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第二章 初恋

时间:2013-03-0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李进 点击:

上海孤儿(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初恋


       就在那张沙发上,我进入了第二个女人的身体。惠丽并没有凤姐那样狂野,宛如一个床上的 淑女,不知道是沙发没有床上那么方便,还是天性使然,抑或经验不足。我们很快就完事了 ,也许是前戏做得太久或者过于紧张。
       日子就这样过去,酒吧的工作简单而有规律。我们七个侍应生轮流值班,轮流休假,每天大 概都有一两个人轮假。如果客人少,有时候休假的人还要多一些,在客厅的侍应生的实际人 数一般是五到六个。每个人的休假的日期都不固定,我通常是星期二、星期三或者星期一。
       七个人中,只有我和益明是男的,其他五个都是女孩,除了我是在上海的孤儿院长大的上海 人之外,其他人都是外省的劳务人员。益民是个老实人,老家安徽,长得一般。他的假期总 是和我错开,因为客厅里至少要有一个男的侍应生,所以和我同时休假的一定是个外省的妹 妹。这五个人中,有两个来自江西,其他都来自江苏。五个姑娘长得都还可以,其中彗丽最 漂亮,萧红最活泼,陈珊和周月都很老实,平时不怎么说话,于敏性格最为直爽和火烈。除 了萧红和我年纪差不多之外,其他人都比我大两三岁,而且进酒吧的时间也都比我早,最短 的陈珊也来了将近一年,最长的周月已经来了四年。
       平时上班的空闲,我们大家就坐在一起聊天,关系都还比较融洽,我的口才一般,但是喜欢 聆听她们几个讲社会上的故事和她们自己的琐碎小事,几个姑娘遇到说不清楚或者有争议的 事情,就转过来征求我和益明的意见。通常她们总是先问我,因为我比益明的口才要好,也 比较喜欢和她们说话。益明太过老实,被几个女孩一问,说话就吞吞吐吐。
       我们大家都被安排住在离酒吧三四米远的一套三室一厅的旧单元房里,我和益明一间,五个 女孩二间。
       空闲时候,我喜欢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常常可以听到姑娘们在里面说笑。以前我很少注意她 们谈话的内容,而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我常常会把电视的声音调小,侧耳聆听她们的声 音。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爱好,不只是出于好奇,因为好奇心一旦获得答案就会消解,而这种 爱好不一样,就算我听清楚了她们在谈什么,我还是一样感到兴奋。我一直都不知道那是什 么,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其实我不是被她们谈话的内容所吸引,而是被她们本身所吸引。 这种来自异性的吸引对于春心萌动的年轻人来说,无处不在。
       我渐渐喜欢上和酒吧的姑娘们聊天,就象和孤儿院里的兄弟们聊天一样,所不同的是她们是 异性,我在说话的时候更多是盯着她们的脸蛋和胸脯,或者是其他露出的肌肤。
       最先混熟的是萧红,这个来自江苏的姑娘,长得虎头虎脑,乍一看去还象个男孩,显著的女 性特征就是挺拔的胸部。
       我刚到酒吧,她就主动和我打招呼:“帅哥好啊,以后我们是同志了!”
       我腼腆地笑了笑,轻轻地回应:“美女好啊!”
       尽管她并不漂亮,但是却很有活力,容易讨人喜欢。
       “美女?哈哈,总算有人说我是美女了!你怎么不早点来这里啊!这样我也早点有自信啊! ”
       我不再和她说话,转而和其他同事打招呼。陈珊和周月只是点点头作为回应。慧丽轻轻地说 了声“很高兴见到你”,就不再说话,只是上下打量了我一遍,然后又在我的脸上看了两眼 就退开了。只有于敏一声大叫:“哇,帅哥!咱们握握手吧。”然后就把手伸向我。我红着 脸,不好意思地伸出手轻轻地握了握。
       最初的时候,我很少和她们说话,因为刚从孤儿院里出来,还不习惯。孤儿院里虽然也有女 孩,但是数量比较少,而且管理极为严格,几乎不可能经常一起聊天游戏。
       随着日子的增多,我和她们渐渐熟悉起来,但是彼此并没有特别的感觉。因为平时大家都要 值班,回宿舍的时候都深夜了,大家洗漱完毕就直接睡觉,也不怎么聊天。只是在等待洗漱 的时候大家会坐在一起看看电视,彼此开开玩笑,多半是今天又有某个顾客看上你了或者吃 你豆腐之类的话题。
       比较引我注意的是惠丽,她是五个女孩子中最漂亮的,身材苗条,五官非常精致,打扮也比 较时尚,说话声音柔和,但是有些造作。对于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来说,适当的造作也许并不 会损害自己的形象,反而会增加一种诱惑力,尤其对于那些文化程度不高,修养一般的男人 如此。正如我,就从来没有对她产生过反感,虽然我感觉到她的造作。
       但是对惠丽的关注很长一段时间都被凤姐的魅力所掩盖,只有当我从对凤姐的痴迷中摆脱出 来,才重新关注这个离我更近,更加般配的女孩子。而关注往往是喜欢的开始,而喜欢却是 爱的前奏。只要没有意外,关注和爱之间往往只是一段不长的直线。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特别关注她,也许是她漂亮吧,也许是我饥渴吧,也许是她勾引吧,也许 是我们都需要吧。总之,在其后的一段日子里,我们走到了一起,而这次惠丽对我的触动比 凤姐还要严重和巨大得多。
       最开始和惠丽的私交是因为在酒吧替她挡别人的“袭击”。那天晚上九点钟的样子,我和她 在客厅值班,突然惠丽把我拉到一边,小声地说:“你看那边角落里的几个男人,他们很过 分,呆会他们要东西的时候,你送过去,我不去了。”她一边说,一边指着角落里的几个男 人。
       酒吧的灯光很暗,我看不清他们的面孔,只是感觉到他们粗胖的身材,大概是几个有钱的暴 发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