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离开酒吧

时间:2013-09-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李进 点击:
上海孤儿(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离开酒吧(尾声)


       人生的一页就这样翻过,随之而去的不仅仅是一段充满柔情、伤感和失落的岁月,还有一个 单纯天真、无忧无虑的我,而这一切换来的就是一个成熟坚强和忙于生计的男人。酒吧得到 的东西虽然不多,但是无怨无悔。那里至少使我从一个天真幼稚的孩子变成了一个稳重成熟的男人,体会了刻骨铭心的爱情,而且也使我得到了人生中的最大的一笔财富又轮到我休假了,上午和大伙们同时起床,然后就习惯性地去逛街。虽然我还会继续关注街道两旁的酒吧,酒店等服务场所,但是已经不再对偶遇惠丽抱多大希望,毕竟事情过去半年 多了。
       在一个报摊前买了份人才报边走边看,上面乌七八糟的招聘信息让人眼花缭乱,只是没有几 个适合我的,不是要求学历,就是要求工作经验。到了下午两三点的时候逛到了火车站,抱纸快看完了,也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失望间猛然感觉一个熟悉的影子在眼前一晃,顿 时觉得奇怪,忽儿欣喜若狂,觉得就是惠丽,赶紧四处张望,找遍了人群也没有见到一个认 识的人,顿时若有所失,又慢慢地拿着报纸向前走去。
       一直到了晚上八九点,才慢慢逛回宿舍。匆匆忙忙洗了澡,就准备去萍姐那里,又记起胡莹的话,琢磨着是否打电话给她,想了想觉得还是不理她好,否则以后更是麻烦。
       刚洗完澡出来就听到电话就响了起来,拿起一听竟然又是胡莹的声音。
       “你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啊?”胡莹气冲冲地说。
       “我,我今天去联系工作了啊!”我辩解道。
       “干吗?你不想在酒吧做了吗?”胡莹好受了很多。
       “也不是,只是觉得工资太低。”我说道。
       “联系怎么样了?你想找份什么样的工作?”胡莹问道。
       “还没想好,看看再说。”我应道,不想再和她牵扯太多。
       “哦,我有个同学就是上次和一起来的田小叶,他爸是劳动局的,也许可以帮你的忙。”胡莹说道。
       “真的啊,那太好了。”我心中一喜,又忘了刚才的自我提醒。
       “哦,现在出来跳舞吧,我正好有空。”胡莹说道。
       “不行啊,太晚了,再说我今天外面逛得也太累了,下次吧,我一定找你。”我诚恳地说道 .
       “好吧,无聊,下次记得啊!工作的事情我帮你跟田小叶说说。”胡莹愉悦地说。
       挂了电话之后,我就朝萍姐家赶去,一路上心情不错,心想要是胡莹能帮自己找份好点的工 作,那就再好不过了,只是难以避免和她有感情瓜葛。欣喜之中又夹杂着谈谈的忧郁,想了 想又觉得如果换了工作,也就不怕和胡莹产生瓜葛,毕竟萧红池湘她们看不到我,不怕惹她 们伤心。
       又觉得胡莹这人虽然有点粘乎,但对我还是不错的,总是不计报酬地帮我,顿时对她有了些好感,不觉将她和萧红,池湘两人比较起来,想着以后如果自己买了房子,找谁做妻子更为 合适,却是想不出答案,尤其觉得池湘萧红难以取舍。
       梅姐又来酒吧了,和上次一样,她还是叫我送她回家,经过巴台的时候,我还是感觉到两双眼睛幽幽地看着我,只是一双眼里多些羡慕,而另一双眼里却多些忧郁。我心中虽然不安, 但也无可奈何,心稍微一沉还是笑着和梅姐走了出去。
       到了梅姐家,又和上次一样坐着聊天,梅姐还是问我关于孤儿院里生活的事情,说了将近一个小时,就站起来送客,临走的时候又给了我一百元钱。
       我虽然一直想把话题转到我的目的上去,却很难插上嘴,偶尔说上几句又不敢过于直接,梅姐高雅纯洁的外在形象让我难以出口,而且家里的环境似乎也让我难以冲动。
       回去的路上,我又琢磨着梅姐的意图。经过两次这样的聊天,我不仅没有弄懂她叫我送她回家的目的,反而更加糊涂。既奇怪她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又奇怪她为什么毫无暗示,似乎感 觉不到一点暧昧。
       又轮到我休假了,前一天中午,我就给胡莹打了电话,告诉她我明天修假,晚上可以陪她跳舞,让她早点等我。胡莹听了高兴不已,我放下电话却忧心忡忡,因为萧红和池湘两人都愣 愣地看着我,眼里尽是失望。池湘比萧红老成,见我咧嘴笑着和她说话,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也笑着和我瞎扯,看上去似乎并无不快,萧红过了好一会儿才扫除不快,也加进来和我们 说笑。
       休假这天,我也和以前一样,白天出去逛街,晚上七点多就赶去和胡莹约好的地方见面。到了舞厅,胡莹教我跳了几曲,两人就和上次一样抱着到了舞池的边缘。大概是想着即将和萍姐的约会,对于胡莹的身体比较敏感,自己很快就膨胀起来,硬硬地顶着胡莹。昏暗中也看 不清她的表情,只知道她把脸一直贴着我的胸膛,胸脯起伏着,似乎非常喜欢这种依偎的感 觉。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担心和萍姐的约会,推了推陶醉着的胡莹,问她几点。
       “十点,怎么你有事吗?”胡莹问道。
       “哦,和一个朋友约好谈工作的事情。”我撒着慌。
       “哦,对了,你的事我已经和田小叶说过了,她说帮你问问他老爸。”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