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风和日丽(第三十章)

时间:2013-03-3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艾伟 点击:

风和日丽(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杨小翼回国后,刘世军陪她去了一趟广安。是米艳艳让他过来的,米艳艳听说天安的事后,就让刘世军过来了。
  到了广安,杨小翼在埋葬伍思岷母亲的墓园里买了一块墓地,安葬了伍思岷。伍伯母是在五年前去世的,当时她还带着天安到广安为她送葬。
  她原本想见一下伍伯伯的,又怕丧子之痛会把他击溃,她取消了计划。
  离开广安,她和刘世军转道去了云南。沿着伍思岷描述的路线,她辨认儿子出事的地点。太平镇附近山势逶迤,山体植被丰厚,裸露的部分往往是巨大的岩石。公路在山腰上劈出白白的一条,像缠绕在山体上的绳子。他们雇了一个当地的居民做向导,没有坐车,沿山路寻觅。在太平镇西边进入山峦的一个高坡处,在公路的左侧,杨小翼看到一个坟茔,她以为找到了天安,揪心奔去,到跟前一看,只是一个自然形成的土堆。
  向导向他们介绍了几个当年在太平镇开车的司机,杨小翼希望他们记得当年的车祸,但几乎每个人都对她的问题感到茫然。他们众口一词,说,不记得有这回事。
  那段日子,杨小翼吃得很少,睡得也很少,每天翻山越岭,意志坚定,但又像丢了魂似的焦虑。她日渐消瘦。刘世军总是想办法劝导她,可每次听到他的安慰,她都会大发雷霆。那段日子她的火气特别大。她的哀伤是无法劝慰的。
  到处都找不到天安的尸骨,一个月后,他们只好回去了。
  回去前的那个晚上,他们在太平镇一家私人开的旅店住下来。旅店开在一个山坡上,房间南面是一个阳台式走道。杨小翼从房间出来,站在阳台的护栏边。旅店的前方有一座小山包,山上都是奇石,山顶上有一棵巨大的曲柳树,应该生长了几百年了。树冠上面有一个圆圆的月亮。
  一会儿,刘世军也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了,站在阳台边。
  两人沉默不语。
  杨小翼想起这些日子来,对刘世军毫无道理的发泄,感觉很过意不去。她看了一眼刘世军,轻轻地说:
  “对不起,我脾气不好。”
  刘世军没吭声。
  云南的气候很奇怪,阴晴不定,刚才还是朗月当空,这会儿,远处有云层把月亮遮住了。不过,在他们的头上,依旧星光闪耀。
  “小翼,你知道吗,我在礁岛那会儿,多次想把自己杀死。那时候,要杀死自己非常方便,一个月也不会被人发现。如果我想要死,那一定就死定了……”
  杨小翼一直没听他说起过礁岛的那段生活,她没想到他竟然想到过死,她静静地听着。
  “我在礁岛上远离人世,我只同海中的鱼类相伴,和蛇相伴,和蚂蚁相伴,我突然觉得我其实就是一只蚂蚁,一条不起眼的鱼。我觉得人世间一切都是空的,我一个人守着这一盏灯又有什么意义呢?那时候我觉得我可能一辈子会和这盏灯作伴,我的内心充满了绝望……”
  “有一段日子,我很少吃东西。我想,吃东西有什么用呢?我吃下去不就是在茅坑里增加点屎吗?还污染环境呢……”
  “有一天,我在礁岛边洗澡,突然来了一个客人,是一条鲨鱼。它来者不善,应该对我觊觎良久。其实我可以不理它,可以爬上岸,躲到屋子里的。但我当时想,我做它的一餐也不错啊。它离我越来越近,就在这时候,我对自己说,我不能这样束手就擒,我得和它打一个赌,比试比试。如果,它把我吃了,我活该。如果我杀了它就好好活下去。后来,还是我把它杀了……”
  “这次搏斗把我唤醒了。我想,我不能这么消极,不能死。我这样千辛万苦从越南俘虏营跑出来难道就是为了这样一死吗?我还想,我死了我家人怎么办?你怎么办?为了你们我要好好活着。从那天起,我开始积极生活……”
  杨小翼听了泪流满面。她明白他说这话的意思。活着哪有那么容易,一死了之才是简单的事。为了天安,为了那些对她好的人,她得好好活着。
  从云南回来后不久,杨小翼约尹南方在劳动人民文化宫附近的“天下一家”见面。她订了一个小包厢,早早到了。
  已经有两个月没见南方了。南方现在越来越忙乎了,他在做艺术品生意。所谓艺术品不是当代的,主要是文物。文物这玩意儿大约历史价值要大于艺术价值。杨小翼曾去他的陈列馆参观,他的收藏颇丰,各种年代的都有,琳琅满目。她问他真的假的。他一脸严肃地说,当然是真的。他谈起这些文物滔滔不绝。他指着其中的一个玉佩,煞有其事地说,这是伤感词人李后主李煜送给妃子的玉佩,都有记载的,价值连城。他这样说时,眼中充满爱意。看着满眼精美的文物,她也很疑惑,这些东西都来自哪里?他怎么能搞到那么多文物呢?
  尹南方因为行动不便,他迟到了几分钟。他摇着轮椅进来时,带来一股暖烘烘的生意人气息。他坐定,问,你几时回国的?杨小翼说,回来有一个月了。他问,国外没劲吧?那里人特古板,哪里有国内有趣。北京什么没有?与北京比,欧洲是乡下,太寂寞了,会让人疯掉。杨小翼不置可否地笑笑。
  “不过,我告诉你,老外不好糊弄,挺有专业精神。”尹南方说着竖起了大拇指,“我喜欢有专业的生意人。你一件宝贝,就要落到懂的人手上。老外的态度才是专业人士的态度,尊重科学,严谨求证。不像中国人,看到你的宝贝,眼中便露出既贪婪又多疑的腔调,像是随时警惕被人骗似的。这些孙子特迷信所谓的鉴宝专家,只要专家说OK,他们便什么都信,什么价都肯出。这帮暴发户,根本什么都不懂。”
  杨小翼问:“国家允许你这样的文物交易吗?”
  “不允许。”尹南方回答得相当干脆,“靠走私。”
  “噢,是违法乱纪。”她说。“你把我们国家的文物卖给老外,很不爱国啊。”
  “谁不爱国?流氓也爱国。”他说,“这些宝贝落人国内那帮孙子手中也是暴殄天物。我们什么时候把祖宗的遗产当回事过?你去瞧瞧,国内的博物馆,很多东西都烂在仓库里,无人打理,说不定都成了废品。反倒是放在老外那里安心,人家把你的宝贝真当宝贝藏着供着,我去过卢浮宫,去过纽约博物馆,去过圣彼得堡冬宫,鬼子们抢去的佛像,从敦煌割去的壁画,保存得要多好就有多好。要是他们没偷了去,留在伟大的祖国,说不定早已毁了,到‘文革’时一定被小将们当‘封资修’砸了。”

顶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