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风和日丽(第十八章)

时间:2012-12-0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艾伟 点击:

风和日丽(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一九六五年夏天,杨小翼北大的同学吕维宁因生活作风问题,被分配到华光机械厂,不再保留军籍。吕维宁看上去有些垂头丧气,在北京被揍后留在他左眼角的疤痕依旧隐约可见。
  最初,吕维宁在厂区车间做工人。厂里的人都看不起他,吕维宁因此显得形单影只。吕维宁虽然也曾对杨小翼图谋不轨,但杨小翼念其旧识,对他很客气。杨小翼觉得吕维宁到这一步也够可怜的。想起自己刚到厂时的尴尬处境——那时候全靠陈主任帮忙才渡过难关的,杨小翼就想着有可能的话帮帮吕维宁。
  杨小翼因为在办公室工作,经常和厂部领导在一块,工人们对她是有所顾忌的。杨小翼就公开了和吕维宁的同学关系,还在公众场合替吕维宁说话,说吕维宁在大学里很能干,为人也很热情,是个人才。
  吕维宁有一天对杨小翼说,没想到杨小翼不但没有落井下石,反而帮他,这样的恩情他一定会报答的。杨小翼觉得说“恩情”太夸张了,她也不需要什么报答,不过,吕维宁这样的甜腻腻的话究竟还是受用的。杨小翼说,我们是同学,客气什么。
  这样,吕维宁有空的时候,经常来她的办公室坐一会儿。相处时间长了,就会谈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有一天,吕维宁和她聊到天安。杨小翼正在哺乳期,那段日子,她满脑子都是儿子。
  “你儿子叫什么名字?”吕维宁问。
  “天安。”
  “好名字。”吕维宁恭维道,“会说话了吗?”
  “拜托,天安一岁都不到,怎么会说话。”
  “也是,男孩子说话晚,我五岁才会说话。”吕维宁自嘲道。
  “真的啊?你现在倒是比谁都能说会道。”杨小翼来了兴致。
  “就是嘛。”
  “但天安他爸不喜欢说话,我都担心儿子将来成为一个闷炮。”
  “不会的。以后让他向我来学口才,保证他成为演讲天才。”
  杨小翼想起大学时吕维宁演说的模样,吕维宁满口都是马列语录,记忆力确实超人,但要是未来天安成为这等模样,杨小翼可不愿意。
  “你当时为什么要离开北大?出了什么事吗?”有一天,吕维宁突然问起这个问题。
  杨小翼想了想,撒了个谎,“我当时不想读书,觉得读书没意思,想早点工作。”
  吕维宁很吃惊,说:“是吗?你走后大家都说你出事了。”
  “他们怎么说?”
  “他们说你和两个男人谈恋爱,搞三角,结果其中的一个跳楼自杀了,自杀者听说是高干子弟,那高干把你赶出了北京城。”
  杨小翼愣了一下,然后尴尬地笑道:“都是胡说,我根本没和任何人谈恋爱,还三角。”
  吕维宁目光狡黠地看着杨小翼,他显然没相信她的话。他说:
  “也是,这也太有戏剧性了,不过,当时确实有两个男青年经常来找你的。”
  对吕维宁这样寻根问底,杨小翼有些反感了。她冷冷地说:
  “他们都是我的亲戚。”
  吕维宁很敏感,不再问下去。
  杨小翼内心却不再平静。她一直都在努力遗忘那惨痛的一幕,可那终究是事实。她心里再一次为自己害了尹南方而感到哀伤和内疚。她来到广安后,给尹南方写了很多信,但尹南方都没回信。尹南方是不会原谅她的了。
  多年以后,杨小翼回忆她的婚姻生活时意识到,她和伍思岷之间注定会出现种种磨难。伍思岷不是一个安稳的人,他的血液里有狂野的梦想,加上他过分自尊的个性,他总是会做出与众不同的事情。
  七月的某天,伍思岷很晚才回家。回来的时候,他一脸愤怒。这愤怒似乎激发了他的热情,令他的眼睛闪闪发亮。杨小翼不知他出了什么事,她问他吃过了吗?他摇摇头。杨小翼把孩子交给伍伯母,给他去热饭菜。伍思岷木然坐在饭桌旁。
  杨小翼把饭菜端上桌时,伍思岷闷声闷气地说:“今天有人告诉我一件事,我当年没被大学录取不是因为政审没过关,而是教委主任做了手脚,教委主任把我的名额让给他的侄子。”
  杨小翼吃了一惊,也有点儿怀疑教委主任敢做这样的事。
  伍伯母听到了伍思岷的话,迅即来到伍恩岷身边,问:
  “思岷,你说的是真的?你听谁说的?”
  “是教委的一个干部,消息千真万确。”伍思岷答道。
  伍伯母显得比伍思岷还要激动,她开骂了:“这还是不是共产党的天下,他怎么能做这么缺德的事?他便宜了自家孩子,把你的前途都毁掉了。不行,得告他们去。”
  伍思岷一直沉默不语,显然他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晚上,夫妻俩睡下后,杨小翼问,这事儿打算怎么处理?伍思岷说,他要去找县委领导。杨小翼因为经常去刘家大院玩,对官场的事情比伍思岷要清楚,她担忧地说,他们会见你吗?伍思岷默不作声。那天晚上,伍思岷辗转反侧,一直没有睡着,弄得杨小翼也跟着失眠。后来,伍思岷索性起来,他站在窗口,点了一枝烟。
  杨小翼因为睡不着,也坐起来,靠在床头。
  窗外一片漆黑,大约是阴天,天上没有一颗星星。黑色天幕上,有一道亮光闪过,不知是什么东西,也许是一颗流星,也许是远处无声的闪电。整个广安城除了零星的窗口亮着灯光,所有的房舍都是黑的。路灯光线微弱,像是黑暗中闪烁的萤火虫。
  “你知道吗?那年我考得特别好,可以考上北大、清华的。”伍思岷说。
  杨小翼黯然。命运对伍思岷真是不公平。
  “在永城读书的时候,我发誓将来要亲自驾驶自己研制的飞机,这个梦想再也不能达到了,我错过了。有时候,我看到天上飞机飞过,都会出神地看半天……”
  他吸了一口烟,烟头亮了一下,他的脸才隐约浮现出来。
  “命运同我开了一个玩笑,让我失去了一切。”他喃喃自语。

顶一下
(1)
33.3%
踩一下
(2)
66.7%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