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老人

时间:2012-12-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多情剑客无情剑(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老人


  李寻欢注意那使左手剑的汉子,孙小红注意的却是另一件事。
  这两人走得很慢,步子很大,看来和平常人走路并没有什么不同,但也不知为了什么,
她总觉得这两人走起路来有些特别。
  她注意很久,才发现是什么原因了。
  平常两个人走步伐必定是相同的。
  但这两人走路却很特别,后面的一人每一步踏下,却恰巧在前面一人的第一步和第二步
之间。
  这条腿看来就好像长在一个人身上似的。
  前面一人踏下第一步,后面一人踏入第二步,前面一人踏下第三步,后面一人踏下第四
步,从来也没有走错一步。
  孙小红从来也没有看到过两个人像这样子走路的,她倍觉得新奇极了,也有趣极了。
  但李寻欢却一点也不觉得有趣。
  他非但不觉得有趣,反而觉得有些可怕。
  这两人走路时的步伐配合得如此奇妙,显见得两人心神间已有一种无法解释的奇异默契

  他们平常走路时,已在训练着这种奇异的配合,两人若是联手地敌,招式与招式间一定
配合得更神奇。
  单只上官金虹一人,已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绝顶高手,若再加睛个荆无命,那还得了?

  李寻欢的心在收缩着。
  他想不出世上有任何地子能将这两人的配合攻破!
  他也不相信长亭中这老人能将这两人送走。
  长亭中的老人仍在吸着旱烟,火光忽明忽暗。
  李寻欢忽然发现这点火光明灭之间,也有种奇异的节奏,忽明的时候长,忽而灭的时候
长。
  忽然间,这点火光亮得好像一盏灯一样。
  李寻欢从未看到一个人抽旱烟,能抽出这么亮的火光来。
  上官金虹显然也发现了,因为就在这时,他已停下脚步。
  就在这时,长亭的火光突然灭了。
  老人的身形顿时被黑暗吞没。
  上官金虹木立在道旁,良久,才缓缓转过身,缓缓走上长亭,静静地站在老人对面。
  无论他走到哪里,荆无命都跟在他身旁,寸步不离。
  他看来就像是上官金虹的影子。
  四盏高挑的灯笼也移了过去,围在长亭四方。
  上官金虹没有说话,低着头,将面目全都藏在斗笠的阴影中,仿佛不愿让人看到他面上
的表情。
  但他的眼睛却一直在盯着老人的手,观察着老人的每一个动作,观察得非常仔细。
  老人自烟袋中慢慢地取出一撮烟丝,慢慢地装入烟斗里,塞紧,然后又取出一柄火镰,
一块火石。
  他的动作很慢,但手却很稳定。
  上官金虹忽然走了过去,拿起了石桌上的纸媒。
  在灯火下可以看出这纸媒搓得很细、很紧,纸的纹理也分布得很均匀,绝没有丝毫粗细
不均之处。
  上官金虹用两根手指拈起纸媒,很仔细地瞧了两眼,才将纸媒慢慢地凑近火镰和火石。
  叮的一声,火星四溅。
  纸媒已被笑。
  上官金虹慢慢地将燃着的纸媒凑的老人的烟斗——
  李寻欢和孙小红站的地方虽然离亭子很远,但他们站在暗处,老人和上官金虹每一动作
他们都看和很清楚。
  李寻欢问道:要不要过去?
  孙小红却摇头道:用不着,我爷爷一定有法子将他们打发走的。
  她说得很肯定,但现在李寻欢却发觉她的手忽然变得冰冰冷冷,而且还像是已沁出了冷
汗。
  他自然知道她在为什么担心。
  旱烟管只有两尺长,现在上官金虹的手距离人已不及两尺,他随时都可以袭击老人面上
的任何一处穴道。
  他现在没有出手,只不过在等待机会而已。
  老人还在抽烟。
  也不知因为烟叶太潮湿,还是因为塞得太紧,烟斗许久都没有燃着,纸却已将燃尽了。
  上官金虹是用左手的拇指和食指拈着纸媒,其余的三根手指微微弯曲。
  老人的无名小指距离他的腕脉还不到七寸。
  火焰已将烧到上官金虹的手了。
  上官金虹却似连一点感觉都没有。
  就在这时,呼的一声,烟斗中的烟叶终于被燃着。
  上官金虹的三根手指似乎动了动,老人的无名指和小指也动了动,他们的动作都很快,
却很轻微,而且一动之后就停止。
  于是上官金虹开始后退。
  老人开始抽旱烟。
  两人从头到尾都低着头,谁也没有去看对方一眼。
  直到这时,李寻欢才松了口气。
  在别人看来,亭子中的两个人只不过在点烟而已,但李寻欢却知道那实在啻是一场惊心
动魄的决斗!
  上官金虹一直在等着机会,只要老人的神志稍有松懈,手腕稍不稳定,他立刻便要出手

  但他始终找不到这机会。
  到最后他还是忍不住了,弯长着的三根手指已跃跃欲试,他每根手指的每一个动作中都
藏着精微的变化
  怎奈老人的无名指和小指已立刻将他每一个变化都封死。
  这其间变化之细腻精妙,自然也只有李寻欢这种人才能欣赏,因为那正是武功中最深奥
的一部份。
  两人虽只不过将手指动了动,但却当真是千变万化。
  现在,这危机总算已过去了。
  上官金虹后退三步,又退回原来的地方。
  老人慢慢的吸了口烟,才微微笑道:你来了?
  上官金虹道:是。
  老人道:你来迟了!
  上官金虹道:阁下在此相候,莫非已算尽了这是我必经之路。
  老人道:我只盼你莫要来。
  上官金虹道:为什么?
  老人道:因为你就算来了,还是立刻要走的。
  上官金虹吸了一口气,一字字道:我若不想走呢?
  老人淡淡道:我知道你一定会走的。
  上官金虹的手,忽然紧紧握了起来。
  长亭中似乎立刻就充满了杀机。
  老人却只是长长吸了口烟,又慢慢地吐了出来。
  自他口中吐出来的,本来是一条很细很长的烟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