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风和日丽(第十九章)

时间:2012-12-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艾伟 点击:

风和日丽(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杨小翼从报纸上看到从电台上听到,毛主席发动了“文化大革命”,先是北京的革命小将起来造反,后是上海的小将们也起来造反了,他们把庙宇的菩萨砸了,把老院落门前的石狮子砸了,把路上的牌楼拆毁了,把旧路名改成了革命的名字,最让人震惊的是他们把一批曾经战功赫赫的党的高级干部抓了起来,让他们戴上高帽挂上牌子接受群众的批斗。杨小翼知道这些人是将军的同僚,是他的生死战友,她不禁有些替将军担心,将军能在这次运动中幸免于难吗?杨小翼还担心伍思岷,外面这么乱,他一去没个音讯,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安全。
  广安暂时还算平静,不过依旧可以感受到一股躁动不安的力量正在酝酿之中。杨小翼说不清这股力量在哪儿,也不清楚这股力量对她来说是好是坏。有一天,陈主任对她说,小翼,有些事儿我想不通,我去过北京,在西四看过那些牌楼,多漂亮啊,为什么要把它毁掉呢?
  伍思岷就是这个时候回来的。他带着北京的红卫兵小将回来了。
  那是初夏时节,广安的天气已经非常炎热了,人们穿起了衬衫,孩子们开始下河游泳。天安已经能在地上行走了,他在院子里蹒跚学步,或和他奶奶玩耍,院子里充满了天安奶声奶气的笑声。孩子的奶奶在杨小翼面前经常表现出不容他人染指的妇人式的霸道,对天安有很强的占有欲,所以,当孩子和老人玩得开心的时候,杨小翼一般在一边静静地观看。不过,天安是个很聪明很乖巧的孩子,会不时过来亲亲杨小翼的脸。
  杨小翼听说伍思岷回到了广安,但他并没有回家。广安城在传说,在首都红卫兵的支持下,伍思岷像一个地下工作者那样在年轻人中联络,准备在广安发动“造反”运动。杨小翼了解伍思岷的野心,他会跳出来她一点也不奇怪。杨小翼有些为伍思岷担心,她在北京听了太多的政治斗争内幕,她知道伍思岷在干的事是凶险的,是不成功便成仁的事情。
  三天后,伍思岷匆匆地回了趟家。当时杨小翼正在院子里给天安讲白雪公主的故事。这是杨小翼三个月来第一次见到他。伍思岷脸上的气息与上访时完全不一样了,一扫那时的落魄与晦气,呈现一种自信而飞扬的神采。这神采杨小翼是熟悉的,他少年时代就是这种昂扬的未来接班人的表情。他回家再也没有提上访的事,好像那事儿压根儿不存在似的。
  “你回来了怎么连家也不回一趟?全家都担心你呢。”杨小翼见到伍思岷,突然委屈了。
  伍思岷不敢看杨小翼的眼睛,他蹲下来,亲了亲天安。他说:
  “小翼,这段日子辛苦你了。我知道这一家老小要你照顾,挺不容易的,但我有比家庭更重要的事,希望你理解。”
  见他这么说,杨小翼有些伤感了。她想,他终究还是明白她的辛苦的。这时天安的奶奶从里面出来,天安奶奶见到伍思岷,就拉着他问这问那的。伍思岷是个孝子,他安慰母亲,他没事,一切都好。杨小翼以为伍思岷晚上会留在家里,她想问问他关于这次运动的情况,他们在广安究竟想干什么?他还想问他像将军这样的人是不是会在运动中受冲击?可伍思岷一会儿就匆匆走了。他怎么这样呢?才回来就走了。杨小翼心头空落落的。
  广安一夜之间生动起来。到处是红旗。到处是标语和大字报,到处是看热闹的兴高采烈的孩子。广安的大街上一下子聚集了数不清的年轻人,他们高呼口号,浩浩荡荡向县政府进发。
  伍伯母好像知道伍思岷已干上了大事,这个曾经中过风的女人的热情是多么高涨啊,她把天安掷给了杨小翼,跟着上街了。
  杨小翼抱着孩子走在游行的队伍中。一会儿,队伍来到县政府。县政府坐落在县城中心,它的前面有一个广场,广场上已搭好一个台子。台子上空无一人。等到游行的队伍陆续挤满了广场,伍思岷押着教委主任出现在台上,他的后面站着五个戴红袖章的小将。杨小翼听周围群众说,那五个小将是北京派来的。
  教委主任已戴上高帽,挂上牌子,牌子上他的名字打上了大大的红叉,一如一九五○年新政权在永城镇压“反革命”分子时的模样。伍思岷揪着教委主任的头发,把他按倒在地。刚学会说话的天安睁大眼睛叫起来:
  “爸爸打架了,爸爸打架了。”
  杨小翼不想让孩子看到如此暴力的场面,让孩子转过头去。但天安挣扎着要看,他的目光里有强烈的好奇心。
  看到这一切,杨小翼内心升起一种恶意的快感。她仇恨教委主任,这个人断送了伍思岷的前程。她完全理解伍思岷对这个人行使暴力。她想,党是多么伟大,党终于让他们这样的小人物有了出头之日,可以把这些为非作歹的坏人打倒在地。
  人群在向伍恩岷欢呼。伍思岷向台下的群众挥了挥手。那一刻,杨小翼突然觉得伍思岷很陌生,好像他成了另外一个人。伍思岷脸色平静,在带领台下的群众呼喊革命口号,他举手投足有了一种力量。后来,她明白,那是一种权力感,她曾在将军、刘伯伯身上见到过这种力量。一个人只有手握大权才会显示这种力量。
  杨小翼所在的工厂也参与地方“造反”运动,杨小翼也跟着去街头游行了。这是必须去的,她也愿意去,这样的群众运动让她重新找到意气风发的感觉。
  广安县的头面人物一个个被打倒,县委书记也不能幸免,他们被逐出权力核心,被踏上一只脚永世不得翻身。看到这一切,杨小翼会想想永城是不是也如此。她想,应该差不多吧,现在“文革”不是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大城市的事了,“文革”已在全国展开。广安的情形让她有点担心刘伯伯,担心一直受刘伯伯保护的母亲。不过,她马上安慰自己,刘伯伯和广安的这些人不一样,这些人干了那么多坏事,而刘伯伯一心为民,是党的好干部。
  一天,杨小翼收到了刘世军的来信。这是武汉分手后,刘世军第一次来信。杨小翼拆开信,读了起来:
  小翼,你好!
  武汉一别,久未联系,想来一切都好。
  你们那里也开始文化大革命运动了吧。永城已经动起来了,我能感受到一个大时代的来临。这样的时代我只在电影里见过,革命军人北伐,打土豪分田地,学生和工人罢课、罢工……我以为在和平年代难以再经历这样的革命场面了,但是,伟大领袖毛主席大手一挥,一个新的时代就展现在我们面前。我内心的激情不自觉地被激发出来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