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第五部第五章)

时间:2013-06-0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张贤亮 点击:

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五部  第五章
 

  从田里撒完肥料收工回来,在积满黄尘的土路上,农工们三三两两地走着。走得很快,很有精神,干活中间保留下来的力气这时才开始发挥出来。

  何丽芳急匆匆地赶上我。

  "老章,"她说,"听说你要跟黄香久离婚?"

  "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不知道?"她扑哧一笑,好象这是件很开心的事。"谁都知道了!黄香久那天跑到我们家来哭,让我跟黑子劝你。"

  "黑子说什么?"

  "黑子没理她。"

  "那么你呢?"

  "我瞧她怪可怜的。"

  何丽芳把唯一的孩子放在北京,自己成天在队上游来逛去,有时早晨爬起来头不梳脸不洗就串门子。她对饮食男女的事最感兴趣。

  "你为啥要跟她离婚?"她按部就班地问。

  "我为什么非要告诉你不可,你又不是领导。"

  她嘻嘻地笑道:"你不说我也知道!"

  "知道了就不用问了嘛!"

  "唉,女人嘛,"她向我做了个媚眼,"老章,你大不懂咱们女人了。不管她跟多少人睡过觉,她心眼里还是只爱一个人。你信不信?"

  我没有理她,只顾走路。

  "就说我吧,"她兴致勃勃地把话转到自己身上,"我不瞒你,我跟好几个男人睡过觉,可心眼里就爱黑子一个人。你信不信?"

  "我信。"我说。

  "那不就结了呗!"她认为问题已经解决了。

  "可是我不懂,你只爱黑子一个人,为什么还要跟别人睡觉!"

  她一点不感到语塞,痴痴地笑道:"那你就不懂咱们女人啦!"

  "不懂。"我承认。

  今天阳光特别好,象初春的天气。西边的山问没有一片云,没有一点雾霭,在很远很远的地方,都能看到那上面有一块一块裸露的石头。去年的现在,我还在那里放羊哩,而今天,却在这条路上讨论着离婚。过惯了十年如一日的刻苦生活,这种变化叫人头晕。我又感觉到这一年象一场梦。凡是过去的事情都象场梦,而凡是没有来到的将来也象梦……

  "不过,她那种女人你是不能要。"何丽芳却这样劝我。

  "为什么?"

  "第一条,她不能生孩子;第二条,你没听人说嘛:'女人越离越胆大,男人越离越害怕'。离了几次婚的女人心就不稳了,跟我不一样;第三……"

  "去去去!"我停下来,皱起眉头,一挥手。"你走你的吧!你少来烦了!"

  "你瞧你,"她仍然嬉皮笑脸的:"我要教给你嘛,这女人……"

  "你走不走?"我把锹从肩上取下来,对着她。"关于女人,我比你懂得多!"

  她毫不在意,朝我露齿一笑,哼着《送你一朵玫瑰花》走了。

  我以为我走在最后,可是后面还有一个马老婆子。

  她胳膊弯里照例夹着一捆干柴,从她的形态上,看出她是在追赶我。我站在路旁边等她。

  "苦啊——"

  还离得很远,她就象京剧老旦那样悠扬地长叹一声。但神情上却丝毫看不出她觉得苦。爬满皱纹的脸上带着微笑;她昂着头,挺着胸,脚下象母驴的后蹄那样有力地捯腾。我想起她自己常说的,"俗话说,'抬头婆姨低头汉',我苦就苦在这走路的姿势上。"其实,这句俗话说的是"婆姨"与"汉"的性格,和命运无关。但她要那样理解,也只得由她。她找到了自己苦的根源,所以才觉得苦中有乐。

  "老章,你为啥要跟小黄离婚呢?"她赶上来,问我。

  "这事你就别问了吧,刚刚就有好几个人问我。"我说,"奇怪!现在的人都喜欢管别人的闲事。"

  "大家都关心你嘛!"她横了我一眼。"你虽然有帽子,可是大家哪把你当有帽子的看……"

  "不错,大家对我都很好,"我淡淡地说,"可是运动一来脸就变。胳膊拧不过大腿,大家都要保全自己嘛。这么多年了你还不清楚?人的脸是'兔子拉车——说翻就翻'!"

  "是不是又要来运动了?"她蹶着嘴唇,鬼鬼祟祟地问我。

  "你也太不灵了!"我笑道,"运动已经来了,叫'反击右倾翻案风'。喂,你写的申诉书怎么样了?有答复没有?"

  "没有,幸亏没写!"她又高兴了,象中了彩票似的。"那时候,小黄写不好,叫你写你又不写;我想找周瑞成,可那老家伙吱吱唔唔的,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我一生气:拉倒吧!命里摊上个啥就是啥!"

  "你的命还算是好的!"我祝贺她。"不然,这次你正好是队上的一个'翻案'典型。"

  "你呢?"她伸长脖子问。

  "我还用说?我不写申诉也要说我在'翻案'。我是在社会上挂了号的。"

  "唉!"她叹息道,"刚安定了一年……"

  我笑出声来,告诉她:"这话你可别跟旁人说,最近一条语录就是针对你这句话来的:'什么三项指示为纲,安定团结不是不要阶级斗争'你可小心点!"

  "咦!"她伸了伸舌头。"这话咋讲?又要安定,又要斗争……"

  "那你自己捉摸去吧!"我说。

  "哎,既然这样,我说老章呀,你就别跟小黄离了吧!"她竖起一根手指头为我谋划,"要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象七○年那次一样给关了进去,还有人给你送个衣、送个饭啥的。"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