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华姐之痛

时间:2013-05-1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李进 点击:

上海孤儿(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华姐之痛



       时光总算又回到了我们的两人世界,我和惠丽又可以卿卿我我,花前月下了。惠丽念过过高 中,只是由于父亲的大病才中途退学,她喜欢文学,对周围的景物也比较敏感,常常能够因 景生情,念出几句诗来,甚至在我们疯狂之后,她还能想出几句黄诗。我文化水平低,向来 不能合拍,只能听了傻笑。当然上海的月亮并不亮,街上也没有花。这正如我和惠丽的爱情 ,虽然我们彼此相爱,但是却没有太多自己的时间和空间,美好但是略带遗憾,而这些遗憾 恰好就是我作为孤儿所必须承担的代价。
       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共度假期,激情也丝毫不减,甚至比以前更加疯狂。也许是时间的延续 酝酿出更深的感情,也许只是季节的变化激发了生物的潜能。因为春天来了,天气正在变暖 ,据说很多动物就是在这个时候完成繁衍后代的工作。当然我们并不需要,也没有如此伟大 的工作要做,我们只需要快乐,肉体的和心灵的。但是天气变暖的速度很慢,对于体毛退化 的人类来说,在野外交配的温度要比动物严格得多。我们需要等待,等待气温足够高的时候 ,才能够重新回到去年那种夜夜春宵霄的季节,而这种等待是漫长的,尤其是对于一个充满渴 望的人来说。
       对于时间的流逝,我的感觉非常奇特,它既快又慢。如果只沉浸在和惠丽的缠绵之中,它过 得很快;如果我希望更进一步,我就感受到寒冷的天气,那么它就过得很慢。这种奇特的感受尤如爱和欲一样交织在一起,并且恰好就来自于爱欲交织。
       日子就在幸福与期待中过去,阳春三月来临了,这两个月里,我和惠丽还是沉浸在热恋之中 .萧红虽然还是失望地看着我和惠丽呆在一起,但是也不表现出明显的反感。我们上次的事情她也守口如瓶,从来没人提起。
       惠丽也没有再去和她的姐妹聚会,这让我感到安心。我现在非常不喜欢惠丽的那个姐妹,本 来开始的时候我对她还很有好感,因为惠丽说她是一个美女。每一个男人对于一个陌生的, 意象中的美女都会充满好感,我也是。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因为我没有机会见到她,反而她要和我争夺惠丽,争夺我们一周一次的假期。尽管这并不是她的原因,而是惠丽的要求,但 是事实上却是她和我争夺惠丽。当然谁胜谁负并不取决于我们的努力,而是取决于惠丽的意 愿,如果惠丽愿意,她可以去见她的姐妹,也可以留下来陪我。我还没有干涉惠丽自由的习 惯和能力,当然我可以表达自己的意愿,来影响惠丽的决定。惠丽当然知道我的感受,所以 她才两个月没有去见她的姐妹。
       这期间,那个黑小伙又来酒吧找过一次惠丽。本来惠丽用她的柔情和蜜语已经促使我淡忘了 心中的困惑,他的出现又让我重新泛起心中的疑虑。但是我并没有机会问他,当时惠丽就在 客厅,她很快就和他走出了酒吧,并且消失在我的视野中。尽管我们没有说话,也没有出现 上次的异常,但是他本身就足以加深我心中的疑虑,因为他是一个成年男人,并且总是一个 人来,这使我觉得他应该单身。但是惠丽回来之后,我并没有象上次一样询问,我知道惠丽 处世的经验足以应付我的提问。倒是下班以后,惠丽主动谈起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我们家就在一个村里,以前关系都还一般。”惠丽平缓地说,“但是我爸生病的时候借了 他家很多钱,后来关系就好了起来。他一个人在上海搞建筑,收入还可以,平时有空就过来 看看我,毕竟大家都是邻居。”
       我以前听惠丽谈过她家的景况,知道她家里非常贫困,尤其是父亲治病借了很多债,没想到 却是借了这个家伙的。
       “借了多少?”我很自然地把惠丽的负担看成我的负担,希望能够一起分担。
       “这个——三四万吧。”惠丽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我吃了一惊,心想这真是一个大的数目,如果依我目前的工资,七八年全部省下来才可以还清。
       “慢慢还吧,反正他家也没有催,先不想那么多。”惠丽见我没有说话,知道我的感受,安慰我说。
       “嗯,以后我们一起还吧。”我揽过她的腰。虽然数目对我来说很大,但是我并没有很沉重 的感受,因为作为一个孤儿,从小就对家庭负担缺乏体验。
       惠丽点点头,把脸贴着我的胸,对于黑小伙的疑虑又在我心中慢慢褪去。
       但是阳春三月是一个温暖潮湿的季节,正如动物会在这个季节异常活跃一样,人类也不会平淡渡过。
       华姐和萍姐来了,她们依然和以前一样坐在酒吧的角落里,依然大声地召唤我,依然在酒吧 熬到午夜,不同以往的是,这一次她们都醉了。萍姐向来就容易醉酒,这一次当然就成了一 摊烂泥,华姐以前很少醉酒,但是现在也脚步踉跄,重言叠语。当我搀扶着她们走出酒吧的 时候,我就知道华姐会要求我送她们回家。
       果然,当我把她们搀到车前的时候,华姐说话了:“小强,我们要打的,我开不了车。”她 的话不太连贯,但是可以看出她还比较清醒。
       “对,你也醉了。”我说道。一个醉酒的人当然不能开车,一个半醉的人也不能。
       于是我扶着她们两人站到路边打车,很快车就来了,我把她们两个扶到后排坐好,准备离开 .
       “她们下车了怎么办?”司机问道。
       “这个——她们自己可以回去的吧。”我说道。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