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改变(卫斯理系列)

时间:2013-05-1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卫斯理系列全集(在线阅读)  >  改变


    这个故事,叫作“改变”,很切题。因为故事之中,有极多的改变——从齐白生命形态的改变,到我改了主意去找古墓,都是改变。
    地球上以至宇宙间,一切事物,都不断在改变,变化或大或小,肯定都在变。
    改变,是绝对正常的一种自然现象。
    曾有人对公众(或个人)作出了一些许诺,若干时日之后,发现实在做不到,痛苦不堪,便前来问计。授以一句话,问题就锓刃而解。
    这句话是:“我改变了!”
    既绝对合乎宇宙间的自然现象,谁能不让你改变?

    第一章天下最悲哀的事

    我正在和白素讨论一个问题——有一句话是不是可以成立。
    这句话是:只要是生命,都有终结的一天。
    白素问:“你是单指地球上的生命”
    我还没有回答,就听到楼下老蔡攫直了喉咙,大呼小叫:“先生,你来了,好久不见,真太好了,他们两夫妻都在。”
    情形者通之极,但是我和白素,面面相觑,矫舌不下,惊诧不已。
    常言说人居傲是“眼睛长在额头上”,而我们这位“贵管家”老蔡,眼睛根本是在头顶上,对于上门来访者,态度之差,可得世界冠军,连好声好气都没有,怎会如此“礼贤下士”,不知是谁能蒙他老人家如此青睐。
    我们正在猜时,已听到来人的声音:“帮你找好了,就在你的家乡,也买了下来,就当是我送给你的小礼物好了!
    老蔡一连志道谢,听得出他的声音之中,充满了真正的感激,竟还带着哭音,那是感激滋零了。
    来客一开口,我们就知来者是谁,可是对于老蔡的行为,仍是诧异不已。
    两人的对答,表示来人应老蔡之请,送了一样什么东西给他,所以老蔡感激莫名,但老蔡一向眼高于顶,怎会如此客气?不知来人送给他的是什么东西。
    可以肯定那必然不是普通的物事,因为来人根本不是普通人,乃是天下盗墓第一把手,盗墓大王齐白是你自从古酒大会之后,我一直没有齐白的音讯。这个人,就算有事找他、也根本我不到他,故此每过一个时期,他都会自行出现,而且每次,都会有新奇古怪的事和他一起出现,所以他一直是我最受欢迎的来客之一。
    这时,齐白已在楼下大呼小叫:“卫斯理,卫夫人,齐白来了,你再也猜不到,我带了什么礼物来了!”
    我和白素互望了一眼,一时之间,确实想不出他带了什么和物来。我正要回答,却突然听到了一声怪叫——那声怪叫,毫无疑问是红绫所发,但是她何以会发出这样的惯叫声来,也令人心惊肉跳。
    我身形一闪,已出了书房,向楼下看去,看到的情景,奇特之至。
    我看到了三人一鸟站着。那三人是老蔡、齐白和红绫,一鸟是那头鹰。
    (发生在那头鹰身上的事,先称大奇,容后补叙。)
    老蔡微弯着腰,脸上每一条皱纹之中,都散发着喜悦和感激。齐白和红绫互望着,齐白的神情,极其惊讶,因为红绫非但发出了一下怪叫声,而且伸手直指着他,也瞪着他,神情极难形容,大体上可以用“惊喜交集”这样的语句吧。
    齐白没有见过红绫,忽然之间,看到了这样的一个怪人,带着一头巨鹰闯了进来,一进门就冲着他怪叫,其惊讶可想而知。
    (红绫虽然是我的女儿,但在陌生人眼中,她绝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怪人。)
    可是看他的神情,又显然知道他是什么人——那当然是他直在留意我的记述之故。
    是以他虽是惊讶莫名,但也伸手指向红绫,也发出了一下怪叫。
    我用了很多文字形容这情影,实际上,两下怪叫专制和乎是接连发生的。而在齐白发出了一下怪叫声之后,红绫又是一下怪叫,嚷着:“你身边带的是什么酒?不得了那是什么酒?”
    刹那之间,齐白的神情古怪之极,张大了口,合不拢来了。红绫的视线,却已盯在他手中的一只布袋上。
    齐白再叫了一声,也嚷着:“你怎知我带着酒?”
    红绫大声道:“酒味那么浓,除非是没有鼻子,不然怎会闻不出来?”
    齐白满面疑云的向我望来。我道:“不是别人没有鼻子,是你的感觉特别灵敏。”
    红绫向我望来,叫了我一声。我道:“女儿,这位就是我常提起的齐白叔叔。”
    红绫立时道:“齐白叔叔,把你带来的酒,快些给了我吧!”
    齐白的神情古怪之极,一来,他不明白何以卫斯理会在一个如此嗜酒的女儿。二来,他实在不明白何以红绫会闻到酒味。
    而红绫在说了之后,看她的神情,像是想动手去抢了,而她肩上的大鹰,也伏着人势,张开双翅。欲扑向前。齐白急叫:“这就给你!这就给你!”
    他一面叫,一面已反手中的布包、向红绫递了过去,我一见这等情景,就急叫:“慢慢解开来。”
    可是我虽然说得快,还是迟了一步,布包一到手,红绫一双大手,两边一扯,“嗤”地一声,已经经把布包裹成了好几片。
    我之所以要大喝,是因为我知道,齐白一生盗墓,在他身边的物事,无一不是古物,有的可以列入稀世奇珍一类,那布包的布,颜色黯没,看来不起眼,但一定是珍贵的古董无误。
    果然,后来向齐白一问,他说来轻描淡写:“滑什么,只是一幅古代波斯织锦,可能是人类第一幅用这种复杂的方法制造的作品——我们又不研究人类的纺织史,要来她没有什么用。”

顶一下
(6)
85.7%
踩一下
(1)
14.3%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