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水晶宫

时间:2013-06-2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卫斯理系列全集(在线阅读)  >   水晶宫


    《水晶宫》写的,还是成吉思汗陵墓的故事。这个“一代天骄”的葬身之处,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大谜,可能永远无法解开,所以也给人无穷的想像,这个故事,只不过是想像之一而已。
    或许,还可以有想像之二之三之四……说不定其中有一个想像,将来被证明与事实相符,岂不妙哉!

    第一章 两大豪富


    中外传说之中,都有“水晶宫”的存在,而且水晶宫作为大海主宰者的宫殿,说法也一样。不过在中国的传说之中,水晶宫更具体一些。
    在中国的传说之中,水晶宫是海神的居所,中国传说中的海神是龙,所以,水晶宫又称为“龙宫”──这个名字更适合,因为水晶宫这种称谓,很有点拟于不伦,水晶是固体,海水是液体,两者不能相提并论。
    当然,从文学的角度来看,水晶宫的称谓,更具美感──任何生物,实际上都无法在水晶之内活动,所以那是文学的想像。
    龙,作为海神,在中国的传说之中,称为“海龙王”,声名听来显赫,可是在神之中,地位并不高,受命于“天庭”。最特别的是海龙王有名有姓,统姓敖,东海龙王是敖东,西海龙王是敖顺等等。
    听来,两者好像并无不同,其实,大有分别。
    情况一:整个水晶宫,都是浸在水中的。
    这种情况,对龙来说,当然不成问题,对龙王手下的虾兵蟹将来说,也不成问题,因为他们本来就是水族,可以在水中生活。
    可是对外来者来说,却有点不可思议了。因为外来者未必是水族,不生活在水中,那么到了龙宫之后,如何生存呢?
    神话虽然大都“不求甚解”,但是至少也要在想像之中通得过。到过龙宫的外来者不少,其中著名的,有孙悟空这个生自石中的猴子,他在龙宫的宝藏之中,找到了他的兵器“金箍棒”,能大能小,威力无比,大到可以作宫殿的柱,小到可以藏在耳朵之中。龙宫中珍宝无数,这“定海神针”在被孙悟空发现之前,根本无人能识。
    孙悟空不是水族,如果他在龙宫之中的活动、饮食、对话,全在水中进行,未免有点不可思议。
    除了孙猴子齐天大圣,还有哪吒,也曾大闹龙宫,其时哪吒还未成仙,没有齐天大圣的神通,他是如何在水中和水族一样生存的呢?
    还有一个凡人也曾到过龙宫,后来,甚至娶了龙女,就成了龙宫女婿。这个凡人叫柳毅,著名的故事《柳毅传书》,就是说他受了龙女之托,下洞庭湖,送信给洞庭龙王的故事。
    凡人到了龙宫,如果龙宫全是在水里的,那更加难以设想了。
    所以,有必要假设另一个可能,水晶宫虽然在水中,可是,那是水下的一个空间──通过水,到了水晶宫,水晶宫并不是浸在水里,而是在水中的一个空间,这个空间之中,有适合生物生存的空气。
    如果是这一种情况,非水族自然可以在水晶宫中生活自如了。
    问题是,在水中,是不是会有那么大的一个空间?
    或云:神话毕竟是神话,何必深究。但神话是人想像出来的,而人的想像力,又来自种种色色的自然现象,所以,寻根究底一番,也很有意思。更何况,这一番长长的开场白,和这个故事,有颇为密切的关系,并不是全无关连的题外话。
    好了,这就开始说故事。
    我本来认识的豪富只有一个──我所指的,是真正的豪富,并非一般小商人。这个豪富,和我的交情很深,他的名字,也不止一次,在我的记述中出现过,他的名字是陶启泉。
    近来,我又认识了另一名豪富,这位豪富更是富有传奇性,我甚至不方便写出他的姓名来(即使是假名),所以只好称之为“大亨”。
    在《遗传》这故事之中,我详细地写了这个传奇性人物,这里只是极简单地介绍他一下。大亨不但雄于资,而且豪于势,对不少国家,他有很大的政事和军事的影响力,甚至操纵力量,和陶启泉是纯商人不同。
    对于大享这样厉害的人物,尽管他的传奇性十分吸引人──他是成吉思汗的后代,体内有着这个大蒙古皇帝的遗传因子,但是,我不善于和这样的人物应对来往,所以自《遗传》这个故事告一段落之后,我并没有和他继续保持来往,他通过秘书处,好几次邀请我参加一些聚会,都被我拒绝了。
    至于陶启泉,我和他时有来往,是相熟的朋友。
    这个故事,就从这两个超级豪富开始──不,应该说,从其中的一个开始。
    那天晚上,我正在整理一些有关传说中由其他生物(甚至植物)转变为人的资料──这种情形,统称“成精”。转化成的人或人形的生物,也被统称为“妖精”,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课题,我还不是无缘无故研究它们的,只不过那全然和本故事无关,所以不必多说。
    陶启泉突然来到,手提美酒两瓶,其一极烈,一进门,就被红绫劈头抢了过去,笑呵呵道:“多谢了,可惜只有一瓶!”
    看陶启泉的神情,像是想解说一番这酒如何珍贵、如何难得,可是他还没有开口,红绫随手一拗,早已把瓶头“啪”地拗断,一仰脖子,把一瓶酒全部灌进了口中。陶启泉看得目定口呆,自然也出不了声。
    在红绫这个野人面前,陶启泉的行动,也孩子气起来,他把另一瓶酒藏到了身后,唯恐红绫再来抢。
    红绫一抹口,笑道:“你那另一瓶酒,太淡,只合你和爸喝,你放心,我不会抢。”
    陶启泉来过不止一次,所以红绫和他,很是熟悉。我在楼上,听到了声息,一面走出书房,一面叫:“快请上来,迟一会,甚么淡酒,她也照抢不误。”

顶一下
(15)
75%
踩一下
(5)
25%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