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第五部第五章)(2)

时间:2013-06-0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张贤亮 点击:

  "有个老婆就是为了有人送牢饭,这个日子也真难过哟!"

  罗宗祺叫我娶老婆是为了写论文、马老婆子劝我别离婚是为了送牢饭,原来这就是现代的家庭观念!我不禁苦笑了。

  "唉!有啥办法呢?"马老婆子也笑了。"这就是命嘛!我告诉你,小黄这女子就是命不好。"

  "啊?你怎么知道?"

  "你没注意她?"马老婆子神秘地说,"她的人中上,就是鼻子跟嘴唇中间,有一条细细的横纹……"

  "哦,我倒没注意。"我嘻嘻地笑道,"来,让我看看你有没有?"

  "你又没正经的了!"马老婆子笑着挡开我。"我哪有?就嫁过一个人。那得嫁过好几个丈夫的女子才有!"她的语气仿佛是羡慕一个女人能有那样的资格。

  "唉!"马老婆子又叹道,"你也够没良心的了,小黄跟你也算是患难夫妻了吧。"

  "我们算什么患难夫妻?"我强打起笑容。"我们结婚的时候,正是你说的比较'安定'的时候。你不记得啦?"

  "反正你也够昧心的了!小黄侍候你吃,侍候你穿,哪点不好?你忘了你过去那副孽障的模样:收工晚一点,就夹着个碗蹲在食堂门口,跟要饭似的;穿的呢,前一片儿后一片儿的,象头掉了毛的骆驼!现在,"马老婆子上下扫了我一眼."你看你这整整齐齐的,真有个人模狗样了!"

  大约马老婆子想起了她自己的命运,目光透出一丝悲哀。

  "是的,我怎么能忘呢?"我嗒然若失地说,"不过,我告诉你:不是我没良心,也不是我昧心,而是我狠心。在这种时候,由不得我不狠心啊!"

  她一个人坐在外屋。

  这几天,她没有出工,不是躺在炕上睡觉,就是坐在凳子上发呆。两间房间所有的东西上,已经蒙上了灰尘,连雪白的雪花膏瓶子也失去了光泽,于是,一进屋,会发现屋里的光线暗淡了许多,尽管窗外的天气已经暖和起来,阳光开始散射出春天的色彩。

  她见我进来,凄恻而又怨恨地瞪了我一眼,嘴唇噙动了几下,但没有说出什么话。她就这样坐着;她就坐在那里……这些天,她明显地憔悴了,如同这房里所有的东西一样黯然无光。我审慎地瞥了她一眼,并没有发现她鼻子和嘴唇之间有什么横纹,倒是看见她额头上新添了一条断断续续的皱褶,象一条表示言而无尽的删节号。

  我极力克制着要去抚慰她的冲动;既然已经准备献身,何必给她留下一个思念的苦果?我脱掉棉袄,洗了脸,绾起袖子,故作姿态地拿起案板上的空面盆,解开盛面的口袋,这时她才说:

  "你还做什么饭呢?饭给你做好了,在炉台旁边热着哩。"停顿了一下,她又说,"你放心,我心眼再坏,也不会给你饭里下毒药的。"

  在一锅雪白的米饭上,有一碟炒鸭蛋。冬天,没有什么菜蔬,自己家产的鸡蛋鸭蛋,就是农工最好的菜了。炒这一碟鸭蛋至少要用半两油吧,我想。在炒鸭蛋旁边,还有一碟炒过的酸菜,切得很细,深绿色的菜丝上又放了一小撮鲜艳的红辣椒。红、青、黄,这三原色合成了一种忧郁的色彩,令人心酸。马老婆于在我们结婚时就夸过她:"巧手的媳妇能腌好酸菜!"而今天又说她"命苦",可能"巧手的媳妇"和爱动脑筋的知识分子一样,都"命苦"吧?

  我吃着,却难以下咽。筷子挑起一粒粒的米饭。我忽然明白了:这些日子她每顿都用配给的那一点点大米给我做饭,可能也是为了照顾我这个南方人吧?虽然我早已"改造"掉了南方人的习惯。我不由得抬起眼睛。她仍坐在餐桌旁边,背对着我,略微佝偻着,两手重叠地放在膝上,象一尊米开朗基罗的作品。初春的阳光从窗外射进来,在她周围勾划出一道如月晕似的柔和的光圈。这时我心里儿地响起一个声音:你要记住!你要记住!将来你会反复地想起这一幅场景,你会带着那么忧伤和痛苦的心情来回忆这一切。你记住吧!你把这一切牢牢地记在心里吧!……

  晚上,我们无言地睡下,拉灭了灯以后,她蓦地叹了一口长气,说:

  "这个家要败了,我知道的。今天,咱们的鸭子跟猫都不见了。你别看家里养的这种小牲灵,心可灵哩!人都不及它。家要败,人要遭事儿,它比人知道得都早,早早就先跑掉了!"

  不知怎么,我感觉她的声音是穿过了很厚的黑暗才传到我耳朵里来的。这声音被黑暗滤去了一切感情色彩,显得平静、呆板,而又无力。如果说死人会说话的话,那声音一定就是这样的了。我浑身冰凉。原来这两间库房里已经钻进了一种超自然的神秘力量,暗暗地揭开时间的帷幕,向我们展示了可怕的前景。我在被窝里屏声息气地等待她的下文,但她却不再说了。

  过了好长时间,我鼓起勇气问:

  "猫和鸭子都不见了吗?"

  她没有回答。

  "就在今天?"

  她还不回答。

  "奇怪!"

  她也没有吭声。

  我有点害怕。但我还能听见她细如游丝的呼吸,在这即将"败"了的家中悄悄地索绕。一会儿,这种一强一弱的、连续不断的、在空中飘浮着的如游丝般的呼吸,渐渐象蛇一样弯曲成一个蓝幽幽的、非常圆的光环,乍看起来象月全食,但定睛一着,却是一个其大无比的、铺天盖地的枪口。光环中间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顶头就是一颗子弹,直直地瞄准着我。我大吃一惊,挣扎着逃命。而在挣扎间我却成了那只不见了的灰猫,在炉台上、案板上、餐桌上又蹦又跳。可是那枪口还是对着我。于是我倏地又变成了我们丢失的鸭子,缩在鸭窝里面,但那枪口正好堵着门,对着我躲藏在旮旯。还是变成老鼠吧!刚一动念,我就成了老鼠。但在往洞里钻的时候,洞里倒先跑出来无数如黄豆粒大的小人,打着小旗,举着小标语,一出洞就四处狂奔,象一颗颗射出的子弹。他们还大声地嚷嚷着,尽量张大可笑的小嘴,似乎非常愤怒。我听不懂他们嚷嚷的是什么,只是我心里告诉我说:他们是刚刚由老鼠变成的人,他们说的还是老鼠的语言。他们对我这只大老鼠视若无睹,一群群激愤地从我脸前跑过去,很快就跑光了,最后剩下一个摔倒在地上的小人,仰面朝天,四肢乱颤。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