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暗道机关(9)

时间:2013-10-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范小青 点击:

    我一听潘绍光的大名,立刻又有了激情,尽管他不承认自己是潘小小,好像我认错了人,但潘绍光这个人我也一样是知道的。他是我们这一带较早开始搞古画的一位古玩商,大家对他的评价是毁誉参半,有人说他是鉴赏大师,有人说他是造假大王,他既卖真货,也卖假货,有人在他这里买了假货,回去发现了,再回来退,潘绍光也给退,但大部分人是不会来退的,因为他们根本就识不得真假。潘绍光的店就在悬桥街,离这里不远。所以,过云楼茶馆开出来后,他很快就会听人说,那边开了一家过云楼茶馆,茶馆里有钱梦俨,你想,他怎么可能不来呢?

    刚才你们已经看到了,和许多人一样,潘绍光一进来就被墙上的这幅钱梦俨的画吸引住了,他肯定一眼就看出来这是真迹还是假作,但潘绍光毕竟是潘绍光,他毕竟是有高人一筹的地方,大家对画上的那首配诗感到不解,而潘绍光只花了一两个眼光,就说这是一首猜谜诗。

    这一回我有点失面子,我在这里琢磨了很长时间,也没琢磨出这是个什么东西,潘绍光却只要一两眼,就知道这是一首什么诗?难道他先前就知道了这首诗,难道他先前就已经猜过了这首诗,难道,难道,这里的一切,都和他有关系?潘绍光掏出手机对着钱梦俨的画拍了几下,我不无担忧地问服务员,你让他拍照,怀女士知道了,不会怪你吗?服务员又惊讶地看了看我,说,怪我?为什么怪我?我想说,他拍了照就可以拿去做假了。但话到嘴边,我没有说出来,不是我担心服务员听不懂,是我想在暗中进行观察,不要把事情搞得人人都知道。探寻暗道机关,本来就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我也知道,在这件事情上,我可能过于投入了,但这不能怪我,自参加工作以来,我就一直和老宅子打交道,我对老宅子以及一切和老宅子有关的事情偏爱和过度的关心,皆是因工作而起的。现在,连好性子的曲会长也被我纠缠得不耐烦了,他朝我两手一摊,说,刘科长,实在对不起,我再也没有什么可以让你钻的了。我说,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老宅子里总会有一些东西的。我一边说一边拿巴巴的眼光看着曲会长。心肠软的曲会长又被我的眼光打动了,他跟我说,我这里再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历史资料了,除非还有一些现代的人写的故事、回忆录之类的东西,但这些东西当不得真,我们都辨不出真假,你愿意的话拿几本去看看,就当野史看吧,就当它是戏说吧。我的转机就是在这一天出现的。在这些新出版的故事书中,我找到了一本《一些旧事》,说的竟然就是过云楼茶馆的一些故事。

    其中的一个故事说,茶馆老板潘先生的女儿潘芸香和怀昌其的女儿怀满玉是闺中密友,她们都喜欢画家钱梦俨。钱先生是个招女孩子喜欢的男人,除了怀满玉潘芸香喜欢他,还有别的女孩子也喜欢他,但她们始终不知道钱先生喜欢谁。有一天,钱梦俨给她们带来一幅画,但他没有说是送给谁的。从此以后,钱先生这幅画,就成了几个女孩子的心结。我的眼前豁然亮起来了。我现在才知道,一直以来并不是我在寻找暗道机关,而是我在暗道机关中摸索,我在寻找出来的洞口。我找了很长的时间,现在,至少我已经靠近了暗道里的某一个洞口,看到了洞外透进来的光亮了。洞口的这个光亮到底是不是事实真相呢,还需要继续探索。不过,现在我的工作好做多了,有了头绪。头绪就是《一些旧事》的作者汪芝兰。

    可是我很快又发现,这个头绪实在算不上什么头绪,这是一根没有线头的头绪,因为这不是一本正式出版的书,我找不到出版社,也找不到联系作者的方式,书的封底上,只有一家印刷厂的名称,我通过各方打听,了解到这家印刷厂好几年前就关闭了。再一看这本书的印刷日期,竟是十多年前印出来的。我到哪里去找这个汪芝兰?

    三、最后的刘科长

    不错,主角还是我。

    虽然不断地增加着新的人物和新的事件,但他们不能取代我的主要角色的地位。他们多姿多彩,终究也只是扶我这朵红花的绿叶,一切都得靠我自己。

    有一天我经过我隔壁的办公室,听到我的同事在里边议论我,先是他们说了说我的一些行为和踪迹,后来就听小张说,刘科莫非“更”了吧。大家一阵哄笑,接着就听老张说,他才四十呀,四十就“更”呀?小张又说,也有提前的嘛,再说了,你也不看看是谁?另一个人我没有听出他是谁,他说,是呀,他是刘科嘛,刘科四十该 “更”了。老张说,那倒也是,他样样是先进。他们大家又哄笑了一阵。我赶紧心虚地走开了,一边走一边摸了摸自己的脸,当然我不是摸我有没有“更”,“更”是摸不出来的。虽然我有点窝火,但我是单位的先进,我的脾气很好,我不会跟他们计较,我更不会因为他们对我的非议就影响自己的工作和该做的事情。其实那时候不仅我的同事对我有议论,我老婆的眼神也有变化,她不再直瞪瞪地看着我,但我只要稍一回头,就会看到她的阴森森的目光正斜斜地刺过来,能把我吓一个跟头,而一旦我要去看她的时候,她又赶紧躲避开了,绝不正面迎接我的注视。我也一样没有理睬她。

    别以为我同事说我“更”,或者我老婆斜眼看我,是因为我有什么地方不正常。如果一定要说我有什么与众不同的话,这一点你们肯定早已经看出来,那就是我的想象力的丰富和我对事物的判断的准确性。

    证明很快就会来的。

    我一如既往来到过云楼,一踏进去就觉得不对劲。开始我还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我用锐利的目光将过云楼扫了一遍,立刻就明白了。

    果真出事情了,墙上钱梦俨的画被换掉了,现在挂在那里的,是一幅假画。

    就在那一天潘绍光用手机拍照的时候,我就料定他一定会设法用完全可以以假乱真的假画换掉墙上的那幅真画。当然,那时候,这个情节还只是停留在我的猜测中,因为他要演的戏还没有开场呢。潘绍光也不着急,他不急着动作,因为火候还没到。我也一样不着急,因为无论我在不在这个现场,我都能通过我的想象看清楚潘绍光的一举一动。现在我沉不住气了,我原来以为一切都在我的眼皮底下,却不料他们趁我不在的时候做了手脚,我有点失控,尖声叫了起来,不对了,不对了,画换掉了。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