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未来身份(14)

时间:2013-10-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我忍无可忍,打断了她的话头:“你是不是也想听一听我对你的观感?”
    万夫人道:“不必听也可想而知。而我对你的印象却很快就有了改变,而且是大大地改变,终于我认为你是世界上唯一可以和我交流我的想法的人。”
    她先踩我一脚,然后又捧我,我只是冷笑。
    她继续道:“你记述了很多有关灵魂的故事,涉及前生和来世,我都很有兴趣。”
    我冷冷地道:“只不过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家伙在胡说八道而已,想不到会引起两个博士衔头的你的兴趣。”
    万夫人叹了一口气:“我以为实实在在说出我对你的观感,会有助于我们之间的沟通!”
    我心中不禁暗叫了一声惭愧,确然是我不对。这样小器,会自取其辱,给人看不起,万夫人已经算是对我很客气的了。
    我于是欠了欠身,表示歉意。我道:“上次我们相处的确绝不愉快,但那毕竟是很多年之前的事情了,希望这次我们不会再有任何不愉快。”
    我在这样说的时候,感到万夫人虽然还不免有些故态,可是比起以前来,已经好了不知道多少。所以我在考虑是不是要告诉她,关于我们发现了可能是万良生身体的那回事。
    我想到她连万良生变成了一只海螺都不相信,就很难相信万良生的身体会多年来一直保存在海底的一个圆柱体内。
    所以我先旁敲侧击(这时候万夫人像是还在考虑该如何开口,所以给了我有说话的机会),我道:“你对灵魂、前生、来世等等感到兴趣,必须要先相信确然有这些事存在。”
    万夫人连连点头:“我确然相信——我本来就相信这些事实,而在看了你的记述之后,更加知道了一些具体情形,所以就确信无疑。”
    我觉得有先说明一下的必要,我道:“我的记述之中,加入了我的想像,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想像,不必完全接受他人的想法,这才是正确的处事态度。”
    万夫人又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于是我说入正题:“你对于灵魂、前生、来世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可以相信,为甚么不能相信万先生变成了一只海螺这件事?”
    刹那之间,万夫人的脸色变得难看之极,满脸胖肉都在发抖。然而不一会,她就渐渐恢复了常态,再接着,她现出无可奈何的神情,叹了一口气,道:“相信了又怎么样?他宁愿做一只海螺,也不愿意做一个人,我有甚么办法?”
    我进一步道:“根据我的设想,他不是不愿意做人,而是不愿意做万良生!”
    万夫人突然轰笑了起来,不过可以听出她笑声中其实充满了伤感。她道:“无论如何,那是他自己的选择。”
    我看出她是在逃避问题,正想再进一步逼她,她已经先开口:“我们可不可以不讨论这个问题?我对这个人一点兴趣也没有,就算他现在忽然变回了万良生,出现在我面前,我也不曾向他看一眼!”
    她把话说得如此决绝,我自然无法再说甚么了。
    我们之间有一个短暂时间的沉默,然后万夫人喝一大口酒,才道:“既然我们都相信灵魂、前生、来世,那就是相信我或你都有前生和来世。”
    直到这时候为止,我还是不能确定万夫人究竟想表达甚么,而她所说的话,我都没有反对的道理,所以我点头。
    万夫人直视着我,一字一顿,十分认真地道:“有一些人,能够十分肯定知道自己的前生,是不是?”
    由于她问得很认真,所以我想了一想,也认真地回答:“严格来说,‘一些人’只不过是极少数的几个人而已,这几个人和全人类来比,简直不成比例。”
    万夫人很固执:“总之有人知道自己的前生!”
    我点了点头,对她的这个说法表示同意——确然有人知道自己的前生,而且有确切的证明。这种例子极少,但就算只有一个例子,也就表示有那么一回事了。
    万夫人立刻问:“有没有人能够知道自己来世的例子!”
    从她的神态中,可以看出她对这个古怪的问题,热切地希望能够有答案。
    我怔了一怔,一时之间难以回答。
    因为我想不起有甚么确切例子是有人知道自己的来世的。
    一般来说,知道自己的前生,在理论上说比较容易,因为前生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可以追寻。而来世是将来的事情,完全无可捉摸,就算肯定人有来世,也无法知道。就像人肯定今天,可是完全不能知道明天的事情一样。
    所以我的回答是:“我不知道有人知道自己来世的例子。”
    万夫人现出十分失望的神情,身子像是瘫痪了一样,一动不动,过了好一会,她才喃喃地道:“原来卫斯理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连他都不能回答,一定没有人可以回答的了。”
    她在失望之余自言自语,竟然不理会我就在旁边,由此可知她精神恍惚是如何之甚!
    我仍然不知道她要见我的目的是甚么,只好试探着问:“你对来世很有兴趣?”
    万夫人回答得非常干脆,她先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一字一顿,回答我的问题,她道:“我想知道我的来世,确切地知道,肯定地知道!”
    她的话说得很清楚,可是一时之间,我实在难以确切明白,她这样说,究竟是甚么意思。
    所以我望着她,等她作进一步的解释。
    她的神情显得严肃而认真,俯身向前:“刚才我已经说过,我这一生的生命大不了还有二十年,我在这一生有庞大的财产,又没有子女,甚至于没有亲人,就算有,我也想把我的财产留给我自己!”
顶一下
(8)
80%
踩一下
(2)
2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