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真实幻境

时间:2013-10-0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卫斯理系列全集(在线阅读)  >  真实幻境
 

    人在地球生物之中最怪异的是,每一个人都不一样,而且每个人的性格都复杂之极。
    这种情形可以从许多角度去揣测,这个故事用了其中的一个。
    取笑人的话中有“人类猪脑”这一句,不是开玩笑,有些人可能脑中真有猪脑的遗传成分在。以此类推,人脑中各种生物的遗传成份如何,大抵可以在他的行为中多少看出一点来。闲来无事,不妨替有些人找一找,可发一噱。

    第一章 生命形式的改变
 

    我参加了一个研讨会,这个研讨会的主题是“生命形式转变的可能性”,研讨会由一家大学主持,参加者主要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生物学家,这家大学的生物主任,是研讨会的召集人。
    本来我对于研讨会这类活动,没有甚么兴趣。因为我认为这类活动唯一的结果是浪费了参加者的时间。尤其是实实在在可以拿出东西来的科学家,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活动上,人的生命期限很短,应该尽量把时间用在可以有实际结果的行动上。
    这类活动,只适合甚么经济学家、哲学家之类的所谓学者参加,而且他们对这种活动特别有兴趣,因为他们这种人对学术所谓的贡献,本来就全是空口说白话,根本拿不出任何实在的东西来,种种他们所谓伟大的成就,全是他们这类人在自说自话而已!至于居然也能迷惑一些人,那也不足为奇,因为世界上有的是笨人,会去相信那类所谓学者的理论。
    而我之所以终于会参加这个研讨会,是基于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我对于“生命形式的转变”有着实际的经历,不但知道有从地球人的生命转化为外星人的生命,而且对于地球上的生命转变,也有一定认知,我曾经把那段经过记述在《原形》这个故事中。
    只不过在《原形》这个故事之中,有着不能破解的神秘部分。虽然我──应该说我们,包括了白素和红绫在内,我们都十分怀疑故事中的主要人物何可人,虽然以人的形体在活动,可是实际上她却是一条蛇!
    也就是说,这个“人”是蛇变化而成的,是蛇的生命形式经过了转变,变成了人。
    (著名的传说中的“人物”白素贞和小青就是如此。)
    而在《原形》这个故事中,对于这一点却未能绝对确切的肯定,只是从各方面的情形来推测,达到了这一结论而已。
    所以在事后,白素和红绫曾花了大量的时间,去作进一步的求证,我没有参与她们的行动,也不知道过程如何──当然没有结果,因为要是有结果,她们一定会告诉我的。
    所以我也很有兴趣听一听来自世界各地杰出的生物学家他们的意见。
    第二个参加研讨会的原因,是研讨会的召集人,大学生物系主任亲自上门来邀请。
    这位生物学家的名字是韩正气,确然人如其名,外表看来正气凛然,不像是科学家,倒像是为理想而可以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家。他用热情洋溢的一番话来邀请我参加研讨会。
    可是我给他的回应只是摇头。
    我拒绝的理由很简单:“我不是生物学家,去参加这种每个参加者都具有专业知识的研讨会,根本说不上话,没有意思。”
    韩正气却锲而不舍:“我知道你对生命形式的转变持肯定的意见,这次研讨会有一部分参加者却完全不承认生命形式有转变的可能,所以需要阁下参加,给那一部分人通通窍──以你的经历去说服他们,比任何专业知识更有力,因为我们讨论的主题超越现有的知识范围。”
    我还是摇头:“对于没有想像力的人来说,现有的知识就是一切,任何现有知识范围之外的事情,都是不可能。也幸亏这类人永远只能跟在有创造能力的人屁股后面走,不然人类文明就不会有任何进步了。”
    韩正气对我的议论表示同意:“所以你要去,令这类人开开窍。”
    我不禁哈哈大笑:“这类人要是有窍可开,也不会成长为现在这等模样了,别说是我,只怕把各路神仙一起请来,也同样没有办法令他们开窍!”
    韩正气又花了至少二十分钟时间,企图说服我而仍然不成功,他才叹了一口气:“陈耳说得真对,他说你是全世界最难请的人,他说如果我能够见到你,已经不容易,要是能请得动你,他就不姓陈!”
    我怔了一怔:“你认识陈耳?”
    他口中的这个陈耳,是一位东南亚国家的高级警官,是我的好朋友,曾经许多次给我很大的帮助,我欠他的情甚多,所以一听到他的名字,我就动容。
    韩正气回答道:“他是我的表亲,上个星期我们见面,说起想请阁下参加研讨会的事情,他说除非他写信请你参加,不然我一定请不动你。”
    我忙道:“他有信给我?”
    韩正气这才取出一封信来,我伸手抢过来,打开一看,只有两行字:“舍亲韩正气,想请阁下参加一个研讨会,盼于允准,谢谢。”
    看陈耳这封信,别说只是参加一个研讨会,就算再复杂困难的事情我也不会推搪,我一面忙不迭点头,一面道:“你怎么不一来就把信拿出来?”
    韩正气苦笑:“我以为我可以请得动你。”
    我就把自己对这一类活动的观感说给他听,并且进一步表示意见:“像这次的研讨会,我还是认为根本没有作用,生命形式是不是有可能转变,是要靠实实在在去研究,而不是开几个会,大家发些言,就可以达到目的的。”
    韩正气对我的话并不完全同意,他道:“我们这个会目的并不是要达成生命形式的转变,而只是研究生命形式的转变是不是可能。在肯定了可能的情形下,才能展开研究。”

顶一下
(4)
66.7%
踩一下
(2)
33.3%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