可能他再也不想做人了。二来他就算想变回人,人的忠恕和电波相类似,即使把他的身体弄到南极去,他也立刻可以找得到,不必担心。”
    红绫仍然皱着眉:“我不应该把它从岩洞中取出来,事情和人的生命有关,不能开玩笑,我想把它——”
    红绫话还没有说完,温宝裕已经叫起来:“不要把它送回去,里面的人,也不一定是万良生!”
    他刚才还完全同意我的话,现在看到红绫有意把圆柱体送回岩洞去,就提出了另外的说法。
    白素显然支持红绫,她道:“要证明这个人是不是万良生很简单,从骨骼的结构上,可以重现这个人的面貌,有这方面的专家可以做到这一点。”
    我也支持红绫:“这样做并没有意义——在圆柱体中不管是谁,都不应该打扰他,而应该让他留在原来的地方!”
    温宝裕虽然很不愿意,可是也无可奈何,他咕咕哝哝说了一大串话,也听不清楚他在说些甚么。
    最后他道:“弄清楚这人是不是万良生,这件事交给我去做。”
    红绫立刻道:“把它送回去,这件事由我来做。”
    温宝裕还在做最后的努力:“我看就算万良生想变回人,他未必想做回原来的万良生,而万良生之所以安于做一只海螺,也就是因为他不想再做万良生。他或许想做回人,只是想起他做万良生时候的可怕情形,才宁愿做海螺。”
    温宝裕的这一番话,说得很啰嗦,不知道究竟的人,不是很容易明白。
    蓝丝就有点不明白,她问:“万良生是超级豪富,做万良生有甚么可怕?”
    温宝裕在回答蓝丝的问题之前,甚至于打了一个冷颤,虽然他行为一贯夸张,不过也可以表现他感到做万良生的可怕程度是如何之甚!
    我当然也知道万良生为甚么不愿意做人,虽然不至于像温宝裕那样,可是一想起万民生不愿意做人的原因,也浑身不舒服。
    在这时候,温宝裕忽然并不立刻回答蓝丝的问题,反而向我望来,并现出古构怪怪的笑容。
    我心中大是疑惑,在这之前,他也曾经有过欲言又止的古怪神情,所以我喝道:“小宝,你干甚么?吃了三笑逍遥散?笑得这样古怪!”
    温宝裕给我一喝,连忙转头,并不回答我的问题。这使我更肯定他心中有鬼,不过其时温宝裕已经在回答蓝丝的问题,所以我不便立刻追问。
顶一下
(8)
80%
踩一下
(2)
2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