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第五部第六章)

时间:2013-06-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张贤亮 点击:

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五部  第六章
 

  罗宗祺把几张白纸从抽屉里拿出来,推到我面前。

  "你真是异想天开!"他神情疲惫地往藤椅上一靠,看了我一眼。"我是一个共产党员,怎么能给你提供空白介绍信?"

  白纸上,印章已经按规格盖好在纸的右下方了。信笺上部的标志和下面的印章都是他所领导的农场的。这几张白纸因为有了这些鲜红的戳子而异常贵重。我从写字桌上拿起它,仔细地叠好,揣进棉袄怀里的口袋,会意地说:

  "你不给我也没关系。现在外调人员满天飞,这种空白介绍信多得路上都能拣到。"

  他的家还跟一年前我来时一模一样。只是他那时盖的小厨房已经有些残旧了,墙皮被那场大雨淋得露出了黄色的麦秸。屋子里,虽然并没有减少什么陈设,而在我看来,却感到萧条了许多。北面墙上那幅由意大利记者照的周恩来总理的遗像,像框上挂了一条黑纱,两端垂落下来,搭在一盆没有生气的文竹上。他亲手绷的沙发早已失去了弹性,我坐在上面。象跌进了一个土坑。他本人也比一年前削瘦了,两鬓爬满了白发,再加上他坐在吱嘎作响的藤椅里,更给我一股凉飕飕的感觉。

  虽然是春天了,但到处都给人以凉飕飕的感觉。

  上面的那一幕戏演完,他说:

  "你给我的信,走了五天才到。只有四十里路,怎么会走这么长时间?我拿起信封左看右看,深怕是让人检查过了。"他苦着脸笑了笑。"你别看我现在是场长,可是还跟在监狱里一样,成天担惊受怕的……"

  "我们从来就没有出过监狱。"我说。

  "是呀。"他喟然长叹,"这些年,我的嘴也成了一张臭嘴了:往坏的方面预料的事,总是一料就准;往好的方面希望的,从来没有实现过!你还记得去年这时候我跟你说的话么?"

  "怎么不记得?不过是来得太快了点。"

  "你还觉得快?我倒以为慢了。"他懒懒地说,"这些年,我们国家就象石头往山坡下滚似的,越滚到后来越快。我看现在也差不多滚到底了。"

  他抬起头,眼睛朝上,鼻翼噏动着,好象在嗅哪儿飘来的一股什么味道。他的眼光里有一种历经痛苦,备受希望的折磨,而最终惘然若失的神色。我理解这种心情。

  "是快到底了。"我说,"不过,我总觉得会有一次运动,一次真正属于人民的运动……"

  "能有什么属于人民的运动?"他在藤椅里烦躁地扭动。

  "这么多年来我们都是在运动群众,但又都说成是群众运动。'真正属于人民的运动'?那就会给扣上个'反革命事件'!你不信,我们就走着瞧。"

  "不管会被扣上个什么'事件',可是真正属于人民的运动总会来的!"我说出这些日子一直在心里酝酿的话,"周总理逝世了,邓小平又下了台,随着'反击右倾翻案风'的展开,一批一批象你这样的'民主派'都会倒下来。人民前面的屏障坍塌了,这时中国人民假如自己再不站出来说话,不走到斗争的第一线上去,那么我们十亿中国人就再没有资格在这个地球上生存!我们就是世界上最窝囊、最软弱、最劣等的民族了!"说到这里,我眼睛里不能克制地蒙上了泪水。"我们被欺负了十几年,被愚弄了十几年,被当作试验品试验了十几年,难道我们在试验失败而致我们于死地的时候连一声'疼'都喊不出来吗?麻木到连'疼'都喊不出来的人,那就是真正是该死的人了!……"

  我的喉头被硬塞住了,呆呆地坐在自造沙发的坑里。他也在藤椅里凝然不动。屋子里一时异常静谧,但又汹涌着感情的波涛,隆隆作响。

  半晌,他思忖着说:"那么,你准备怎么办呢?走?走到哪里去?"

  "我还没有一定的计划。"我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冷冷一笑,"这是个混乱的年代,连国家都没有计划,别说个人了!我只知道,这里是再也呆不下去了。'右'跟'翻案'两个概念都跟我有联系,运动一深人,我就会象七○年那样头一个被拧进监狱。与其让生命的火花在监狱里悄悄熄掉,还不如在一次风暴中让暴风刮灭!另一方面,你知道,六八年我从劳改队出来,曾经傻头傻脑地找过什么'刘邓司令部',当然,那时候只能以失败告终。可是现在,我想,如果你们这些'民主派'再不把眼睛转向人民群众身上,发动群众,组织群众,至少是支持人民群众,还是象过去一样等着挨打,等着人家把你们拧进监狱,而你们还要撅着屁股低头请罪,那么你们这些'民主派'也是活该倒霉了!……"

  "哦,哦。"他抬起一只手,苦笑着说,"你别这样写我们吧,我至少还给你提供了某种方便吧……"

  "是的,"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正因为你给我提供了某种方便,我们就可以想象:就在我们两个坐在这里的同时,全国正在悄悄进行多少象我们两个在这里做的事,说的话!我们不会是孤立的、偶然的现象。一个共产党员,一个右派分子,在各自的道路上走了二十年,搞到后来居然会有差不多的遭遇和心情,在这里促膝谈心,如果不承认这是历史造成的,又怎样去解释?所以我觉得现在整个中国的空气在孕育着一场真正的人民的运动。我们的国家和中国共产党,只有经过这场运动才能开始新生。"

  他深邃的眼睛突然警觉地盯着我问:

  "你准备好了吗?有……什么联系没有?"

  "没有。"我坦然地笑道,"能有什么联系?跟谁联系?这十几年来他们作的最大努力不是改善人和人的关系,而是切断人与人之间的横向交往。我甚至认为这是他们造成的最大祸患。他们把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善意、人道和义快气概全部破坏掉了,把人变成了浪和狐狸。这样的道德状态,也只有在一次人民运动里才能净化,建立起新的人与人的之间联系……所以你不用紧张,不用担心我现在和什么人有联系。你革命几十年了,你和你的那些老战友有私人联系吗?能互相推心置腹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