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冬天的热恋

时间:2013-03-2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李进 点击:
上海孤儿(全文在线阅读) >   第四章 冬天的热恋


       多年以后,我才知道,爱情因性而始,停留于灵和性的结 合,止于灵和性的分离。如果只有性的结合没有灵的结合那叫交配,只有灵的结合没有性的 结合那叫情谊。
       渐渐地,我和惠丽越来越亲密,有机会两人就腻在一起,话虽然不多,但是却让人感到充实 和幸福。惠丽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无论是上班,休假、吃饭还是购物,我都会想着她 .惠丽似乎把我的分散的注意力又集中到了她一人身上,也许这就是爱吧,我想。但是这种 关注绝对不只是精神的产物,假若如此,两个人只要心心相印,无论距离多远,彼此想着对 方也就行了,绝对不会有形影不离的缠绵。而这种隐藏在爱情名义下的东西其实也正是爱情 的出发点和归宿,贯穿爱的始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爱情因性而始,停留于灵和性的结 合,止于灵和性的分离。如果只有性的结合没有灵的结合那叫交配,只有灵的结合没有性的 结合那叫情谊。
       正是性的本能促使我们尽可能的聚在一起。酒吧打烊后,我们几乎每次都走在后面,后来干 脆朝相反的方向走去,明确地告诉周月她们说是散步,她们似乎也公认了我们两人之间的关 系,从不干涉。
       我们在外面拖的时间越来越长,很快完成了从牵手到揽腰到接吻的过渡。每天从酒吧打烊到 上床睡觉前的这段时间几乎成了我们缠绵的专用时间。渐渐地,纯粹的拥抱,接吻,抚摸已 经无法平息心中燃烧的欲火,我们都在等待重温往日激情的时机。终于在一次狂吻和抚摸之 后,我们又回到了酒吧,又在那一张沙发上谱写了新的篇章,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惠丽和我开始的时候还有所顾及,怕回去太晚,被人闲话。但是几次疯狂之后,惠丽似乎已 经丝毫不掩饰对这种活动的爱好。我也不再担心,从少就没有家庭教育的我似乎根本就不知 道什么是闲言碎语,反而以前的学校生活使我觉得每一个女人都对异性趋之若鹜。既然如此 ,周月她们就丝毫不会怀疑和指责我与惠丽的行为。
       在这种安然的心态下,我和惠丽简直成了一对新婚的夫妻,每次下班以后,只要我把手一伸 ,就很容易把这个柔软温暖的躯体揽在怀里,接下来是狂吻和抚摸。每当惠丽气喘嘘嘘的时 候,她就会要求我抱着她往回走,一直到酒吧的沙发上。此时,酒吧就成了我们的性爱天堂 .沙发虽然很小,但却足以完成一切必需的动作;酒吧虽然空旷,但是却很安全。在同事都 回去睡觉之后,我们根本就不担心会有人回来破坏我们的好事。在那里,我和惠丽一次又一 次的走向高潮。多次的摸索让我学到了很多必要的技巧,使我练就了一种更令女人痴狂的本 领,这种本领在后来的好长一段时间里成为了我生存的法宝。
       惠丽似乎也日渐疯狂,从最初任由摆布的淑女变成了主动进攻的荡妇,并且很快超越了凤姐 的疯狂。这使我不得不感叹女人在欲望控制下惊人的改变和爆发力,而概括这种欲望所有外 在表现的最佳词汇就是——骚!
       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转眼就过了一个多月。这天,凤姐又把我叫到了她的休息室里, 和上次一样,凤姐很快就扑进了我的怀里。我忽然想起,自己一个多月来都没有关注这个最 初占有我的女人。这使我有些愧疚,虽然她不属于我,虽然她一度使我非常失落,但是她也 给予了我最初的快乐,让我成长为一个男人,并且一直都象一个慈爱的长者一样关心和爱护 我。这种感激使我忽然产生一种想法,那就是一定要尽量满足眼前的这个女人。当时在我看 来,性爱完全是一种赐于和奉献。
       我低下头,紧紧抱着这个美丽成熟的女人,和她狂吻在一起,然后就又一次完成了那种美妙 的疯狂,并且更加高尚和无私,因为其中还有一种奉献和感恩。
       凤姐慢慢从高潮中回复过来,悠悠地问我:“小强,你怎么进步这么快,姐姐都要死去了。 ”她自然不知道我的心情和最近的经历。
       “都是姐姐教的啊。”我嘿嘿地笑着说。
       “恩,你真是天生的女人克星,我老公要象你这样就好了。”凤姐似乎突然情绪有所下降。
       “怎么啦,难道他不爱你吗?”一提起她的老公,我的心竟然也有些不快,不知是受凤姐的 感染还是其他原因。
       “哦,没什么,你也许永远都不会懂的。”凤姐轻轻地说。
       “怎么啦,好姐姐,告诉我嘛!”对着这个长我许多的女人,我忽然用一种撒娇的口气说。
       “好啦,别逗啦,以后对姐姐好点就行啦,不要把姐姐忘了。”
       “怎么会呢?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姐姐。”我动情地说。
       凤姐看了看我,眼里竟然含着泪花,她慢慢的抚过我的胸膛,用脸贴在的我的怀里,慢慢地 说:“告诉姐姐,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这个——这个——”这是一个很意外的问题,面对怀里这个温柔性感的女人,我一下子不 知道怎么回答,半晌之后,我轻轻地恩了一声算是承认。
       “是惠丽吗?”
       “是啊,姐姐怎么知道?”我见她似乎并没有生气,所以就干脆地承认了她的判断。
       “你和她在酒吧的表现还瞒不过姐姐的眼睛。”凤姐顿了顿,又说:“她是个不错的女孩子 ,你要好好把握,自己也要多留点心。”她似乎又恢复了作为一个慈爱的长者的身份,语气 中透出威严和关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