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风和日丽(第二十一章)

时间:2013-01-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艾伟 点击:
风和日丽(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杨小翼敏感地意识到刘世军不快乐。这不快乐他没有说出来,杨小翼是在一点一滴的细节中捕捉到的:比如刘世军片刻的失神,不经意的叹息,做爱时的狂喜里夹杂着的痛苦……杨小翼也不问他,她明白他在想什么。她对他太了解了,他内心的波动逃不过他的眼睛。
  这种时候,杨小翼或多或少有些小心眼的。和刘世军发生关系后,她本来以为会对米艳艳有歉疚感,事实却正好相反,她心里时时会涌出对米艳艳的小小的敌意。她回顾和刘世军的关系,刘世军一直是喜欢她的,刘世军本该是属于她的,是米艳艳从她手里把刘世军抢了去,米艳艳真的是个有心计的女人。她想起在广安时和刘世军的通信里,刘世军偶尔会夸米艳艳,夸米艳艳懂得人情世故,把刘家老小管得很好,刘伯伯和他的老部下都很赞赏她,说她既贤惠又能干。当时她很替刘世军高兴的,但现在想起来就不以为然了,她想,米艳艳只不过是个戏子的女儿,她不信能好到哪儿去。
  这种想法也会在和刘世军相处时流露出来。一天,他们正在亲热的时候,杨小翼突然想起米艳艳的一桩往事。她说,艳艳有时候挺像她妈妈的,喜欢出风头,在干部子弟学校读书时,成绩差。但老师一提问她总是把手举得老高,却是一问三不知。
  刘世军的身体突然变得冰凉。他转过身,仰躺在床上,眼睛看着天花板。杨小翼晓得自己多嘴了,她把身体贴过去,但他一动不动。一会儿,刘世军说:
  “小翼,艳艳可能有这样那样的缺点,可她是个好心肠的女人,我们刘家这样了,她都没有一句怨言,她人缘好,外面的人都肯帮她,我父母现在平平安安全靠她打点,你不要这么说她。”
  听了这话,杨小翼生气了。米艳艳是毛主席吗?是圣人吗?都说不来了。也没说她什么呀?杨小翼躺在那里,委屈得泪流满面。这下刘世军慌了,他说,你怎么了?怎么无缘无故地哭了?杨小翼想,他这是装傻。她不再理他。
  ‘
  当然,他们很快就和好了。这之后,杨小翼再不在刘世军面前提米艳艳。杨小翼也想明白了,虽然刘世军这样护着米艳艳,但有一点是清楚的,他在乎她,这种在乎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贯穿在她长长的生命里。她想,这就够了。
  有时候,杨小翼会睡在刘世军的宿舍里。奇怪的是,刘世军很少和她做爱,他们更多的是肌肤相亲。有时候,杨小翼感到他的肌肤就是自己的肌肤,好像她和他的身体没有任何区别。他们相拥着,一会儿就睡着了。
  那年月可能是北京最为安静的时期。人们习惯于早睡,院子里的人家早早关了灯,街头路灯因此显得有些寂寥。偶尔会传来收音机的声音,听不清任何内容,信号不好,噪音一片。这虽是军队大院,但有人还是偷偷在收听台湾广播或美国之音,关于国家的政局变动,最先往往是从这些外台中获悉的。
  那些日子,杨小翼嗜睡,好像这安静的空气里有一种催人睡眠的成分,她经常可以睡一天不醒过来。
  杨小翼有一种幻觉,以为自己真的远离了尘世,天地间只留下她和刘世军。她不再想起米艳艳,不再想起刘世军的孩子,甚至不去想母亲,好像一想起母亲,她的乌托邦就会破灭。但他们是存在的,他们就在几千公里以外,他们就在她的身边,他们隐匿在她的思想和身体里,只是她不敢去正视。
  然而她还会想念远方的儿子。有一天,她梦见儿子得了急性脑膜炎,高烧不退,昏迷不醒。她以为儿子要死了,在梦里哭得痛不欲生。后来还是刘世军把她弄醒的,她才知道只是一场梦。她对刘世军讲了梦里的一切。刘世军不知如何安慰她,心疼地紧紧拥抱住她。刘世军说,你想办法去看看儿子吧。杨小翼点点头。
  那年秋天,刘世军回永城探亲去了。
  秋天是北京最好的季节之一,天空难得露出真容,那蓝色透明而轻盈,白天看着这样的天空,杨小翼有一种自己变成了羽毛的感觉,还不仅是她,仿佛天地间的一切都变成了羽毛,都被那蓝天吸引,想要飘浮到天上去。在蓝天的映衬下,地上的植物显示出如水的温柔,它们伸展的枝叶像水生植物一样在荡漾着,空气亮晶晶的,像鱼鳞一样在闪耀着晃动着。
  即使在刘世军不在的日子,杨小翼的心情依旧是充盈的。北京不再是一座陌生的城市,她似乎随处可以嗅到刘世军的气息。在这个城市里,她终于有了美好的细节可以回味。
  就在那段日子,东北女人突然来到杨小翼的房间,面带诡异的微笑。这诡异里隐藏着某种心照不宣的亲昵,杨小翼抵触这种亲昵,这种亲昵是要挖掘出她的经历的。
  一会儿,杨小翼才明白,东北女人是受吴主任委托前来做媒的。从东北女人的话中,杨小翼了解到,吴主任的妻子不久前死于车祸,吴主任现在是个鳏夫,吴主任和原配妻子育有一双儿女。吴主任是看了杨小翼的档案,知道她也是个离过婚的女人,他认为杨小翼不错,动了念,想和杨小翼再组家庭。
  东北女人说:“他注意你好久了,对你印象好极了,他说你低调,安静,一看就是个贤妻良母。”
  杨小翼第一反应是这事太突兀了,然后就想笑。她没想到吴主任深藏着这样的心思:除了那次他找她谈话,在车间里,她几乎没和他讲过话。别的女工对领导曲意逢迎,杨小翼从来避而远之。杨小翼想起来了,在车间他确实会多看她几眼的,他的目光冷静而锐利,被他注视,她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误。
  “我看你们挺配的,他不喜欢吵吵闹闹的女人,比如我。”
  东北女人说话时透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口气,好像杨小翼被领导看中是中了大彩,杨小翼不可能拒绝这样的好事,如果拒绝就是不识时务。这口气让杨小翼不舒服。
  杨小翼肯定要拒绝的,但要拒绝也得委婉一点,人家毕竟是领导。起初,杨小翼笑而不答,东北女人以为她同意了,就说:
  “那说定了,今晚怎么样,你们找个地方去谈谈,到他家也没关系。”
  杨小翼就急了,说:“不急,你让我想一想吧,我过几天答复你。”
  东北女人像看待怪物一样看着杨小翼,脸上的表情像是生气了。她说:
  “这有什么可想的?人家多好的条件!你也是离过婚的女人,能把自己嫁出去不容易了,同志。”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