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爱情危机

时间:2013-06-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李进 点击:
上海孤儿(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爱情危机


       当我躺在床上,快感退却,热血冷静,我隐约感觉到某种危机,惠丽为什么要哭呢?她为什么要提起将来?我们的将来在哪里?难道将来她会离我而去吗?
       当我和惠丽沉浸在爱情的幸福之中的时候,那个黑小伙又出现了。和上次一样,惠丽和他直接走出了酒吧。我没有找到和他说话的机会,心中的疑虑随着他的到来又一次加深,但却没 有求证的方法。我曾想过跟在他们后面看看他们到底谈些什么,但是这种严重不信任惠丽的 行为对我来说风险太大。我宁愿永远把疑虑藏在心里,也不愿意做出任何有损我们感情的事 情,毕竟惠丽已经给了我所需要的绝大部分,而她从来没有向我索取过什么,她甚至还原谅 了我和凤姐的关系。后来我才知道,一个女人容许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需要巨大 的气量和牺牲,除非她不爱他。
       只要惠丽不去看望她的姐妹,只要黑小伙不来找她,那么剩下的时间,我们的感情基本没有 烦恼。我们在一起吃饭,上班时候彼此默默关注,用目光交流,甚至有时候还在洗手间里温 存片刻。下班以后,多数时间我们走在最后,在缠绵之后完成一次又一次的疯狂,然后就享受对方的甜言蜜语。如果是假期,我们偶尔还上街逛逛,一起品尝街头小吃,兴致勃勃地看 街头表演,津津有味地聊各自的故事。
       惠丽这一次和那个黑小伙出去半小时之后,就回来了,她向凤姐请了事假,然后把我叫到一边轻轻地说:“小强,我可能晚上不回来吃饭,堂哥要我陪他买件衣服,他不会挑。”
       我有点吃惊地看着她,心里非常难过,但我还是镇定地点了点头:“你去吧,早点回来。” 我心里自然极度不愿意,但是看他大老远地跑来,也觉得难以拒绝,而且我还是愿意相信惠 丽,也算是相信自己,因为毕竟绝大部分时间我们都在一起,没有理由担心他们一两个月一 次的见面。
       惠丽自然知道我心中的感受,深情地看了我一眼,轻轻地说了一声:“我去了。”就走出了 酒吧。
       看着惠丽的背影,我的心沉重起来,尽管我不停地安慰自己,那个黑小伙和惠丽不般配,惠丽非常爱我,但我还是充满了忧郁。毕竟他是个单身男人,而且惠丽总不愿意我和他照面。 有什么需要瞒着我的呢,难道我不可以和她一起接待他吗?想着这些晚上竟然吃不下饭。凤姐注意到我吃得很少,自然知道我的担心,轻轻地说:“没有什么的,平时自己多注意点, 男孩子气量要大些。”我尴尬地笑笑算是回应。
       还好惠丽八点多就回来了,看到我愁肠百转的样子,也是满脸愧疚,轻轻地向我问好,还悄悄摸了摸我的手。我点点头表示接受,心情有所好转,但是还是有些不快。
       闷闷不乐地等到酒吧打烊,惠丽主动地搂住了我的腰,一边把头往我怀里撑,一边轻轻地叫着我的名字。看到惠丽温柔乖巧的样子,我忍不住把她拥在怀里,勉强地笑着说:“没事, 我相信你呢!”
       惠丽听到我干涩的声音,自然知道我心中难过,紧紧地搂着我,把脸贴在我的怀里,很久没 有说话。我也静静地拥着她默不出声,也许此刻,一切言语都是多余。
       过了许久,我感觉到胸前有些湿润,我低头一看,只见惠丽眼角挂着眼泪,无声地哭着。我 的心一紧,低下头用额头对着她的额头轻轻地问:“怎么啦?惠丽。”
       惠丽抽泣了一下,哽噎着说:“小强,如果有一天我们分开你会难过吗?”
       “怎么会呢?小傻瓜,怎么说这样的傻话。”我抚摸着她的头发,慢慢地说道。此刻,她在 我眼里就是一个受伤的孩子,我并没有考虑她为何会这样问我,对她的怜爱掩盖了我的理智 .
       “你觉得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吗?”她还流着泪。
       “会的,永远都会。”我紧紧抱着她,吻过她的眼睛,她的脸颊,她的唇。
       我们紧紧地熔合在一起,沸腾的热血驱散了一切疑虑,郁闷和悲伤。
       许久以后,我拥着她慢慢向宿舍走去,我现在什么都不想问,刚才的一切就已经够了。
       当我躺在床上,快感退却,热血冷静,我隐约感觉到某种危机,惠丽为什么要哭呢?她为什么要提起将来?我们的将来在哪里?难道将来她会离我而去吗?我不要想,我不要将来,我 只要现在,将来太渺茫,太遥远了。一想它我就头痛。我只要惠丽现在和我一起就行了,我 只要现在可以维持到永远就可以了。
       但是现在可以维持到永远吗?梦醒时分总会来临,只是它来得太早了点,早到我们两人都没 有任何心理准备。而这一切都源自于我的怀疑,而这种怀疑又出自于爱情的排他性。只要我 爱惠丽,只要惠丽的生活中还有其他异性出现,它就不可避免。
       黑小伙又来了,他总是在三四点钟的时候出现,这次也是一样,大概他知道酒吧这时候人少 ,惠丽有空。他推门进来,没有直接看到惠丽,于是向站在附近的萧红问道:“请问惠丽哪 里去了?”
       萧红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显然对于这种没有称呼的询问非常不满,懒洋洋地说道:“你问 他吧。”她用手指了指我。
       “你好,请问找惠丽吗?”我迎上去打招呼。虽然我对他充满戒心,但是我还是愿意把他看 成惠丽娘家的人,希望给他一个好的印象,况且惠丽家还借了他很多钱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