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未来身份(15)

时间:2013-10-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虽然她还是没有明白说出她的意愿,可是我已经隐隐约约想到她究竟想干甚么了。
    她想打破财富“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规律,想把她的庞大财富从今生带到来世去。
    虽然这种想法异想天开之至,可是倒可以肯定那是许多拥有庞大财富者的梦想——今生积聚的财富,可以带到来世,这是多么的理想!能够这样,为了钱拚命不择手段才值得。不然人生有限,两腿一伸之后就甚么也没有了,辛辛苦苦,所为何来?
    几乎可以想像所有的富人都有这种梦想。但是其他人只不过想想而已,因为就算知道有来世,也是完全无法摸得到的事情,只有万夫人想把这种梦想付诸实现!
    明白了她的目的,虽然感到她想像力丰富,同时也感到她的可怜——实在不想放手,可是却非放手不可,任凭她千方百计,也无可奈何。
    想到了这一点,我自然而然缓缓摇头。
    万夫人十分敏感,她在我的动作上看出了我的想法,她急急问:“没有希望?你的意思是没有可能?”
    我吸了一口气:“实际上,我还没有知道你具体的想法如何。”
    万夫人坐直了身子:“我的想法是:如果我知道了我来世的身份,我就可以立下遗嘱,把我的财富,全部留给我的来世,这样我就可以生生世世享有我的财产,不会落在别人手里了。”
    虽然我已经想到了她的想法,可是听她亲口说出来,说得如此咬牙切齿,还是受到了震撼。
    我用力挥动了一下手,张大了口,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万夫人反倒安慰我:“有话只管说——我至今为止,只对你一个人说出了我的想法,所以不怕你的反应是如何激烈。”
    我只好苦笑:“我觉得你的想法十分伟大……是的,十分……伟大。除了伟大之外,我想不出还有甚么形容词更加恰当。想当年如果秦始皇也能够有这种想法,他一定不会希望他的帝国一世、二世以至万世地传下去,他干脆可以把皇位传给自己的来世,就由他自己永远把皇帝做下去!”
    我以为我的话讽刺性已经够强烈的了。
    可是万夫人听了之后,却大不以为然,摇头道:“现任离秦始皇时代很久了,比起秦始皇时代,现在甚么都进步,当然包括人类的想像!”
    我无法不同意她的说法,可是我也必须指出一点:“然而在对灵魂、前生、来世这一方面,现在和秦始皇时代却完全相同,一点也没有进展——过去人类对它无知,现在还是无知。甚至于现在更糟糕,以前人类至少还相信有灵魂、前生、来世,现在人类在观念上推翻了这些!”
    万夫人哼了一声:“让不相信的人去不相信,相信的人相信!”
    我很诚恳地道:“相信也没有用处。从理论上来说,人要知道自己的未来身份,比想知道过去身份困难得多。别说普通人,就算是活佛,要找到转世,也不是容易的事情。据我所知,没有人能够有预知自己来世身份的本领,好像也没有能够预知自己未来身份的任何记载。”
    我的话已经说得再明白不过,可是万夫人的固执真是天下第一,她还是摇头:“就算如此,也可以从我开始——任何事情,都有开始,就从我开始,有何不可?”
    我没好气,摊了摊手:“话虽如此,可是请问如何开始?”
    万夫人并没有立即回答我这个问题,她道:“实际上你刚才的那番话并不正确——事实是有人确然能知道自己的未来身份!”
    我知道她指的是甚么,回应道:“在藏传佛教中,活佛临死之前,确然对自己的来世有所指示,可是也要经过许多复杂的程序来确认。活佛究竟和普通人不同,普通人没有活佛的修为,自然地不会有那样的神通!”
    万夫人还是坚持:“既然有这样一回事,密宗活佛做得到,我们也可以做得到。”
    我苦笑:“理论上确然如此,可是实际上又是另外一件事,如果你看过《倚天屠龙记》就可以知道,那位朱先生就是以为人家做得到的事情他也可以做,所以才夹在石缝中,进退两难!”
    万夫人骇笑:“你竟然把小说的情节放在实际生活里!”
    我很认真:“小说写的全是人类行为,和实际生活的人类行为完全一样。”
    万夫人挥手:“我们不讨论这些,我迫切想知道我来世将会是甚么人!这种愿望古怪透顶,所以只有你,古怪的卫斯理才能给我帮助。”
    我由衷地叹了一口气:“我虽然古怪,可是对实现你的愿望,不能给予任何帮助——实际上我对于人的来世,所知极少。就我所知,人根本不能自由选择来世,在我记述的故事中,有一个科学家投生到了穴居人之间的悲惨事例!”
    第五章 确认来世身份
----------------------------------------

    万夫人看得起我的程度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她道:“我知道这个故事。那位科学家之所以会有这样悲惨的遭遇,是因为他不认识你,没有你的帮助之故。”
    我听得她这样说,除了苦笑,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好。
    万夫人仍然神情殷切地望着我,我只好道:“我说无法帮助你,你不相信,那么请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我答应你,只要我做得到,我一定去做!”
    我这样说,可以说是已经对她迁就到了极点。我极少给人这样的应允,这次主要是为了万夫人的想法,使我感到兴趣——人如果能够知道来世的身份,确然是极有趣的事情。
    而且我也想到万夫人有这样的想法,一定已经很久,或许她有可行的办法,是我从来未曾想到过的,听她说说,可能对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会有突破。

顶一下
(8)
80%
踩一下
(2)
2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