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灶上还有绿豆羊肉汤

时间:2013-09-0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须一瓜 点击:

    一

    如果不是想起来,瓦煲上的羊肉绿豆汤可能没off,文小明就不大可能回到金星苑小区。他是不可能为了老婆周小杰回去的。当时,也就在昨天晚上,周小杰比他早40分钟摔门而出,40分钟后,文小明觉得自己火透了,也摔门而出,连钥匙都没带。今天在姐姐家喝早餐豆奶的时候,文小明忽然被电击一样发了呆。姐姐看着他。文小明说,灶上的汤……不知道关了没有?姐姐知道周小杰横征暴敛的个性,就大惊失色地赶文小明回家。文小明根据以往的吵架经验,也猜测周小杰肯定不会轻易掉头回家,所以就打的赶回了金星苑小区。那时,太阳刚刚出来,浮在雾气上面照耀着小区。虽然没有钥匙,文小明还是一路狂奔,他想象家里烟雾弥漫、门和窗火舌黑烟狼蹿的样子。文小明是从小区侧门的铁栅栏翻进小区的,那样到他家要近很多。文小明像有钥匙一样,飞奔上楼。楼道里没有人,文小明站在他家303前。他贴着303的门缝,闻了闻,又贴着一圈门缝仔细嗅了一遍,确实没有烧烤味道。是不是周小杰回来了?是不是她把绿豆羊肉汤喝掉了?或者,周小杰摔门而出之前,先把电源拔掉了?反正,里面没有任何异常气息。文小明又把鼻子贴在门缝,闭着眼睛连续抽气,焦味是肯定没有了,但是隐约是不是有点羊肉花椒味游丝?文小明再使劲抽气,好像又什么都没有了。文小明顺着小区中庭花园草径,从小区正门出去。如果,文小明还是违章攀爬铁栅栏出去,他就远远离开小区,什么事也不知道了;但是,他回去的行走路线是文明正确的,结果,他这一整天都待在这里了,他不是失去行动自由,是他自己走不出去了。小区正门出来就是小区通往外面世界的主干道,也是外面世界进入小区的唯一正道,能并行两辆小车呢。正门出来往左,两旁的店铺就多了起来,拐过一个缓坡浅弯,就能看到文小明家的那栋楼。远远的文小明就看到十来个人,一律向后仰着头,往楼上瞧着,看那些身影好像有点焦急的意思,文小明不由得就想起羊肉绿豆汤。但他马上就否认,当然不是他家的问题,他已经勘察过了,安全;就算汤还在灶上,你想那么一钵子的汤,就他走出小区的这一小会儿工夫,就马上烟熏火燎起来了?不可能。刚才不是还隐约好像有些汤香味吗?说不定是靓汤正入佳境时呢。这么想着,文小明就渐渐接近了那些身影有些焦虑的人群。

    二

    前天晚上,周小杰下班回来带回了半个黑羊脖子。周小杰是哼着小调回来的。家里钱不多,练就了周小杰是个淘金式的购物狂,周末的晚上,她总是淘到七八点甚至更晚,买回不少便宜货。文小明就饥肠辘辘地等她给他带的快餐。文小明是个懒惰而不爱生事的人,周小杰是个嘴勤脑勤身子勤的人,这样自然成为家里的实质掌门人。周小杰虽然看上去飞扬跋扈,但是,在卧室里撒起娇来,却是流水行云,每一句话都讲得哼唧哼唧的,酥人骨头。文小明拿她没有办法。周末的晚餐,往往非常潦草,但是,周小杰一定会弄点什么好料做精彩消夜,为一个销魂的夜晚铺垫,比如,昨天的羊肉绿豆汤。但是,昨天晚上,那个羊肉汤没有达到目的。

    起因是,周小杰竟擅自买回了一个手机。

    搬到金星小区差不多半年多了。搬来时本来不打算再装电话,反正周小杰手里有个小灵通,而文小明单位办公桌上就有电话,下班回家周小杰也回来了,不需要。可是,周小杰打听到移机比新装机要便宜,就坚决要移;没想到的是,移机要改号,一改就发现,这个新电话老被串号,五花八门的电话天天都有。因为设置的是铃声超过五声,就自动转入周小杰的小灵通,几个月来千奇百怪的错误电话令周小杰不胜其烦,一气之下把小灵通扔给文小明。文小明还以为她单纯,没想到才憋了半个月,她就不经商量,给自己买回了新手机。刚装修完,还没缓过劲来,好不容易存了点钱,计划好是文小明父母国庆来作客的开销,怎么擅自买了大件呢?文小明非常恼火。周小杰辩称,是存了3000元话费白送的手机,非常合算。文小明说,总共就那么点钱,存死了,你让我父母来喝西北风吗?这样批评反批评了几个回合,他们就吵起来了。文小明在看电视,边看边吵;周小杰在厨房洗羊脖子,边洗边反击;等羊肉放进瓦煲,投好作料,插上电,周小杰就到客厅开始看手机使用说明书,边看还边吵,文小明被刺激得气不打一处来,吵架忽然就升级了。

    三

    在雾气里虚白的阳光中,文小明往大拐弯那里的人多处走去,不算太喧闹但显然比较焦灼的声音就渐渐进了耳朵。文小明听到一个提着水果篮的男人挥动着胳膊说,不行的不行的!我去打过这家的门啦!没人!一个像咳嗽过多的苍老男声说,什么时候了呀?这不是故意给我们文明小区抹黑吗?另一个很大嗓门儿的女声响起,她的腔调更加焦急:不行,赶紧弄下来!不然我们这个小区要真给市长丢大脸啦!一定要弄下来!那一堆人用共同的焦虑声调交叉说话,他们摇晃着后仰的向上看的身姿。文小明还是不当心,因为他老远就看出,他们家的阳台没有任何烟火。不过,等他渐渐走近那焦急的人堆,嘿,怪了!他们竟然个个都在观察他文小明的家!不只是这些马路中间的人,文小明家对面的这边楼里,楼下所有店门里的伙计,老板,店门以上的各家各户不同楼层的人,都往他家看。那些周末的阳台上的男女们,有的在晾晒衣物,有的在侍弄整理花草,有的在运动身体,反正大家半停半做地关注着他的家。显然,这里发生了比较重要的情况了。文小明顺着大家的眼光,从下往上打量着自己的家。这里看到的是303,也就是文小明周小杰家的阳台。阳台上能有什么呢?一角堆着搬家过来后未及清理的硬皮纸箱;阳台上有几盆花,茉莉和绣球,绿中发黄的枝丛,没多少生机,唯一比较鲜活茂密的是同学祝贺他们乔迁之喜的一盆粉色杜鹃。猛然,文小明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阳台上悬晒着一个棕绿的大浴巾!这么隔着距离看上去,那个图案和颜色老旧的浴巾,有点像一面肮脏的旗子。但文小明又充满疑惑。浴巾有什么值得这样关注呢?

    文小明和这条浴巾的感情非同一般。这是文小明的随身宝贝。大约从幼儿起,文小明的母亲就发现,文小明必须捻着这个浴巾——当时是他的小盖被——的一角才能乖乖入睡。他母亲说,哪怕在睡梦中,你给他换一条,他马上就知道,就大哭大闹。所以从小到大,文小明无论跟父母出门走亲戚,还是读职业中专,什么行李都可以忽略,唯独不能遗忘那块可笑可亲的大浴巾。他们是嫌我的浴巾难看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