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第五部第一章)(2)

时间:2013-05-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张贤亮 点击:

  "过去的事情不提!"我兀地又暴躁起来。蜘蛛网破裂了。"以后呢?结婚以后呢?我现在真懊悔,为什么那时候我没闯进来把你们两个……"

  "你别这样!你别这样!"她惊恐地一翻身跪在炕上。"我该死!我不好!我就这么一次。我跟你坦白。'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还不行么?"

  "哼哼!你除了审讯员和劳改犯说的语言,还会说什么话?"

  可是,这句话却猝然勾起多少往事,一幕一幕在眼前象电影的画面一样。原来我们都是来自同一个地方啊!蜘蛛网在风中无力地飘荡。我凄然地拍拍枕头。"你睡下吧。"我说,"那时候……我……我只气你不该跟他……你想想他是什么人?跟我们是不同的……"

  "嗯、嗯……"她抽泣着。"我该死!可是,你不知道,不管我跟过几个人……可只有跟你……感觉不一样。"

  "你的感觉真是太敏锐了。"

  "就是的!"她急于表白,"你听我说……"

  "我不听你说!你那些臭事情我也不想知道!"我翻过身去,把背对着她。"我只听人说过,不要跟结过婚的女人结婚,因为她老是拿后一个跟前一个比较。"

  "正是因为有了比较才……"她用小手指在我肩膀上轻轻地划圈,一个圈连着一个圈,"觉得你好。"

  "那不一定。你还可以一个一个比较下去。"

  "真的!不是现在,是八年前。"她热烘烘的鼻息吐在我光光的脊梁上。"在劳改队的芦苇荡里。那天,我就觉得你和别人不一样。"

  "幸亏我跟别人不一样,不然我至少要加三年刑!"我冷冷地哼了一声。"你说的话你自己大概都忘了吧。"

  "那时候我说的不是真话……"

  "我知道你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算了吧,不要做戏了。睡觉!"

  然而,她还在抽抽搭搭地哭泣。女人的眼泪是小溪的流水,幽幽的,平和的,无力的,却能冲刷掉石头坚硬的棱角。卵石,就是被女人的眼泪磨光的,并且,卵石也只有泡在女人的眼泪里才变得晶莹美丽。

  "来吧。"我翻过身去说。

  而这时,黑暗中在策划着多少阴谋;多少诡计和逃避诡计的主意在静悄悄地形成:白炽的灯光下在紧张地翻阅多少份人事档案;铁栅栏里关押着多少待决犯:多少个广场在连夜刷大批判文章;有多少人的头发在这一刻变白……

  雨来了!

  在一望无际的坦荡的田野上,云来得特别快,雨来得特别快,因为中途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它们。秋季,又是一个多雨的季节,天说变就变。

  雨在薄薄的乌云还没有遮住太阳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地倾注下来。豆大的雨点象弹丸似地射向地面,沙土上砸出一片一片麻点。荒草滩上和田野上,顿时腾起尘土和水珠混合成的白雾。而风还在刮着。原野上出现了这样的奇观,明亮而温暖的太阳从乌云中放射出光芒,象金色的流苏在空中飘拂;雨点,是穿透过阳光落下来的,于是每一颗雨点都带着阳光的绚丽色彩:已经衰败的蒲草、芦苇、猪耳菜和牛旁,陡然变得异常生气勃勃,颜色黄得可爱。

  但是,马群骚动起来。这是一场冷雨。冰凉的雨点砸在它们晒得发热的身上如同挨了鞭子的抽打。我和"哑巴"两面夹击,努力想把它们围到林带地去。而它们被雨打得懵头转向,互相冲撞、互相挤压。前面的马蹄掀起的湿泥溅在后面的马眼上,后面马的前蹄又踏着前面的马,就在这一刹那间,一匹儿马驹惊了!

  它脱离开队伍,茫然不知所措地四处乱撞。这是头烈性的马驹,脖子上还挂着绊木。但正是这根绊木使它更为惊慌。它前脚不停地磕在绊木上,梆梆地发出木头敲击骨头的清脆声。它一定很疼痛,于是狂乱地又叫又跳。我纵开大青马去堵截它,大声吆喝它,而它一点不听指挥,甩开我,一头向马棚方向闯去。

  不能让它跑掉!它要跑到谷场上去,就会把谷场糟蹋得遍地狼藉。

  "这就是没有骗它的缘故。"大青马忙中偷闲地告诉我,"要是骗掉它,它就老实了!"

  "快跑吧!"我抽了它一鞭子。"别废话!"

  "你忘了我和你曾经有过一场关于哲学的讨论啦?"大青马埋怨我。"啊,你跟原来不一样啦!"

  儿马驹还死命往前飞奔。它毕竟没有被骗掉,它毕竟是匹年轻的儿马,它跑得双大青马快,已经快到谷场前面的那片杨树和沙枣树组成的防护林了。

  "快!"我又抽了大青马一鞭子。

  可是,在儿马驹刚要跑进防护林的当儿,从防护林陡地钻出一个白色的人影,在蒙蒙的烟雨中伸开两臂挡住它的去路。

  "别那么拦它!小心!"我喊道,"抓住它的绊木。"

  马驹仍是翻着四蹄往前跑,好象它前面没有这个障碍,直直向白色的人影撞去。而这个人却也矫健,等马驹跑到跟前,一闪身,接着扑了过去一把抓住了绊木。

  儿马驹愣了愣,摆了一下细长的脖子,但还是倔强地跑着,只不过改变了方向,斜斜地向草滩上扎去。这个人死死地拽着绊木,一屁股坐在地上让它拖着。那件当雨衣用的塑料薄膜从头顶上掀了下来,我才认出她是香久。

  "快!"我一夹大青马,飞快地赶到马驹旁边,抓住了拴绊木的绳子,使它停止了下来。

  "你怎么跑来啦?"我跳下马,一面"吁、吁"地用手掌安抚肌肉哆哆嗦嗦的马驹,一面问她。

  她站了起来,浑身沾满泥水。她把那块塑料薄膜拣回来,气喘吁吁地说:"队里吹哨子,叫大家到场上去盖稻子。我一看要下雨,给你拿了件衣裳就跑来了……管他娘的哩!曹学义瞅着我跑了也没叫我。这会儿大伙儿都在场上忙哩……"她又兴奋而自豪地盯着我的脸问:

  "我行吧?啊,我行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