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未来身份(23)

时间:2013-10-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张泰丰却站在门外,没有进去的意思,他指着停在一边的一辆车子:“我的车子就在那里,卫先生如果有了决定,请立刻跟我去,我已经来了好一会,那女人,医生说她随时会死。”
    人爽气常然好,可是太爽气了,说话会把许多情节跳过去,变成没头没脑,听得人莫名其妙。
    看张泰丰的神情,确然像是很焦急,我也不忍责备他,笑道:“你根本没有告诉我发生了甚么事情,我如何决定!”
    张泰丰自己也感到好笑,打了自己一下,道:“有一个女吸毒者,倒毙在街头……不,应该说在街头濒临死亡,被警员发现,送到了医院— ”
    这张泰丰一上来就很紧张的说是有怪事,可是一开口却说甚么女吸毒者倒毙街头等等,那是都市中每天都在发生的事情,何怪之有!那时候红绫已经走进屋去,我有点不耐烦,向张泰丰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长话短说,同时心中在想:张泰丰这人性格有些不统一,要就说话没头没脑,要就不着边际。
    张泰丰神情无可奈何:“非从那个女吸毒者说起不可!”
    我看他急得额上冒汗,只好安慰他:“那就请进屋去慢慢说。”
    说着我也不理他,自顾自走了进去,他跟在后面,仍然在继续说:“据警员说,他发现那女吸毒者的时候,根据在警员学堂中学到的知识来判断,那女吸毒者已经死亡,可是当他通知有关方面来处理的时候,那女吸毒者却活了回来,伸手抓住了他的脚踝— ”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道:“若是死了,不会活回来。是根本没有死!”
    张泰丰伸手抹汗,却固执地道:“那警员说,当时他肯定那女吸毒者已经死亡。”
    我没有继续争辩— 当然是那警员判断错误!我笑了一下:“死人复活,那警员一定吓了一大跳了?”
    张泰丰也没有听出我话中的嘲笑之意,反倒认真回答:“开始时他确然吓了一跳,当他低头去看的时候,看到那女吸毒者正努力想说话,也有声音从她的口中发出来,听起来,来来去去都是那几个字,却听不清楚她在说些甚么— ”
    第七章 身体与灵魂
----------------------------------------

    他越说越是起劲,我却越听越不耐烦。因为他说的一切根本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我不等他再往下说,就打断了他的话头,打趣道:“那警员听不清楚的话,总不会是那女吸毒者说去找卫斯理吧!”
    我这样说目的是催他快些把话转入正题,却不料张泰丰一听,整个人直跳了起来!他并不是只是震动,而是本来已经坐下,这时候却跳起了约有一公尺高下,而且还维持着坐着的姿势,所以看来怪异莫名,接着他又跌坐在沙发上,然后这才站了起来,伸手指向我,神情如见鬼魅,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我给他这种反应吓了一跳,看到他伸出来的手竟然在微微发抖,就知道他的惊恐并非假装。
    然而他为甚么对我的话会如此吃惊?难道是我顺口胡说八通竟然说中了?
    一想到这一点,我也不禁直跳了起来!
    在这里,我必须把我的思路历程详细说一说— 对整个故事很有关连。
    我之所以会顺口说那女吸毒者讲的话是“去找卫斯理”,纯粹是为了近来我一直在寻找下落不明的万夫人,而万夫人又和我有奇特的“来世之约”的缘故。
    我们的约定就是她来世一出生就要开口告诉人“去找卫斯理”。我一直在想这件事,所以刚才就顺口说了出来。
    而张泰丰的反应如此强烈,说明我竟然说中了!
    那女吸毒者所说的正是“去找卫斯理”。
    这实在无法不令我震惊!我立刻想到的是万夫人,是万夫人死了,可是她的灵魂却没有循正常途径(天知道甚么是正常途径)去投生,而是不知道在甚么原因和不受控制的情况下,进入了那个女吸毒者的脑部(情形和黄老四进入了小女孩脑部相类似),当然在这种情形下,万夫人首先要说的就是“去找卫斯理”。
    那警员的判断没有错误— 女吸毒者确然是死了,只不过由于万夫人灵魂的进入,才又活了过来,他在震惊之余,当然分辨不出那女吸毒者在说些甚么。
    我想到这里,张泰丰比我先镇定下来,可以开口说话,他一开口,就证明我所想的不错。
    他道:“你……你……怎么会知道……那女吸毒者说了甚么?”
    这时候我思绪虽然紊乱,可是还不至于到完全无法思考的地步。首先我想到了那女吸毒者就算说了“去找卫斯理”,这样没头没脑一句,“卫斯理”又是一个专门名词,别说那个警员,叫其他人来听,也不会明白。
    警方和医院方面是如何弄明白了这句话的呢?
    这是我首先要弄清楚的问题,而当我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和张泰丰已经在车上了。
    因为在张泰丰错愕不已的时候,我又想到问题可以慢慢问,第一时间去见那女吸毒者更为重要,所以我一把拉住了张泰丰,向外就奔,上了张泰丰的车子,叫:“带我去见她!”
    张泰丰把车子加上警号,开得飞快,看来他有许多问题想问我,然而在这种情形下,我哪里有心思回答他的问题,也不准备向他说事情的来龙去脉。
    因为事情十分复杂,绝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得明白的。我不等他开口,就先提出了我的问题。
    张泰丰由衷地道:“问得好,不但那个警员听不懂她的话,连后来到达的医务人员也听不懂。那女吸毒者神情焦急之极,不断重复那五个字,后来见人家实在不知道她在说甚么,就抢了护士的纸和笔,把这句话写了出来。”

顶一下
(8)
80%
踩一下
(2)
2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