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 13

时间:2013-10-0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村上春树 点击:

国境以南太阳以西(全文在线阅读) >   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 13

  早上把两个女儿开车送去幼儿园,我一如往常去游泳池游了两千米,边游边想象自己成了鱼。普普通通的鱼,什么也不想的鱼,连游泳都不想的鱼,而仅仅存在于此、仅仅是我自身即可。这便是我所以为鱼的意义。从游泳池上来就淋浴,换上T 恤和短裤,举重。

  之后去住处附近作为办公室租用的单间公寓,整理两家酒吧的账簿,计算员工酬金,修改预定来年二月开工的“罗宾斯·内斯特”改装工程。一点回家,照例同妻两人吃午饭。

  “噢,对了,早上父亲打来电话。”有纪子说,“还是风风火火的电话,总之是关于股票的。叫买一只股票,说绝对赚钱。靠的仍是那个绝密股票情报。不过父亲说这个实在特殊得很,非同一般。这回不是情报,是事实。”

  “既然保准赚钱,父亲何必告诉我,自己买下不就得了!干嘛没那么做呢?”

  “说是对你的酬谢,纯属私人酬谢,父亲说这么一讲你就明白了。指的什么我倒不晓得。所以父亲特意把他自己的持有股转到这边来了,说大凡能动用的资金来个倾巢而出,别有顾虑,保证赚钱。若是不赚,亏的由他补上。”

  我把叉子放在通心粉盘子上,扬起脸:“那么?”

  “由于叫快买,越快越好,我就给银行打电话取出两笔定期存款,转给证券公司的中山先生,让他马上投到父亲指定的股票上去。眼下能动的资金总共才八百万。是不是多买些更好?”

  我喝了口杯里的水,斟酌该说出口的词句。“我说,那么做之前怎么没跟我商量一句呢?”

  “商量?你不是经常按父亲说的买股票的吗?”她露出诧异的神色,“何况让我买也不止一回两回,叫我只管照买就是,所以这回我才那么做的嘛。父亲说买得越快越好我才买的。再说你去了游泳池,没联系上。有什么不妥吗?”

  “啊,算了,这回。不过今天早上买的全部卖掉可以么?”我说。

  “卖掉?”有纪子像看什么晃眼东西似的眯细眼睛盯视我的脸。

  “今天买的统统抛出,退回银行存定期。”

  “可那样一来,光是股票交易手续费和银行手续费都要损失不少的哟!”

  “无所谓。”我说,“手续费付了就行了嘛,损失也无所谓。反正把今天买的部分整个卖出就是。”

  有纪子叹口气说:“我说你,上次跟父亲有了什么事情不成?莫非卷进莫名其妙的事里去了,因为父亲的缘故?”

  我没有回答。

  “是有什么了吧?”

  “有纪子,坦率地说,对这类名堂我渐渐有些厌烦了,”我说,“没其他原因。我不想靠股票赚什么钱。我要自己劳动,用自己的手找钱。我不是一向这么干得挺好吗?花钱上从来没让你吃紧,不是吗?”

  “嗯,那我当然清楚。你干得非常出色,一次我都没抱怨过。我感谢你,甚至尊敬你。

  但那是那,这次是父亲好意告诉的,他只是想关照你罢了。”

  “这我知道。不过,你以为绝密情报到底是什么?绝对赚钱究竟怎么回事?”

  “不知道。”

  “就是股票炒作。”我说,“知道么?在公司内部故意炒作股票,人为地获取暴利,同伙瓜分,并使那部分钱流入政界,成为企业送的好处费。这和父亲以前向我们推荐的股票情形多少不同。以前的是大概能嫌的股票,不过出自有利情报罢了。大体赚了,但也不是没有受挫的。可是这回的不一样,这回我觉得味道有点不对,我不愿意参与,可能的话。”

  有纪子手拿叉子沉思良久。

  “可那真是你说的那种不正当股票炒作不成?”

  “要是真想了解,你去问父亲好了。”我说,“不过,有纪子,有一点可以断言:世上哪里也不存在绝对不亏的股票。如果有,那便是不正当交易的股票。我的父亲在证券公司干了差不多四十年,直到退休。起早贪晚干得非常卖力。可说起他身后留下的,只有小得不成样子的一座房子。肯定是天生脑袋不开窍的缘故吧。我母亲每天晚上盯着家庭开支簿算账,有一两百元收支对不上号都抱着脑袋发愁。知道么,我就是在这样的家庭长大的。你说眼下才有八百万可动,可是有纪子,这可是实打实的钱,不是专卖游戏场上用的纸票。就一般人来说,整天挤满员电车上班,再尽量加班辛辛苦苦干上一年也难挣到八百万。那样的日子我也过了八年。一年收入当然没有八百万,八年于完,那个数字也不过梦中之梦罢了。你想必不懂那是怎样的生活。”

  有纪子什么也没说,只是咬紧嘴唇,定睛注视桌上的碟盘。我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比平时高了,遂压低嗓门。

  “你若无其事地说投资半个月钱就保准翻一番,八百万变成一千六百万。但我认为这种感觉有某种错误,而且我也在浑然不觉之间被这种错误一点点吞噬进去。大约我本身也在助长这种错误。近来我觉得自己正在一步步变成空壳。”

  有纪子隔着餐桌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我。我不再说了,接着吃饭。我感到自己身上有什么在颤抖,至于那是焦躁还是气恼,自己也不明白。但无论是什么,我都无法使颤抖中止下来。

  “对不起。帮倒忙的念头我倒是没有的。”许久,有纪子以平静的声音说。

  “可以了。我不是责怪你,也不是责怪任何人。”我说。

  “这就打电话,把买的那份一股不剩卖掉。所以你不要那么生气。”

  “哪里是生什么气。”

  我默默地继续吃饭。

  “我说,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有纪子盯着我的脸,“要是心里有什么想法,直截了当地跟我说了好么?即使不好开口的也没关系。只要我能做的,一定尽力而为。我自然不是那么了不起的人,世事也好经营上的事也好都不大明白,可我反正不希望变得不幸,不希望你一个人那么愁眉不展。眼下的生活你可有什么不遂心的地方?”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