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风和日丽(第二十八章)

时间:2013-03-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艾伟 点击:


  
  令杨小翼没有想到的是,后来竟然是那次集会治愈了天安的创伤。那年春天,当学生们集会时,伍思岷带着天安前去观看。伍思岷曾经对杨小翼说过,他开始只是想去看热闹的,后来实在忍不住,就跳上去作了一次演讲。当他听到人们对他的演讲热烈回应时,他又有了做英雄的幻觉,觉得自己一言九鼎,凭三寸之舌可以治理江山。于是他又像当年那样一头扎入到集会中去。
  以杨小翼自身的经验,她知道对个体来说任何一次行动,无论这行动多么崇高或卑劣,都带着他个人生命的烙印。她的儿子伍天安就是这样,那种热烈的气氛似乎拯救了他,使他有了新的可以投身其中的热情,让他得以从恋爱的痛苦中摆脱出来。反过来说,失恋的痛苦让他更迷恋现场人群之间相互温暖的感觉。
  当然同伍思岷比,天安只不过是个没有头脑的盲目的跟从者。那些日子伍思岷表现得比谁都兴奋,这个老红卫兵,对于这样的集会总会产生一种本能的热情,就好像戒毒多年的人,他的血液依旧对毒品有着强烈的亲近感。
  杨小翼最初以为,人群最终会散去,人人各归其所,结束短暂的自由和快乐。没想到的是事件旷日持久地持续下去。
  有一天清晨时分,杨小翼被骤然响起的电话声惊醒。电话是尹南方打来的,电话里尹南方还是一贯的满不在乎的口气,他要她管好伍天安,不要让天安乱跑。他说,……不久会有行动。杨小翼问是什么样的行动?他说,反正不是请客吃饭,你管好伍天安就是了。
  杨小翼了解尹南方,要是情况不紧急,他是不会打电话来的,他不是一惊一乍的人。天刚亮,她就直奔现场。
  那天,杨小翼一整天都在奔波。可是,她没找到伍思岷和天安。那里依旧聚集着很多人,只是杨小翼平时熟悉的新闻人物一下子少了。她不知道伍思岷和伍天安去哪里了。
  第二天,北京的气氛前所未有的紧张。杨小翼听说了伍思岷被通缉的消息。有人告诉她,伍思岷带着天安逃了,但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那几天,她几乎不睡觉,天天等着他们回家来。她希望他们给她一个电话。有一天家里的电话突然响起,当她接起来时,对方没有任何声音。她对着电话叫喊,天安。是你吗?天安,你快回家啊。对方不吭一声搁下了电话。她多方打听他们的行踪,其中也求助于尹南方,一无消息。
  她在这样的焦虑和担心中过了一个月,他们依旧不见踪影。伍思岷和天安在她的生活中消失了。
  杨小翼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她担心他们是不是出了事,但尹南方告诉她,你放心吧,他们还活着。
  后来,开始有了伍思岷和天安的各种各样的传言。有人说,伍思岷和天安躲避在南方一个少数民族居住区;有人说,他们已去了国外;还有人说,他们在边远山区遇到了强盗,已死于非命。
  但令杨小翼奇怪的是,他们怎么会不给她任何消息呢?他们难道不知道她有多么担心吗?她十分怨恨伍思岷,他带走了她的儿子,他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他怎么忍心让一个母亲受这么大的苦。她甚至想,如果有一天碰到伍思岷,她会杀了他。
  关于伍思岷和儿子究竟在哪个国家说法不一。有人说,他们在美国,也有人说他们在欧洲的某个国家。
  杨小翼想到了夏津博。那时候,夏津博已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做外交官了,杨小翼希望夏津博能帮忙打听一下。布鲁塞尔是欧共体的首都,也许夏津博有办法找到他们。夏津博在接到她的电话后,爽快地说,没问题,他一定可以找到他们的,让她放心。
  可是夏津博一直没有给她答复。有好几次。杨小翼想打电话催问这事,但转念又想,夏津博一定没有找到他们,否则凭夏津博的热情,不会拖这么久。她开始有了不祥的预感,也许伍思岷和天安不在人世了。
  八一建军节那一天,杨小翼终于接到了夏津博的电话。夏津博告诉她,他一直通过各种渠道在找,没有找到他们,但可以确定的是伍思岷确实到了欧洲,最初到了英国,后去了欧洲大陆,但不清楚在哪个国家,总之,似乎销声匿迹了。她问伍天安是否和他父亲在一块?夏津博支吾了一会儿,说,好像只有伍思岷一个人。
  “那天安去了哪里呢?”她着急了。
  夏津博沉默了一会儿,劝慰道:“你放心,我再找找看。”
  搁下电话有好长一段时间,她的思维处于空白状态。她意识到刚才听到的是一个最坏的消息。这个消息比不知道伍思岷在哪里更坏。如果不知道,还可以想象他们父子是在一起的,相互有个照应。可他们居然不在一起。那意味着什么?天安是个连自己都照顾不了的孩子啊。
  她有各种各样的念头。她甚至想到了儿子会自杀。在他失恋的痛苦阶段,她就有这样的担心。表面上看,那次集会把他治愈了,可真的这么容易治愈吗?也许这是他蓄谋已久的行动。
  那天晚上,她的心里第一次涌出失去儿子的痛感,她相信儿子已不在人世。然而要一个母亲毫无证据地完全相信儿子去世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在她的内心深处,她依旧存在着幻想和侥幸。她需要自我欺骗。她想起当年刘世军也是失踪了近两年才回来的,这世上总是有奇迹的。
  那些日子,她对这世界充满了怨恨,这个世界为什么要如此对待她,让她一无所有?她还无端地认定天安的失踪将军要负责任,他必须为他所代表的那一方负责,至少他在精神上同这一切息息相关。
  “是他杀了我的儿子。”她绝望地喃喃自语,“我再也不会原谅他了。”
  就是在那些日子,杨小翼开始写作有关将军历史的研究文章。为此她专程去看望了刘伯伯。那时候,刘伯伯已调往省城。她详细询问了他和将军认识的过程以及他眼中将军的人格特性。刘伯伯大概以为她是想多了解父亲,所以,那一次他说得非常详尽。刘伯伯是怀着崇敬的心情叙述的,其中当然隐含着刘伯伯的价值判断。她要做的就是把刘伯伯赋予的价值除去,还原那个基本事实。有一件事情杨小翼印象深刻。将军在南京投身工人运动时,他身边的人经常不明不白地消失。当又一个同志消失后,刘伯伯曾问过将军,某某同志去了哪儿?将军说,他背叛了革命。原来这些消失的人都是因为背叛了革命。
  “可是老实说,我至今都不相信他会做叛徒。”刘伯伯强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