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大飞机

时间:2013-06-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红柯 点击:

    马晓莉和王宏伟结婚不久,王宏伟就把马晓莉从车排子办到奎屯,马晓莉是他老婆嘛。

    那时候的王宏伟几乎是个空中飞人,总是坐着飞机来往于天山南北,稍不留神就飞往北京、上海、广州、武汉,回奎屯是没办法,谁叫他是奎屯人呢。回奎屯就得贴着大地走,奎屯没有机场,新疆大大小小的城市都有飞机场,就奎屯没有。王宏伟属于奎屯土著,事业再辉煌,根在奎屯,他必须从蓝天上下来。一年当中,生意再忙,家还是要回的,父母亲在奎屯。从飞机上可以隐隐约约看见奎屯绿洲,那是飞机在石河子或者克拉玛依降落,飞机开始下降,云层消散,大地出现,王宏伟跟神仙一样贴着窗户俯视灰黄大地上的绿洲,心里热乎乎的。最热乎的时候,他都站起来了,空姐奔过来,让他坐下系上安全带,他就给人家唠叨大地上的那座小城市。也就是那一回,他碰到了他未来的妻子马晓莉,不是在飞机上,是在奎屯朋友们的接风宴会上。马晓莉跟她的同学待在一起,那是典型的新疆方式,朋友串朋友,陌生人也成了朋友,滚雪球似的。关键是宴会的核心人物,我们这位走南闯北见过大世面的王宏伟压根儿就没有意识到他的命运从此发生那么巨大的变化。细细想来,几个小时前在飞机上就已经有了某种迹象。王宏伟根本没想到空姐有那么大耐心,任凭他胡搅蛮缠。这个小丫头面带笑容,声音温婉,王宏伟越来越像个顽童,小丫头越来越像个大姐姐,人家本来是空姐嘛。人家还亲自动手帮他系上安全带,王宏伟一下子老实了,跟个乖孩子一样安静下来了。可以想象周围旅客们的目光,全是嘲笑与讥讽,占人家小丫头的便宜嘛,跟美女纠缠本身就是一种享受。这绝非王宏伟所愿,王宏伟都愤怒了,也就愤怒了那么一下,发觉不对劲儿,根本愤怒不起来,从心窝子里喷薄而出的是一股飓风般的喜悦,狗东西心情好得不得了。赶紧闭上眼睛,屏住呼吸,让这美好的心情一直保持下去。飞机落到克拉玛依,落到地面的王宏伟轻飘飘像在太空里走路。他还真把那美好的心情保持住了,他简直就跟氢气球一样,狗东西在克拉玛依机场逗留到最后,才让车子接走,一路上都在回味那美妙的感觉。他又不是没有接触过女人。他是个精明的生意人,南来北往中也交往过一些女人,相当娴熟相当有经验了,那些女人都很漂亮,一点也不逊色于这个空姐。在他面带微笑的默想中,他当机立断把漂亮、姿色、美人这些字眼儿剔除掉了,他很谨慎地给这个空姐选择了佳人,佳人才合适。他会心一笑,跟个孩子一样,做对了一道题,在心中把自己表扬一番,马上凝神闭息,暗暗发誓,一定要保持这种美好的心情,不是心情,是感觉,是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一个多小时后到了奎屯,到了朋友们招待他的宴会上,满满两大桌,老朋友新朋友还有不认识的朋友。让老朋友们惊讶的是没有以往的拥抱大叫,狗东西斯文了,矜持了,跟大家招手点头,神色中有那么一点点忧愁。生意搞砸了?有人嘀咕。但又不像,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腰杆硬邦邦的,举止稳重极了,他妈的太稳重了,都不像他妈的王宏伟了,连吃饭也不是以往那种风卷残云狼吞虎咽,吃一口放一次筷子,喝酒也是一小口一小口,吱吱喽喽跟老头儿喝酒一样,不再是大杯大杯地干了。有经验的老朋友就断定这狗东西有大动作了,要做大买卖了,完全处于临战状态。不管怎么说王宏伟到了他一生最关键的时刻,大家都有这种感觉,生人除外。宴会顿时有了几分严肃。这时候,王宏伟眼睛一亮,王宏伟看见了遥远的马晓莉。马晓莉是朋友硬拉来凑热闹的,马晓莉只认识在伊犁上农牧学校时的两个校友,其他人她就不认识了,她就静静地坐在角落里,偶尔吃一口菜,喝一口饮料,很好奇地看着这些久经沙场的男男女女,王宏伟就端着酒杯跟个王子一样庄严肃穆地走过来了。马晓莉一点也没有意识到此时此刻她也在发生奇妙的变化,通体放射出一道亮光,当然喽,眼睛里的光要多一些亮一些,也仅仅是她自己的感觉罢了,别人未必会意识到她的变化,她自己都不知道嘛;她更没想到王宏伟会走到自己跟前,人家已经把杯子举到她鼻子跟前了,压根儿就没有想象中的慌乱。