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洪荒

时间:2013-08-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卫斯理系列全集(在线阅读)  >   洪荒



    这个故事全部由电脑运作的声控文字处理记述完成。
    把语言化成文字,是最新的科技——科学家在今年年初才推出他们的研究成果,供大众使用。首先推出的是中国语系统,大概是由于使用中国语的人数众多,而汉字输入电脑又特别困难的缘故。
    这种最新的科学技术,解决了汉字输入电脑的困难——各种各样的输入方法令人头昏脑胀的时代宣告终结。
    第一时间学习并使用了这种新科技——三月初开始,五月初完成。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算是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本由声控文字处理系统完成的小说?
    效果是,倒也十分有趣。

    第一章 一个妙人
 

    这一个故事和上一个故事有密切的联系,但也可以说毫无相关。听起来好像很矛盾,一说也就明白了。
    事实是这一个故事的故事和上一个无关,可是人物却是连下来的,所以才有了以上的说法。
    我所叙述的故事,人物几乎都是有连贯性的,这不足为奇,本来不值得特别提出来。不过,这次一个关键性的人物却是在上一个故事中很受了一些委屈的黄堂,所以才加以说明。
    黄堂的遭遇,实在很令人气愤。我和白素当初怎么也未曾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虽然黄堂一开始就不以为然,但我们却也没有加以注意。这是我们的不对,所以心中对他极其抱歉。
    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有了去探访他的行动。
    那天,天气很阴沉,一如我们的心情。当我把车子停在黄堂家门口的时候,天更下起毛毛雨来。
    我一面下车,一面对白素说:“你先别下车,黄堂的脾气再好,这次也真的令他难过,只怕他不肯见我们,你不如在车里等,我去叫开了门再说。”
    白素点了点头,这时,雨下得更密了,我到了门口,先定了定神,再去拍门。
    黄堂的住所是一间很古老的大房子,和陈长青那一所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它更古老。
    它的两扇大门上,有着很大的铜环,一般来说,这种铜环,都是装在兽头上的,可是在这里,却是装在两个鱼头上。
    我曾经到过这房子里面,看到有许多大船的模型,可以想像黄堂的祖先和大海有关。我猜想那可能和海盗有点关连,不过这种事情,别人不说,我当然也不便多问。
    我抓住了铜环,用力在门上敲打了几下,等了一会,听到那鱼头上有声音传出来。
    奇怪的是,那不是黄堂的声音。那声音也不问我是谁,就大声喝道:“走开!走开!屋子里什么人也没有!”
    我若不是准备来道歉的,一定也会恶言相向了。但现在我想,我是来赔不是的,当然不能乱发脾气,所以我反而笑着说:“若是没有人,阁下是什么?”
    我自以为很幽默,却不料里面那位仁兄像是吃了火药一样,声音更加粗暴:“我是鬼!你要不要见?”
    我呆了一呆,心想,这才真是见鬼了!我不怒反笑:“好极,阁下是鬼,正合我意,就请开门相见。”
    里面那人像是想不到我会有这样的回答,所以有十来秒钟没有反应,当他又有了声音时,他的语气也和缓了许多:“去!热热热热你想见鬼,鬼还不想见你呢!”
    我再也想不到会碰到这样一个人,我完全不知道他是谁,不过,他既然在黄堂家中,那就应该和黄堂有渊源。我为请罪而来,若是又得罪了和他有关系的人,那就加倍糟糕了。
    所以,我只好忍气吞声:“我有事要见黄堂,请你通传。”
    我以为这样说,对方怎么样也不好意思再拒绝了吧。谁知道世界上真有不通人情的人,那家伙竟然这样回答我:“你不是说要见鬼吗?黄堂又没有死,你竟然要见他?你不但咒他死,而且又出尔反尔,和你这种人,没有什么好说的,你走吧!”
    我一直以为世界上各色人等我都已见识过了,却原来并非如此。像门里面的那个人,我就做梦也想不到天下居然会有这样的混蛋。要对付这种人,本来很容易,可是偏偏又碍着黄堂,令我发作不得,真是没做手脚处。
    我心中真是窝囊之极,而人到了倒霉的时候,什么事都会不如意。这时,雨愈下愈大,而门上又没有什么遮雨的装置,我已经一身都湿了。
    白素在车子中,看到我劳而无功,也下了车,冒着雨,跑到了我身边。
    我苦笑了一下:“这算什么,来同甘共苦么?”
    白素压低了声音:“只可智取,不可力敌。”
    我听她这样说,就道:“看你的了。”
    白素想了一想,拉着我走开了几步,来到了墙边,墙上有檐,略可遮雨。我们这种情形,正合了一句古话:“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白素略想了一想,说道:“看来,我们在门外的行动,里面的人可以看到。所以,你不如先避一避。”
    我苦笑了一下:“为什么?”
    白素道:“黄堂对我总还比较客气一些。”
    我想起黄堂痛骂我的情形,觉得白素说得有理,就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白素冒着雨,到了大门前。她才一站定,门上的那个鱼头上,就传出了那人的声音:“来将通名!”
    我在一旁听了,大是啼笑皆非。心想,这家伙莫非是神经病,对付这种人,本来最好的办法是给他一巴掌。只可惜我现在无法做到这一点,真正叫人感到不舒服。

顶一下
(14)
82.4%
踩一下
(3)
17.6%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