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风和日丽(第二十六章)(3)

时间:2013-02-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艾伟 点击:

  “你在咳嗽吗?你都好吧?”她问。
  “都挺好的。我们见面再说吧。”
  她说,好的。
  尹南方现在不和将军住在一起了,他住在一个四合院里。他带她参观,院子里有两棵合欢树,长得非常漂亮。
  “你一个人住那么大房子?”她问。
  “是我母亲给我搞来的,听说原来这里住着一位文化名人。”
  他们相见意外的平和。他们都没提起六年前的那次见面,也没有提起青年时代的那个错误,他们都小心地回避着这一切。杨小翼仔细观察他,他比以前胖了些,他的脸已完全像一个中年男人了,显得粗糙而黝黑。即使坐在轮椅里。他看起来依旧充满了权力感,说话的腔调里带着一种轻蔑劲儿。杨小翼发现这些高干子弟,讲话的口气像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他们说话时,嘴总是半拉着,一半紧闭,一半张开,懒洋洋的,好像话儿是不经意溜出来的,那种不着痕迹却又一言九鼎的样子。
  尹南方说,我看过你的文章,写得不错。杨小翼脸红了,说,你还看这种文章吗?他说,闲着没事儿,瞎看。他又说,他从内部获悉,国家将来会实行商品经济,他想辞去公职,办一家公司。他最近接触了不少香港商人,从他们那儿学了不少东西。民营企业目前还是不合法的,必须挂靠一家单位,他已和建设部某个研究所谈好了,就挂在他们下面。
  “我的公司将来什么生意都做,什么赚钱就做什么。”
  “军火也做?”
  “做。”尹南方恶狠狠地说。
  他说起他的一个哥们,还真的在做军火生意。
  “不过,我要是这么做,老爷子准会毙了我。老爷子有多少情感我不敢说,但他要无情起来,没个底。”他笑道,“所以,我不做军火。”
  见到尹南方这么有生活的欲望,杨小翼由衷的高兴,看来工作或赚钱真的可以平复心情。
  “老爷子挺喜欢天安的,他一天到晚没有表情,一见到天安脸上就有笑容。唉,老爷子终究是一俗人,到了岁数一样喜欢含饴弄孙。”尹南方说。
  杨小翼看了他一眼,不知如何回答。
  “有时候我真的看不透老爷子在想什么。”尹南方像在自言自语。
  一会儿,尹南方转了话题,“你和你母亲很像是吗?”
  “别人都说像。”
  “很遗憾我没见过她,我真想见见她,可惜再也见不着了。”尹南方说,“老爷子有一天在饭桌上说起你,说‘文革’时,他在广安被红卫兵关了起来,是你救了他。”
  杨小翼有点儿吃惊,原来将军一直知道是她救了他。
  尹南方说:“一切过去了。他总有一天会认你的,你本来就是尹家的人嘛。”
  杨小翼凄惨地笑了一下。
  米艳艳的剧团排演了一出反映改革开放的新戏《惊蛰》,进京汇报演出。她是剧中的主演。
  杨小翼去剧院捧场了。
  对一个地方剧团来说,进京演出是一项荣誉,地方文化系统的官员都很重视,悉数进京。这种演出的票子几乎都是赠送的,但排场一定很大,会在演出前举办一个仪式,请出中央的文化官员讲话。冗长的仪式过后,演出才正式开始。
  戏是现代戏,故事在一个干部家庭里展开,在改革开放的思潮下,家庭内部出现了种种思想及情感问题,有社会阵痛,也有恋爱纠葛。米艳艳在戏中扮演一个少女,少女爱上了一个香港来的年轻人,但最后被香港人抛弃了。应该说,米艳艳演得非常投入,她的表演比过去成熟了许多,但一个快四十的人演一个少女总让人感到别扭。
  演出结束,杨小翼和米艳艳找了个酒吧见了面。米艳艳还沉浸在她的角色中,她问戏怎么样?杨小翼猛夸了她一通,夸得米艳艳心情像花儿一样开放。
  米艳艳说起戏中的一个角色,笑着说简直同她母亲王香兰一模一样。
  杨小翼问:“你母亲都好吧?”
  米艳艳说:“她啊,精力充沛得要命,不知怎么的。也左得要命,整天批评这批评那的,就是看不惯现在的一切。我不给她看我的戏,但她偷偷跑到剧院看,看完之后,给我们戴帽子,说我们这出戏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大毒草,是向往资本主义,是为资本主义唱赞歌。我一边听她骂,一边想戏里的那个老太太,也是这样骂我演的那个角色。”
  说这话时,米艳艳充满了宽容,像在讲一个笑话。
  “那你为什么不让她演那角色呢?多好啊。”
  “让她演?算了吧,她会把整部戏都抢过去,到时候所有的焦点都在她那儿。她有这个能耐,毕竟她是老戏骨,这点我服她。”
  杨小翼想起童年时和米艳艳偷偷跑到剧院看王香兰演戏,她最喜欢王香兰演的《白蛇传》,在舞台上,王香兰扮演的白蛇柔软如丝,目光如水,一颦一笑,有一股妖娆之气。那一刻,杨小翼觉得台上这个女人真的是一个仙女,超凡脱俗。曾经是如此美好的一个人啊!她感叹岁月真能让一切变得面目全非。
  说完王香兰,两人又谈起了儿女经。杨小翼谈了儿子不适应北京生活,难以教养的问题。米艳艳很为儿子骄傲,她说:“都已经是大人了,比他爹还高,都偷偷在谈恋爱了。”
  杨小翼笑道:“这像你,你从小就想着谈恋爱。”
  米艳艳说:“你还不一样?有哪个少女不怀春的?”
  杨小翼很想知道刘世军的情形,米艳艳不谈刘世军,杨小翼只好主动问起。她问的时候,心是虚的,说话都有些结巴。
  米艳艳说:“刘世军都挺好的,他被评为地区和省里的劳模呢。不过,他在礁岛很苦,我去礁岛看过他,我坐了半天的小船才到他那儿,小小一个礁岛,一间小平房,吃的淡水和食品都是大陆运去的,一点也不新鲜,我真是舍不得他。但刘世军回永城,我还是高兴的,他每个月回家一次,休息一个星期,我也满足了,总比他一个人在外好。”
  杨小翼想象刘世军独自一人在礁岛上的情形,她的眼前出现白茫茫的大海,大海中有一个小小的礁岛,刘世军坐在灯塔下,望着远方……他怎么打发这日复一日单调的日子呢?他会想起我吗?杨小翼突然感到难过。
  见杨小翼出神,米艳艳把话题转到她身上。米艳艳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