她反应那么快,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会那么从容不迫、落落大方地把杯子举起来,还笑了那么一下,还咕噜喝了一小口。她以为自己又碰到校友了,刚才就碰到两个校友。聊了一会儿,这种场面她还不习惯,她甚至没搞清楚今天宴会的核心人物就是跟她碰杯的这个家伙,她甚至觉得面熟,又是一个校友。奎屯在地球上是个小地方,可对奎屯绿洲上的人来说,不管是市区的还是垦区的,奎屯就是整个世界,是个大得不得了的地方,到处可以碰到奎屯人。马晓莉就这么想,马晓莉就断定人家也这么想,王宏伟还说了声谢谢,她听见自己的声音那么好听,她说了一声不客气,她都愣了,这是她在说话吗?她有这么好的声音!她自己把自己感动了。别人脑子没发热,就问王宏伟:“谢什么呀?这家伙。 ”“她给我很大的帮助。”“什么时候?”“就在刚才,两个小时前。”“两个小时前你狗东西在飞机上,这可是车排子来的丫头,你搞清楚,狗东西喝多了。”王宏伟根本就不理这一套,瞎嚷嚷什么呀!王宏伟脑子透亮,跟清水洗过的一样,他在思索他说的那个很大的帮助,他的脑子太好用了,稍一思索,就有答案了。这么多年,吃吃喝喝奔来奔去,都是瞎闹,直到今天,他才感觉到女人的美好。这种美妙的感觉从天空到大地,从飞机到宴会,用常人的说法是混乱的尘世,生命应该有一道曙光,从天而降。确确实实降落下来了。他长长松了一口气,脑袋轻轻地晃着,手里的酒杯也晃了两圈,然后一饮而尽。然后呢,一脸的幸福,心满意足,无比快乐地站在那里,任凭朋友们纷纷离去。老朋友们都断定,狗日的又发了,发大了,因为大家从来没有见到王宏伟如此幸福如此满足的神态。在大家眼里王宏伟已经干得很不错了,已经很了不起了,已经是奎屯的骄傲了,要不大家这么恭维他,每次归来都有宴会给他接风洗尘?这狗东西运气真好,让这狗东西满意的买卖肯定是一宗大买卖!大到什么程度呢?大家都不敢往下想了。新朋友就冷静多了,尤其是刚刚结识的马晓莉。马晓莉的脑子特别好使,马晓莉不但感觉到王宏伟巨大的幸福和快乐,而且还很细腻很敏锐地意识到王宏伟的幸福和快乐跟生意没关系。这是一个男人的幸福和快乐,跟生意没关系。多多少少与自己有点关系,她一下子就慌了,脸都白了,逃跑似的离开了。万物有道,完全依其惯性而动。王宏伟又去忙他的生意,还是老习惯,去克拉玛依坐飞机。他脑子里已经把石河子排除在外了。克拉玛依和石河子的机场一直是他的专用机场,与奎屯相邻嘛。相比之下,石河子要方便一些,沿途也没多少戈壁滩,有安集海、沙湾这样的绿洲,人烟稠密,沿天山一带都是一块一块的绿洲,往克拉玛依就是沙漠戈壁滩了。没办法,他那美妙的感觉是从飞往克拉玛依的航班上开始的,他记住了那趟航班。他很快就见到了那位空姐。他揉一下眼睛,人家对他笑呢,他又揉一下眼睛,他都傻了,是她又不是她,他脑子里两个姑娘交替出现,马晓莉和空姐。其实他不知道马晓莉的名字,他以为是一个人,马晓莉又回答得那么自然那么贴切。说老实话当空姐出现时,他多少有些失望,大地上的那个姑娘才是真的,这一点判断力他还是有的。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他又往返两次,不为生意就为看那空姐。空姐身上的光芒完全消失了,所有的迹象都证明是宴会上他见到的那个姑娘。在以后的半年时间里,王宏伟再也没有离开奎屯,直到把马晓莉娶进洞房。想想这一段时光,他百感交集。马晓莉家在车排子,是个兵团的姑娘,在伊犁上学,中专生,找不到工作,在家里待一年了,到奎屯也是临时性的工作,偶尔被同学拉去参加宴会,就碰上了王宏伟。那个时候,马晓莉也被几个小伙子追着,有伊犁时的同学,有车排子的中学同学,还有团场的连排长。马晓莉是个好姑娘,好姑娘不会被人忽略的,马晓莉还是有骄傲的资本的,王宏伟费了一番周折才把马晓莉娶进门。王宏伟又一鼓作气,调动他所有的关系把马晓莉办到奎屯,具体单位就不说了,反正是市区一家收入稳定的单位,跟马晓莉的专业多少能扯上一点点。王宏伟也不在乎老婆的那么一点收入,女人嘛,有一份职业就行了,关键是跟父母待在一起,奎屯就多了一个亲人。还会多起来的,他们会有孩子的。再远一点,还有妹妹,还有姨姨,表姐表兄等等,一句话,王宏伟在奎屯的根越来越深。王宏伟回家的心情比以前紧迫多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