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未来身份(36)

时间:2013-10-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唯一可以说明的是,万良生是不会再变成软体动物的了,因为那个圆柱体不在岩洞中,上次离去之后,不知道是万良生把它小心藏了起来,还是把它抛弃不要了。
    我们都知道那圆柱体和万良生思想组离开身体有巨大的关联—上次红绫只不过放回去的时候,没有照足原来的位置,万良生就几乎要永远成为软体动物。
    假设他要进入这个圆柱体中,才能达到身体和思想组分离的目的,而这个圆柱体又必须位置正确的在圆洞之中,才能发挥这个作用,那么现在的情形就说明他失去了思想和身体分开的能力。
    又可以假设,万良生还保留了那个圆柱体,如果他进入圆柱体,圆柱体就会自动回到岩洞(像它离去的时候一样),以正确的位置进入圆洞,使他又可以思想组分离,变成软体动物。
    不过我们相信万良生不会再那样做。
    因为我们已经知道他这个秘密,他只要再度“失踪”,我们就可以在岩洞中找到他的身体,只要稍微搬动一下那个圆柱体,他就不能再变回人了。
    我们料他不敢冒这个险!
    所以可以得到结论:即使他还有思想组和身体分开的本领,他也不敢再使用。
    也所以,白素对他肯放弃大笔财富的原因的估计,可能有差错。白素也想到了这一点,她向我道:“我很可能料错了,是你的想法对—万良生他想通了。在财富和快乐之间,他选择了快乐。”
    万良生想要快乐,就必须和何艳容不发生任何关系,就必须放弃万何集团的股份。我很是感叹:“其实人生永远是快乐比财富重要,不过矛盾的是财富在许多许多情形之下,可以给人生带来快乐。”
    这种矛盾,当然永远存在,无法解决。
    在岩洞中并无发现,走的时候我留下了一件预先带来的东西。那是一封给那类外星人的信。
    信用特殊的在水中会发光的材料写在一块金属板上,在信中我强烈的表达了要和他们联络的愿望。我相信既然我曾经和他们打过一次交道,他们只要看到这封信,一定不会令我失望。
    只要有再次和他们相会的机会,在人类的身体和灵魂的关系上,我一定可以在他们那里得到许多认识。
    然而和超能力、高智慧的外星人有交往,毕竟不是容易的事情。出色的地球人如柯南道尔爵士,如果能够有遇上那类外星人的机会,他的灵魂学说一定已经系统化,受全人类所接受了。
    另一位坚决相信灵魂存在的杰出地球人,也很可惜没有遇上高智慧外星人的机会,所以尽管他对灵魂做出了种种设想,同样无法突破地球人在这方面的认识范围。
    那位杰出的地球人,是地球上自有人类以来,至今为止最伟大的发明家爱迪生(Thomas Alva Edison 1847-1931.)
    爱迪生对人类的思想作出了超特的设想,他设想人的脑部有许多、数以百万计的“小人”在活动,这些“小人”的活动,产生人的思想。
    他用了“小人”这个名词,明显的把思想组生命化。这样称呼思想组,和把思想组称为人的灵魂是同样的一种设想—思想组的活动可以和人的身体分开来。
    所以爱迪生完全相信灵魂的存在。
    而且他相信灵魂一那些数以百万计的“小人”在人死亡之后,还是可以存在。事实上,在他自己生命最后的岁月里,在他发明了无数对人类文明有深远影响的发明之后,他最后的努力是想制造一种设备,这种设备在想像中极其敏感,可以和那此,“小人”接触,也就等于可以和灵魂沟通。
    可惜他还没有发明成功这个想像中的“灵魂沟通仪”,他就去世了。
    如果爱迪生能够有机会遇上外星人,以他超特的智慧,必然可以在外星人帮助之下,在灵魂学上再建立他为人类所立的伟大功勋!
    柯南道尔以他文学家的身份肯定灵魂的存在;爱迪生以他科学家的身份肯定灵魂的存在;所有神学家也都肯定灵魂的存在。可是人类在对灵魂的研究上,自从爱迪生去世之后,只有倒退,没有进步,这现象真教人欷歔!
    从岩洞出来到回家途中,我在感叹之余,把想到的说了出来,白素和红绫都没有表示别的意见,显然她们同意我的想法。
    故事到这里,当然也近尾声了。
    一定有人说:等一等,有更要的事情没有交代。
    是的,很更要,也是这个故事的由来:那位何艳容女士,到底怎么样了?
    其结果真是出人意表至于极点!比我一心以为上了那女吸毒者的身的是何艳容,而结果是万良生还要出人意表。
    在万良生“回来”之后,所有人都在等待何艳容女上的出现。最早有消息的人,还是小郭。
    大约在四十人之后,小郭冲进了我的家,一口气还没有缓过来,就急不及特地叫:“那架神秘飞机又出现了!”
    我看出他虽然在叫嚷,可是并不兴奋,果然他接着道:“不过那位何女士并没有出现——报告说那飞机确然有一个女乘客,只是体形与何女士不符,相差约一百公斤。”
    我听得他那样说,开始没有在意,随口问道:“飞机还是在乌克兰出现?”
    小郭道:“不是,这次是哥本哈根,飞机在半小时之前离开丹麦,循飞向亚洲的方向飞行。”
    一听到“丹麦”、“哥本哈根”,我不禁叫了一声,伸手在自己的前额上重重拍了一下:“小郭,那体重差了一百公斤的女乘客就是何女士——我应该早就想到的:她到勒曼医院去了。”
    小郭听了,也“啊”地一声:“那架神秘飞机原来是属于勒曼医院的!难怪怎么查也查不出来!”
顶一下
(8)
80%
踩一下
(2)
2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