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第五部第二章)

时间:2013-05-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张贤亮 点击:

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五部  第二章
 

  马厩里有一个公社干部模样的陌生人,披着一件淋湿了的蓝布中式褂子,和曹学义一起靠在马棚的栏杆上。

  "回来啦,淋着了吧?"曹学义笑眯眯地跟我打招呼。

  我没有理他,把马群赶到潮湿的马棚里,帮着"哑巴"一头头地将它们挂在糟头上。

  曹学义和那个公社干部走了过来。"都在这儿了,一共二十四头,"曹学义告诉他。"你看吧。"公社干部很内行地一一打量着牲口,老练地翻开它们的嘴唇看看牙口,边看边咂嘴摇头。"都不怎么样!"他说。

  "你是干什么的?"我问。"是买牲口么?"

  "嗯。"公社干部抬起眼睛看了看我。

  "你算了吧!"我说,"你们农村有这样的牲口吗?农村的牲口都是'三快牌'的——躺倒比站起来快,拉稀比干活快,脊梁骨比刀快。你瞧瞧这头牲口,"我拍拍大青马的脖子,"你要买我还不卖哩!"

  "行啦,"曹学义说,"他看上哪头就给你哪头,都看上了都赶走!"

  "怎么?"我诧异地问:"农场不要牲口了?"

  "哼哼!"曹学义撇了撇嘴。"上头说一九八○年全国实现农业机械化,下头更积极,定的目标是提前三年,现在八字还没有一撇,就开始处理牲口了。我看他狗日的五年里能不能实现机械化!……不过,到时候咱们再向公社买牲口吧。反正折腾来折腾去都是国家的钱。"

  "好吧。"我说。他这番话,似乎缩短了我和他的距离。

  回到家,黑子夫妻俩和"哑巴"的大脚女人就接踵而至。

  "老章,他妈的!我一回家就叫我写批判稿。"黑子说,"没辙!你给咱们俩口子一人写一份吧。"

  "还有我们俩口子哩!"内蒙古的大脚女人说,"你们说这叫啥事儿!还要让'哑巴'也批判宋江。宋江是谁呀?又犯了啥错误了?"

  "宋江是党中央的副主席。"黑子拍拍大脚女人的肩膀,告诉她,"他的错误跟你们家'哑巴'一样:一天到晚不说话!"

  "咦!一天到晚不说话也是错误?"大脚女人手里拿着一叠白纸。这是畜牧班发给她写大批判稿用的。批判稿纸有统一的格式,限期交上去,和交公粮一样。

  "那可不!"黑子正色说,"说得太多了跟不说话都是错误。幸亏你们'哑巴'是个臭放马的,要是个官,咱们也要拿他来批判批判!"

  大脚女人半信半疑,嘟哝道:"这世道,简直叫人没法儿活

  了!……"

  何丽芳今天梳洗了一番,突然变得白洁而光滑。她笑着说:"行啦!黑子尽胡弄老实人。大嫂,把你的纸捐献出来,咱们一人一张。"说着,把大脚女人手里的白纸一把夺了过来。

  "这够吗?这够吗?"大脚女人有点舍不得。

  "你当他妈的要跟姚文元一样写长文章呀?"黑子说,"一人有他妈一张哄哄上头就行啦!"

  "还有我哩,给我也留一张。"香久在忙着做饭,这时插话说,"班里也要叫我写。我都忘了跟我们老章说了。还是我们老章跟马老婆子好,有帽子的倒不用批判宋江了。"

  我洗了脸走到桌子旁边,说:"嗯,你倒确实应该批判宋江,因为他把他偷野汉子的老婆给宰了。"

  香久悄悄地在我背上拧了一把。

  何丽芳抿着嘴向黑子瞥了一眼。

  傻乎乎的黑子比去北京之前胖了一点。他趴在餐桌上低声对我说:"北京他妈的小道消息可多啦!说是什么'批周公'、'批宋江'都是冲着周总理和邓小平来的。"

  "哦?"我抬起眼睛。

  "可不是!你瞧着吧,这'文化大革命'还没完,要不搞个天下大乱,彻底完蛋才怪哩!"

  我把白纸铺在桌上,谨慎地说:"咱们写吧。在没完蛋的时候,你不是还得照他的意思批判吗?"

  "哦,对了!"黑子从口袋里掏出两张报纸,"给你,当作参考。你就瞧着上面抄得了。可别几份都抄成一样的。反正你有那个本事,前后句子颠倒着来……喏,你看这条语录:'宋江投降,搞修正主义。'这叫啥话?连我都他妈知道宋江那时候连马克思主义都没有,哪来的修正主义?这还不是指鸡骂狗?……"

  我笑着说:"你看得这样透,那我就照你的话写,保证是篇好批判文章。"

  "可别、可别……"黑子做出惊恐的模样,随即又笑喜嘻地说,"北京人说,上头实行'愚民政策',咱们下头就实行'愚君政策';反正是'丫亭'的哄我,我哄'丫亭'的!谁跟谁也没实话!"

  "唉!"我提起笔,边说边写。"'文化大革命',首先搞坏的倒不是国家,而是败坏了我们中华民族的道德。这可是要遗祸好几百年的事!"

  黑子把一只脚踏在板凳上,颇为自得地宣称:

  "没有道德的日子好过!有道德的日子不好过!"

  确实是这样!

  我很快就把五张批判宋江的文章抄好了。黑子眉开眼笑地拿起他们夫妻的两张:"行!嘿,你们听这词儿:'把批宋江同农业学大寨,坚定不移地向贫下中农学习结合起来。'真他妈有你的!老章。给,大嫂,这是你们俩口子的。赶明儿,我得好好向你们'哑巴'学习哩,他才是真正的贫下中农……"

  客人们高高兴兴地走了。她把饭端到餐桌上,颇感自豪地说:"你写得真快!要叫别人写,起码要憋上两天。"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