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第四部 第一章)

时间:2013-04-0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张贤亮 点击:

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全文在线阅读)  >  第四部  第一章



  "你在这里干啥?"
  "我在看月亮。你看,月亮圆了,又缺了。"

  "真是个傻瓜!唉!嫁了你这么个人真没办法!"

  除了睡觉,我尽量不到里面那一间屋去。自我发现了那件事以后,房子里似乎处处留有曹学义的痕迹,曹学义的味道,曹学义的影子。他们是在哪里……是在炕的这一头?还是在炕的那一头?他们总不会在我睡的这一头来搞吧?我极力想从空气中捕捉到他们当时的一举一动:曹学义是这样进来的;她是那样迎上去的;于是他们这样拥抱在一起,那样厮缠着进到里屋;是谁抬手拉灭的电灯?是他,还是她?然后他们是怎样一起滚到炕上的?她的动作我是熟悉的,包括她的呻吟,那么是不是她在曹学义的怀里也把这些过程演了一遍?……我知道我很无聊,但我控制不住自己总要反反复复地如此去想象。甚至会在半夜中突然惊醒,皱起鼻子:是不是有一股什么东西混合在一起的特殊气味?

  所以,放牧回来,吃了晚饭,我多半是坐在我平整出的这一块庭院中乘凉。

  还写什么论文?!这个阎婆惜比周瑞成还要危险!而且,我不过是"半个人",是"废人",我已大大降低了对这种工作的兴趣。

  只能苟且偷生地观望和等待吧。

  酷暑来临,麦子已经收上了场。热烘烘的风刮过正被翻耕着的麦茬地,带来浓郁的泥土气息。那边,"东方红"拖拉机在辚辚地吼叫,金属的声音居然象动物在嘶鸣,有一种颤动的灵气。即使是钢铁,也和大自然融合在一起了。无遮拦的庭院前面,是那一片杨树林和沙枣树。它们是忠实的见证人,永远挺立在自然法庭的证人席上,决不退缩,决不回避,有时在晚风中竦竦地向我表示他们的不满。

  我看着悒郁的上弦月在傍晚高高地挂在天空的南方,并在半夜里落下。

  我看着忧伤的娥眉月在日没之前出现在天空的西方。她追随着夕阳,几乎和夕阳同时隐没在山峦的那边。

  "你看你,这些日子又黑又瘦,"她一件一件地收着晾在绳子上的衣裳,用既象是关心,又象是埋怨的口气说,"让人看了,还以为我咋欺负你了哩!是少了你吃的?还是少了你喝的?"

  是的,我在人眼里,只剩下吃和喝两件事情了!

  "人要瘦,有什么办法?"我无力地说,"至于黑嘛,你也知道,太阳这么毒……"

  "你就不知道在树荫底下呆着?一个放牲口的,还那么负责!把你稀罕得不行!"

  星星开始闪烁出微弱的亮光,而在西方的山顶上,一抹桔红色的霞光还没有完全熄灭,宁静地照耀着渐渐昏黑的坡地。

  "你也搬个小板凳来坐一会儿嘛。"我说,"你看,夜里这么好……"

  "我还忙着哩!哪象你有心思一晚上数天上的星星!"她抱着一大抱衣裳,掀起门帘啪嗒一声进去了。竹门帘是我趁放牧的方便,骑着马到三十里外的供销社买的。她细心地将四周用白布一针针地缝了一圈包边。"这样,就能用好几年,"她说。

  她还想着"好几年"的事!

  我进到里屋去的时候,她还在纳鞋底。

  "给谁做的?"我搭讪地问。

  "还有谁?这屋里就两个人,你说还有谁?"

  她抬起手,把针锥在头皮上刮了一下。动作利索,手势优美,宛如京剧的花旦一甩水袖。

  鞋底很大,那当然是我的。

  我脱了衣裳躺到炕上。夏天的土炕,到夜晚会自然散发出如月光一般的清凉。光脊背贴在薄薄的褥子上,就象浮在平静的水面。我是一片落叶,任微风把我吹到任何地方。我曾想过:女人,我要逐渐地熟悉你!可是三个月过去了,仅仅是一个她就比刚开始接触时更难以捉摸,难以预料。大脚的女哲学家说得对:你能把人"思谋"得透么?

  尤其是女人!

  那天早晨,小李子开着拖拉机回来,我站在空空的拖斗里。拖斗后面,还拴着两匹马。拖拉机在前面不慌不忙地用马走的速度滚动着,马无精打采地一步一点头,仿佛瞌睡没有睡够。大队正巧出工,全体农工在路日上看我们这支奇怪的行列。小李子先声夺人,还没有走近人群就大喊大叫起来:

  "妈的!这车能开么?!还没有到站就熄了火,把我们搁在荒滩上,幸亏老章半夜回来牵了牲口才拉着。要不,两个人早都让狼吃了!X他妈!不给咱们俩记四个工,老子跟他没完……谁有本事谁来开吧,老子要回场部睡觉去了!"

  小李子跳下拖拉机,骑上自行车一溜烟回他当官的爸爸那里"睡觉"去了。在人群里,我看见她疑疑惑惑地盯着我的脸。

  "是你昨晚上回来牵的牲口?"她露出尴尬的笑容。

  "是我。"我沉着脸解下拴在拖车上的缰绳。

  "那……你咋不回家?"她跟在我的身后。

  "哼哼!"我冷笑了一声。自我们结婚,我还没有这样冷笑过。"好象家里不只你一个!"

  我很平静地回答了一句,跨上光背马,就向马厩跑去了。

  自此以后,她就开始用这种既象是关心,又象是埋怨的口气跟我说话。你怎么理解都可以。但这毕竟比单纯的埋怨听起来要舒服一点。在此之前,她可是一直用埋怨和讥讽的语气跟我说话的。

  并且,她洗衣裳也洗得勤了,有时我甚至觉得没有这样的必要。"我过单身生活过惯了,"我说,"衣裳脏一点没有关系,你看人家,比我还脏!"

  "你惯了我可不惯!"她强迫我把厚厚的帆布工作服脱下来,"你身上一股马汗气,走到人跟前都呛鼻子!尽看人家:人家去死,你也去死?!"

  也许是这样!

  同时,不论我吃多少,她再也不说"咱们的定量可不够了"这类威胁的话。

顶一下
(3)
75%
踩一下
(1)
25%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